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實是令人快吐血。

  分組之後,感覺問題更多。

 

  (翻昨天的噗浪。)

 

  每次都來不及打在日誌,實在是沒辦法,都先打在噗浪。

  

  禮拜一時,我把副組長(系會長),那組的其中一個組員叫來。

  問了一些事情。

  

  我問她,副組長有跟你說嗎?分組討論時間

  組員:沒她只是問一下 我那天有沒有空

  我:所以她跟我說你們那天沒空,沒這事嗎?就是那天沒有時間。

  組員:完全沒有,他只問我那天有沒有空

  我:好,那你先聽我說,我的考量。禮拜四固定要跟老師討論,所以前一天,我們一定要全部一起討論,所以分成兩小組的討論時間就要變成禮拜一,你能理解嗎?我的考量

  組員:嗯。

  我:因為我怕禮拜四,跟老師討論時,我們六個人並沒一起討論,所以根本不知道對方做了什麼,老師問了妳問題,然而你的問題,卻是我們這組的問題,那你就不會回答,那老師不就會罵你,所以你懂我在說什麼吧?

  組員:我懂,但我的時間都很好喬啊。

  我:所以就是他單方面的問題了。

 

  對,就單方面他的問題。

  靠北邊走。

  

  啊,應該從頭開始說的。

  禮拜日那天晚上,我就問了他(系會長)問題。

 

  順便告訴他,要排時間,討論專題的時間。

  然後他就告訴我,他們那組要禮拜三討論。

  我就告訴他,我們一定要在禮拜三,六個人一起討論。

  他就說他們那組要在禮拜三討論,一直跟我這樣說。

  我就開始解釋為什麼要在禮拜三,六個人一起討論。

  因為禮拜四要跟指導老師討論,所以前一天,我們六個人,一定要花時間坐下來,討論專題。

  要不然,禮拜四老師問時,每人答不出來,是準備被老師砲嗎?

  

  靠,他根本青番。

  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他就說禮拜一也能六個人一起討論啊。

  淦,沒資料是討論屁。

  又要六個人在那邊乾瞪眼了嗎?

 

  然後,我就說先這個不要談,先講文獻探討的部分,九節。

  我已經排好時間後。

  他告訴我,禮拜三就能把1-5傳給我。

  小姐,你是他媽的神速屁。

  做出來的東西一定不能看。

  我就問他說,是你們那組做的嗎?

 

  他回答:是我做的。

 

  是我做的。

  是我做的。

  是我做的。

 

  淦,專題是大家一起完成,不是你個人作業好嘛!

  我跟你說過什麼,三個人一起做,你再把所有資料統整給我。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你腦袋,你耳朵是在幹嘛的?

 

  他又問我,是每個人都要做1-9章嗎?

  你這不是廢話嗎?

 

  我最後很生氣。

  回她說,反正不管你們要怎麼做,最後你們三個人生出一份給我。

 

  最後告訴他,麻煩請按照時間,交出時間上的東西可以嗎?

  他說可以,我才不信。

  

  然後她又在那邊跟我扯禮拜三討論問題,我真的快氣死。

  他又說,要討論,大家還不是個抓資料,有什麼用,根本討論也沒作用吧。

  淦,至少大家有個明確的目標,也抓到要討論的資料,那怎麼會沒作用。

 

  到底誰才是組長。

 

  淦。

 

 

  反正不管了,行事曆排出來。

  大家就是要按照那東西做啦,我不想理你們想什麼。

 

  獨裁就獨裁吧。

 

  我還依依打電話跟組員深度對談。

 

  淦,有個組員快便跟他同性質的人了。

  沒救了。

 

  原來他們兩個對我很不爽啊。

  好吧,不爽大家來不爽啦。

  我早就不爽他很久了,多你一個我也沒差。

 

  反正要吵架,要幹嘛,大家都不要做,就大家一起延畢而已,看誰比較吃虧。

 

  

 

  真是的,要考慮要不要辦亞太了,組員都拿亞太,只有我拿中華,電話費實在吃不消。

  

  煩死了。

 

  做什麼專題啦!

  

  真是夠了。

 

 

  組長,真不是人做的工作。

 

 

 

  是說他昨天傳過來的資料,真是少得可笑。

  我就說三個人做,他就聽不懂。

  我就是考量到一個人做的資料,肯定很少,才三個人做。

  他還自作聰明的,把九節分配,每個人做幾節。

 

  我真是腦溢血了我。

  氣死我。

 

  快氣炸了!!!!!!

 

 

  要不是不能換組員,我一定馬上換掉他。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