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畢業旅行的第二天,墾丁。

  晚上入住的飯店,因為學生人數過多,這家飯店本身也建的挺奇怪的,戶外的海洋風格,這我能理解。

  長長的走廊,看不到盡頭,微落的燈光,在每間房門的旁邊右上方,沒有走廊燈,這點讓人覺得挺怪異的,在來是地上,鋪著紅色地毯,如果是說為了止滑,那還沒關係,但在夜晚看到紅色地毯,總是會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我和其他三位同學,住進了124號房。

  通常按照我的慣例,也就是習慣,插入鑰匙孔之前,我會先按門鈴和敲門,然後說:「對不起,打擾了,我今天是來借住一個晚上,早上就會離開了。」

  轉動鑰匙後,推開了門,一陣風,往我的身上吹了過來,裡頭一片漆黑,我趕快的將感應卡插入,整個房間頓時燈火通明,但昏黃的燈光,霎是很有感覺,也讓人覺得幾分奇怪。

  我對著後頭的人說道,「喂,行李寄得亂擺放知道嗎?」

  沒人甩我,好吧,該說的我都說了,要不要聽,是他家的事。

 

  按照慣例晚上要到墾丁大街上逛街吃飯,跟我同住的人,把鑰匙和感應卡給了我,而我並沒有跟他們去逛街,只買了晚餐就回到了飯店。

  回到房裡,只有我一個人。

  我拖了一張椅子,靠在床尾,打開電視,一手拿著雞排開始啃著,另一隻手也沒閒著,一直轉台,轉到洋片台,剛好轉到一台播著『鬼來電』。

  一邊啃著晚餐,一邊看著電視,音效越來越快,也代表著鬼快要出現了,就在這時……

  煞風景的,客房電話竟然在這時響起。

  但不對啊,這時候怎麼會有電話,聽著客房電話不斷的響著,心想,不會吧……

  反正我也不怕那種東西,伸手拿起話筒,靠在耳邊。

  話筒的另一頭,傳來了一個女聲,是小隊輔『小白』,「喂,是林曉若同學嗎?」

  我努力咀嚼著嘴裡的食物,然後吞了下去,「嗯,小白有事嗎?」

  「妳的組員呢?」小白那頭傳來稀稀疏疏的聲音,像是電話接觸不良的感覺。

  「還在墾丁大街吧。」我拿著飲料吸了一口。

  「妳怎麼一個人在飯店?」小白的聲音越來越被雜音蓋過。

  「就不想逛啊,所以買完晚餐就回到飯店了。」我放下飲料杯,心想,快點說完好嘛,我超想看電視的。

  「沒事了,先掛了。」接著電話筒就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我把話筒放回去後,回到位子上,開始啃著我的雞排,吸著飲料。

  播到正精采的地方時,換成我的手機響了,我開始心裡不爽了,看個電視也要一直被干擾,煩不煩啊。

  拿起手機後,看著手機的顯示,竟然是沒有顯示號碼,著思的到底要不要接電話,這種沒有顯示號碼的,我實在不想接,就在我要按下接聽鍵時,對方卻掛了電話。

  就在我要放下手機時,鈴聲又響了,我接起來後,喂了一聲,幾秒過去,對方沒有出聲,一絲聲音都沒有。

  掛掉電話後,心想,應該是班上的人惡作劇什麼的吧,也不想想我有什麼體質,這種是嚇不倒我的。

  放下手機後,我把視線轉回電視上,接著其他同學都回來了。

  先來說跟我住同一間人,一群鐵齒的女生,不相信有那種東西,反而對那種東西保持一種興奮,期盼能遇到。

  他們在得知我有那種體質後,還有些經歷,就自告奮勇的要與我同睡一間房,還有一點,他們非常愛聽鬼故事。

  所以等到他們解決了晚餐,就要準備來玩講鬼故事的活動,飯店不能點蠟燭,我準備了手電筒,雖然感覺很遺憾就是了,畢竟點蠟燭比較有氣氛。

  四人圍著手電筒,由我開始講鬼故事。

 

 

  我們都知到泰國有很多禁忌,尤其是旅店。

  有一個二十歲的女大生,自助旅行到了泰國。

  因為本身是學生的關係,金錢方面不是挺足夠,為了省錢,她找到了一間老舊的旅館,打算入住。

  進去旅店,發現裡面非常的復古,老舊,裡頭採用的是昏暗的黃色燈光,牆上有著許多令人覺得毛骨悚然的畫作。

  旅店的老闆是一個看起來三十歲的婦人。

  這時候,女大生想起許多電影情節,像是床下有屍體,情殺之類的那種。

  就帶著這樣的心情,跟著老闆娘到了她今天要住的房間門前,四十二號房,看著老闆娘轉動門把,門發出陳舊的摩擦聲,接著看著老闆娘,往旁邊一靠,讓出來要讓女大生先進去,女大生還沒踏進人,便感覺到潮濕的霉味撲鼻而來,讓女大生皺了眉,但也只能入住。

  女大生進房之後,老闆娘就離開了。

  房間不大,有電視、單人床、化妝台、小茶几,還有一間只能一個人剛剛進去的浴廁。

  看著床,咖啡色,全部都是咖啡色的,讓人覺得奇怪,平常不是以白色才對,為何這裡是用咖啡色的呢?

  這咖啡色讓人覺得是血乾掉過很酒的顏色,讓人越想越害怕,所以女大生決定不在多想,放下行李後,就決定先洗澡,洗完就睡覺。

  一切都準備好後,女大生站在鏡子前,準備把耳環拔下,所以抬了頭,看了鏡子一眼,一個女人站在她身後,眼神空動,笑的詭異。

  女大生顧不得已經全身脫光,大叫的衝了出去,一到房門前,轉動門把,卻發現,門把轉不動。

  怎麼用力,門把就是絲毫沒有動靜,她開始害怕緊張,伸手拍著門板,大叫老闆娘。

  突然一股冷風吹打在她的背,還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女大生不知道她說些什麼,雖然聽不懂,但音倍卻不斷的提高。

  突然電燈熄了,女大生更恐懼了,為何老闆娘不來,就這樣淒慘的笑聲之後,女大生昏了過去。

 

  等大女大生醒來後,她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個檯子上,四隻都被固定了,周圍只有微弱的燭火。

  女大生想張口說話,才發現自己沒有辦法發出任何的聲音,像是啞巴一樣,啊啊啊的發不出任何聲音。

  突然有個長頭髮的女聲,走道她的旁邊,手裡拿著一把尖銳的刀。

  女大生驚恐的看著她,發現她,就是剛才的女人。

  接著一把刀,緩慢的劃開女大生的肚子,女大生痛的想大聲叫,卻叫不出口,她感覺到自己的腹部流出源源不絕溫熱的血液,血腥味整個充斥著她的鼻腔,這也是她痛到昏厥的最後感覺。

 

 

  我停頓了下來,然後開口問著其他人,「你們猜,她怎麼了?」

  「她死了吧?」其中一人開口。

  「要說她死了,也沒錯……」我深呼吸,繼續講著故事。

 

 

  女大生是死了沒錯,但是是她自己開膛剖肚,死在床上,死狀非常的慘烈。

  妳們知道,為什麼她會這樣嗎?

  為什麼床單是咖啡色的?

  那種咖啡色就像是血乾掉的顏色,在這個的前一個房客,發生情殺,男方在小三面前把正宮開膛剖肚。

  在死的那前,她在牆上留下寫字,凡是住進這間的女生,都會跟她一樣的死去。

  就這樣警方也沒辦法破案。只單純的用自殺結案。

 

 

  我開口問道,「故事說完了,換誰了啊?」

  我講完後,就要接下一個人講。

  此時客房電話又響了,離電話比較近的女生接起電話後,她一個字也沒說,就掛掉電話。

  我就問,「是誰打來的?」

  接電話的女生,顫抖的說道,「她說,『我還活著呢!』」然後其他女生大叫,而我卻是被她們的叫聲給嚇到,突然期然的叫這麼大生。

  此時房門又被敲了幾下,記得外面有著只有一盞小燈,所以照理說如果有人,門縫會有影子,但我一看,卻沒有影子。

  接著NOKIA的鈴聲響起,我想起,我剛才看的電影『鬼來電』。

  重點是,這所有的人,都沒有人拿NOKIA的手機,沒人知道聲音從哪來,我馬上跑去把電燈打開,大家一找鈴聲的聲音,卻找不到聲音從哪來。

  突然電燈熄了,一群人衝到外面,就看到遠處看到一個穿紅衣服的人,我其他同學快速的去敲隔壁房間的門,剛好隔壁房間是住的是男同學。

  就這樣,我們一群人就在男同學房間度過一夜,誰也沒睡。

  隔天回到房間,我其他同伴的東西整個被亂丟的在地上,這還不打緊,他們的手機都壞了,不能開機,充電也沒用。

  鞋子整齊的擺在靠窗的地方,本來是擺在門口的。

  我的驚嚇程度還算普通,而其他人卻都被此景嚇哭了,本來很鐵齒。

  就這樣我們離開了墾丁,這件事情也告一段落。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