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現在睜開眼,就是看有沒有接到應徵通知。

  37f16a4ac2666b40991563d01cb1a9fd_w48_h47而且最近不太想講話,心情有點低落。

   雖然我不想講話,但是挺希望有人跟我講話。

 

  有點不太習慣。

  說不上來。

  就只是一種莫名的感覺。

  35b3464988d3cd1bd31c57008c93580f_w48_h48想哭,但卻笑著。

 

  ce71df8cb5af771b025c596699c22665_w45_h48已經忘記上次哭泣到底是哪時候。

  鬱悶。

 

  距離上次心悸是哪時候的事情了?

  好像是冬天……

  躺在床上,感覺心痛揪著。

  想著自己會不會有天就這個心悸掛了。

 

 

  大概找不到工作在那邊亂想有的沒的。

 

  

  

  

  433d5fd2566d8de581b22f52e94099c0_w48_h48我覺得自己有點神經病的傾向。

  像是情緒分岔,心情不好,我依然是笑著。

  19f3a704a37f3cdfb014bb16decdfb04_w48_h48大概沒人察覺吧。

  

   

 

  

 

 

 

  

 

 

  劍三。

  雙十又是那團開的,一入組一群喵教。

  老實說,本來我想自己去虐的。

  但是兒子那種,啊,我陪你,要死一起死。

  老實說挺感動的。

  

  開氣純上,想試試看實戰能多少,果然沒有打太多。

  還吃小藥上。

  遠攻也只有我一隻。

  體驗著遠攻的世界,我發現還挺不錯的,不過走位有需要再加強就是了。

  重點是,我終於能吃大師陣了。

  

  夜守。

  一王,我的DPS有5W,有點開心。

  二王號角手,第一次以遠攻的身分打號角手,地上好多紅圈,站在梯子上也一堆紅圈,要後退前進也不是。

  還好現在70%就過了,所以安然過關。

  三王,我開玩笑的要轉回劍純,因為排油圈,除了奶媽就是我。

  我發現在我越來越習慣走位,然後讀條。

  

  逐虎。

  久違的斷線。

  一王,三隻騎馬兵,咻咻咻,兒子的DPS13萬,整個猛猛的。

  然後某人,講話真的好令人煩躁,一直喊不要當坦,裝可愛,賣萌,講髒話。

  其實我有一度真的好想把RC關了。

  

  二王安雨,延遲,然後球沒跑到,害博士的女朋友,沒撞到球死了。

  不是故意的啊,某人講的好像我是故意的一樣。

  然後丟鎮山河了,因為一奶聖火拉不起來啊!!!!

  有點後悔入團,早知道再把家貓拿出來當藉口。

  

  三王白陶,本來要去踢球,延遲就換玄月踢了。

  又是只有我一隻遠程,地上藍圈跑跑跑一邊輸出,然後我又腎虧了,每次打白陶就是腎虧。

  最後壓白色的那之後,而且我考慮要不要在自己身上插鎮山河,兒子丟個一個捨身給我,因為我快死了,奶媽都不奶我一口。

  

  四王,史思明。

  我聽著解釋,沒有聽到要打血奴,但我還是看到血奴出來乖乖去打了。

  因為只有我一個遠攻,原來遠攻就是做這些事情啊……

  不是很難,就走位而已。

  

  打完只有累。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