我弟的十八歲生日,是一台新的摩托車。

  幫他把新車牽回來。

  怎麼說,騎起來不太順。

  習慣重油門。

  

  我的脖子好像去扭到,一大早起來的痛得快喘不過氣。

  下午就頭痛了,醫生居然不在。

  到晚上才去給醫生看,弄好之後,頭才好一點。

  但依然痛,痛死算了。

 

  媽媽再度跟我討論工作的事情。

  九月份阿,一切看九月分了吧。

  至少這個月分先過完。

  至少這個月分……

  一切都會成定局了。

 

  雖然沒有逼我甚麼,但是我不容許自己這樣。

  人生啊,或許吧……

  一輩子就這樣,那又如何呢?

  有時候會想,人生或許就是從痛苦建立起的吧。

  儘管不願,但依然得如此。

  

  有時候真想大醉一場,可惜喝不醉,越是想醉,卻是越清醒。

 

  人生或許就是大夢一場,醒來之後卻甚麼都沒有那種感覺吧。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