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敘說,班上鄉民有多無腦就好。

 

  先是系學會,今天練舞根本跟系學會扯不上關係,偏偏鄉民的頭頭,就是有辦法把事情扯上。

  他們要我們票選,改舞步是不是要改,我選擇不改,也被說成我們沒意見。

  然後就說,「我才不要像系學會,有問題都不事先提出來,事後才那邊說。」

  靠唄,系學會又是哪一點礙到妳了?

  而且活動也過了一個禮拜了,也拿出來說嘴。

 

  更淦的事情,我說我哪裡說我沒意見了。

  她就說,我還以為你們都沒有意見,要妳們提出意見。

  然後自己在那邊轉頭自言自語說,這是個很民主的社會,所以每個人都要有意見。

  說什麼沒意見都錯了一樣。

  靠唄,我就沒意見你是想怎樣啦?

  林唄我就是不想提意見是想怎樣?

  鄉民的頭頭,自說民主社會,淦你最好民主了啦!

  民主最好是會強迫別人。

  淦!!!!!

 

 

  在來下午,我只是人不舒服先回家。

  晚上系會長密我,說班上的人說……

  鄉民頭頭就說:「啊,那兩個人一定是一起翹課了。」

 

  靠唄,另一個友人翹課干我屁事。

  還有系會長說:「你不舒服回家也要跟其他同學講啊!」

 

  靠唄,講個屁喔。

  就不舒服回家還要大肆宣揚嗎?

  喔,大家我不舒服先回家喔,掰掰!

  根本沒必要這樣好嘛!

  這樣搞的就像,我要去大便,還要跟全班講說:「各位同學我要去大便了。」

  她馬的,根本多此一舉。

 

  例如像某人說的:「這樣要翹課不就也要說 我要翹課囉☆掰掰」

 

  淦,神經病喔,是無腦了是不是。

  鄉民都是沒帶腦袋出門嗎?

  

  還是他們都是這樣的思考模式?

 

  吼!!!!!!

 

  我覺得我如果能撐到畢業,淦我真的她媽的有夠強。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