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專題簡直快把我搞瘋。

  不,應該說是已經瘋了。

 

  病了三個禮拜,還沒好,真是夠了。

  心理壓力,簡直讓身體累的不堪。

 

 

  由於組員所說的話,我不得不拿來這邊說一下抱怨。

  淦,不然不說我都快得內傷。

 

  事情是這樣的。

  最近因為期末報告和實習資料全部已經要在這月底前弄出來。

  

  接著專題指導老師又向我說,月底要口考。  

  好啦,要口考這件事情,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但資料沒弄出來,口考個屁。

 

  所以我就開始跟另外一小組,簡稱系組(系會長組)的要資料。

 

  系會長傳來了他們那組的資料,我看了之後,有氣的想吐血。

  資料全都是文字方塊啊,這叫我怎麼篩選資料,而且我說過很多次了,別貼這樣得資料給我。

  所以我不爽,就回了。

 

  我:那個可不可以別再增加我的工作量了。

    裡面都是文字方塊,而且我說過很多次了。

    別貼這種資料給我。

    你這樣我還不是要一個一個貼。

  系:你等等,我跟她說一下。

 (另外一個人,就統稱A女好了。)

  不久之後。

  系:她說真的很煩很不想做專題,很想把專題擺爛。

 

  我看到我就不爽了。

  我那些日子熬夜看資料,到底為了什麼。

  真正想要擺爛的人是我吧。

 

  所以我就很不爽的回了。

  我:那大家一起延畢好了。

  系會長轉達我的話給A女,A女就回這樣的話給我。

 

  A女:能否畢也本來就不是我最終的目的,我的目的只有保母證照拿到手,好煩!

 

  淦,完全踩到我的地雷。

  我本來只有普通不爽。

  看到這段話我根本就是極度不爽。

 

  淦,那你當初來讀大學是在想什麼。

  要考保母證照,不會去保母協會考就好了喔,還浪費這麼多錢來讀大學,搞屁啊!

  神經病。

 

  系:我想你也覺得很累,畢竟你還要統整我們所有資料。

  

  你也知道我很累啊,淦,那你們可不可以別在我耳邊說很煩,淦我更煩。

 

  我:既然這麼想,那就算啦!都放著別做,口考也不用考,我直接跟老師說,月底口考也不用了!

 

  我是認真的要跟老師說,我們這組專題不用他在出心出力那麼忙了。

  反正大家也不想做,我何苦自己那麼忙。

  神經病。

 

  系:哈哈!不過,我們真的能趕上月底的口考嗎?我現在得念頭,都是想放棄,好累!

  我:你們累,我就不累嗎?你們傳過來的資料,我都要熬夜看,熬夜整理。不然組長換人當好了啦!

 

  

  反正總而言之,誰都不想當組長,卻一直抱怨很累。

  淦,你們資料都不準時給我,誰比較累?

  要不是你們不準時傳給我,我需要熬夜看嗎?

  

  到底誰比較累,比較煩!

  

  他馬的,還要顧組員的情緒,誰規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重點是今天,我要跟他們要資料。

 

  通通給我一句話。

 

  期末報告,沒空。

 

 

  淦,你們又是在等我想辦法生出來嗎?

  吃屎好了啦!

  老娘就通通都不做,看你們怎麼辦啦!

  反正我做不做與否都會被砲,那我幹嘛這麼辛苦。

  

  哈哈,口考一定很精彩。

 

  等著看好戲。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