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從專題做到現在,我已經不知道說過多少次,發過多少飆,寫過多少日誌,開噗發洩。

  

  然而現在,我已經嚴重感覺到無力感。

  好想告訴媽媽,我想休學了,乾脆也別讀了,雖然這些話只是氣話。

  

  不知道,這種壓力會持續多久,還要跟這些人相處多久。

  很想大哭一場,卻也哭不出來。

 

  身心俱疲已經不知道多久,甚至開始感到麻木。

 

 

  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這麼看待專題的。

  這才是他們真正的想法。

 

  系會長和A女:「反正我不想要這學分了,大不了在繳2500元,補學分算了。」

  我:「你們這麼做,就等於說你們兩個要自己開一個專題做喔。」

  好心建議,淦,我淦麼這麼好心。

  

  系會長和A女:「反正我們的目的只是要考到保母證照而已。」

  我:「要是專題被當了,我早就休學,何必浪費時間浪費金錢,保母證照可不考,對我來說都沒差,反正我以後也不走這途。」

  或許就是因為被他們氣到,所以我才講出這種不經過大腦的氣話。

 

 

  當然,我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要我專題被當,算了吧。

  他們做不做與否,我都不想管了,如果最後專題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也要努力做下去。

  雖然說這種話,但我感受到滿滿的無力感。

  很無力阿。

 

  感覺自己好像身處再一種虛無飄渺的世界中,能相信得只有自己。

 

  紅茶,你知道我現在此時此刻好想打電話給你。

  嗚嗚嗚嗚,好想打電話給你哭訴。

  但想一想還是算了,你自己也好多事情,我不想再拿我的事情去煩你。

 

  真的,選專題組員要謹慎思考。

  不要以為是朋友,就軟下心腸。

  就是因為是朋友才糟糕,明知道那個人做報告做什麼很爛,要硬是要因為朋友這層關係,然後同一組。

  這根本就是造成自己的痛苦。

 

  果然做人不能太心軟。

  現在他們不做,我做。

  成績他們不要,我要。

 

 

  誰來給我點鼓勵吧,讓我有努力下去的動力。

  不然真的好痛苦好痛苦……

 

 

  突然有點了解為何屈原會選擇跳汨羅江了,因為我也好想跳江,眾人皆醉,我獨醒,這種感覺真的好痛苦。(沒腦話)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