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發洩。

 

 

  下午打高爾夫球時,系會長,出現了。

  早上去上班,所以沒做專題。

 

  一看到我,就開始問我專題的事情。

 

 

  我就說,我這節課,都不想聽到專題的事。

  

  但他還是一職跟我說。

 

 

  我講了又講,我說我一點都不想聽到專題,可不可以請你閉嘴。

 

  我真的不知道有人可以這麼白目,聽不懂人話。

  

  最後氣到,整個就是不想講。

 

  隨便他在那邊該該叫。

 

 

  我真的很討厭他。

 

 

  從認識他開始,我就開始後悔跟他打交道了。

 

 

  你媽媽的,快點讓我結束這日子吧。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