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歸於零,全部都刪除,全部都放下。

  或許是想逃避,或許我只是想要個短暫的平靜。

  想去旅行了,一個遙遠讓人找不到的地方旅行。

  

  有時候平靜地坐下來,其實心一點都不平靜,像是個鬧鈴,不斷的提醒我。

  該如何如何,該怎樣怎樣的。

  我都知道,就是太清楚,才心急。

  

  文字到底是甚麼?

  創造文字字字句句的意義又在何處?

  如果不說話,如果這世界上沒了文字,又該如何表達?

  安安靜靜地度過……

 

  有時候孤單一人,會湧起很多事情。

  寂寞啃食著。

  但僅僅只是一種過度的情緒罷了,如此的可笑。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