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身有靈異體質,氣場對的,就能看到聽到,問我鬼長什麼樣子,試問你生前長什麼樣子,那死後還不是一樣嗎?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要講一個故事。

  是的,我要開始關於我國中畢業旅行所發生的事情,雖然看起來一切都很像事故事,但這是我的親身經歷。

  還記得那時……

 

  參加畢業旅行,是每個學生最開心的事情,當然我也不例外。

  第一天的行程,總是趕趕趕趕,趕到最後到了飯店,會累的無法在做任何事情,但我卻異常興奮。

  對於班上的人,看我是怪談同學,愛說鬼故事,把他們嚇的快受不了,卻又愛聽。

  如今我是有備而來的,像是蠟燭什麼的,模仿電視電影的劇情,在畢業旅行時,晚上大家圍成一圈講鬼故事,一人講一個。

  到了飯店後,是四人住一間,跟我住的另外三個女生,雖然愛聽又愛怕,但我就決定這麼做,深夜準備來個鬼故事大賽。

  大家可能有聽過一種說法,就是女生聚集在一起比較陰之類的這種說法,所以我就決定,半夜時後,邀班上的男同學一起參加,雖然違反了規定,但是好玩就什麼也沒關係。

  到了半夜後,那四個男生到了房裡,他們圍了一圈。

  飯店有那種遇火的灑水設施,所以蠟燭就作罷,你以為就這樣結束了嗎,你錯了,我還準備了手電筒。

  房間的燈全關了之後,只剩下中間的手電筒還亮著。

  三女四男只發出呼吸聲,像是在等我開始講故事。

 

  我深呼吸,「那我要開始了喔!」

  「小若,快點說啦!」說話的是班上最鐵齒的男生──阿偉。

  我對著他翻白眼,雖然他看不到,「知道了啦!」

  我深呼吸,然後用著冷靜到不行的聲音,開始講著我的故事……

 

 

  有一群人跟我們一樣是畢業旅行,四男四女,他們決定在半夜實行一個網路流傳的儀式。

  但實施者只能四人,所以他們決定,兩男兩女,膽子比較大的人來做這個儀式。

  其實這個儀式跟所有有關碟仙還是筆仙的道理一樣,許願的儀式。

  晚上十二點到,兩男兩女關在一間廢棄的房間裡,開始實行這個儀式。

  這個儀式的流程,四個角落站一個人,心裡想著願望,然後往前走,走到下一個角落拍著下一個人的肩膀。

  以此類推。

  不知道過了多久,第一個人才恍然發現,怎麼走了四輪,通常只能走一輪就不能再繼續了。

  站在右邊角落的小琪嚇的大叫,站在小琪後一個的阿烈鎮定的開起手電筒,

  發現中間,站著一個人。

  此時周圍空氣刮起陰冷的風,四人嚇的逃了出去,他們顯然忘了,這個儀式最後結束,如果沒有達成,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正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

  四個人一個接著一個出事情,第一個人一踏出廢棄的房間,就從四樓滾下一樓。

  小琪和小葉兩個女生嚇的拔腿就跑,也不管滾下樓的阿翔,稍微鎮定的阿烈看著已經昏死在一樓的朋友阿翔,趕快拿起手機打電話叫救護車。

  小琪和小葉快速的奔回到飯店後,告訴其他四人他們的經過後,六人趕回到現場。

  只見救護車已經到,受傷的阿翔已經被抬上救護車。

  阿烈卻失神的站在原地,然後發出詭異的笑聲,像發瘋似的跑到大馬路,就在那時有台轎車開的很快,撞上了他。

  阿烈被撞飛了好幾里,倒在一旁的地上,才發現那裡周圍都是墓園。

  阿烈正倒在一個好像很久都沒人掃過墓的墓前。

  六人見狀,嚇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救護人員也看得傻眼。

  怎麼前一刻,剛送一個人上救護車,又有人出事。

  後來這兩個人,被送到醫院後,另外六個人,就結束了這次畢也旅行的行程。

  經過了幾天,那兩個送醫院的人,轉為普通病房

  六人到了醫院,看著兩人的傷勢有好轉,便問著怎麼會出事。

  其他沒有玩的朋友便這麼問,「你們到底玩了什麼,怎麼會這樣?」

  阿烈痛苦的說道,「我被他上身啊,我不受控制的衝到馬路上,就被撞,好像還剛好倒在他的墳前……」

  那四人又問另一個,「那你呢?」

  阿翔臉上青紫一塊塊的,連說話都有些困難,「我被他推下樓。」

  四人看著他,心想,『多處骨折也沒好到哪裡去。』

  小琪和小葉,害怕的哭著,「會不會找上我們啊,你們都出事了……」

  阿烈撇了眼,看著淚眼婆娑的小琪和小葉,「你們去廟裡拜拜好了。」

  兩個女生含淚點頭,因為根本不知道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結束探病的行程,四個人陪著兩個女生到廟宇,兩個女生一踏入廟裡……

  廟公就說,「你們兩個慘了!」說著說著還指著小琪和小葉。

  兩個女生一聽,嚇的狂哭,不知該怎麼辦。

  四個人較為鎮定,問著廟公,「無法解決嗎?」

  廟公嘆氣,「你們年輕人就是愛玩,是不知道請神容易送神難的道理嗎?(台語)」

  四人看著哭的不停的兩女,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開口問,「廟公,這事情不能解決嗎?」

  廟公看著哭得慘兮兮的小琪和小葉,「你們請來這厲鬼,說你們有人答應說,如果事成,就要燒金紙給他,結果有做到嗎?」

  兩個女生其中一個停止哭聲。

  廟公指著那個停止哭泣的女生,「他說的就是妳。」

  小琪害怕的顫抖,「那該怎麼辦?」停止哭泣的小琪說手緊抓的廟公。

  廟公又嘆了口氣,「他說,已經給妳其他朋友有報應了。」

  四個人驚呼,兩個人已經送醫院了。

  廟公又說,「要他離開行,每年的這個時候,都要燒金紙給他。」

  四個人看像那兩女,「你們……」

  小琪和小葉答應的點頭。

  廟公就拿出黃色大張金紙,「寫上日期,然後交換條件,要他們寫上名字。」

 

  事情看似告了一段落,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到了那天……

  小琪和小葉有依照約定,燒金紙給他。

  但阿烈和阿翔似乎已經忘了有此事,後來就發生了不可抹面的悲劇。

  兩個人同時在天,阿烈出國要去機場的路上,被車撞死,阿翔是在公地上班,從高處掉到地上失血過多當場死亡。

 

 

  十分鐘的故事,我用著平靜的聲音把它說完了。

  我吞嚥了唾液後,淡淡的說道,「我講完了。」

  三個女生嚇的不敢出聲,四個男生則是笑笑的說,「一點也不恐怖嘛!」

 

  就在這時……

  手電筒的光線突然消失,房間瞬間陷入黑暗。

  三女因為燈光不見後,就大聲尖叫。

  我納悶的想著,是手電筒沒電了嗎?我按著手電筒的開著開關按鍵,怎麼打不開,重覆著開關開關,手電筒就是不亮。

  四個男生決定讓三個女生停止尖叫,所以去開了電燈,電燈是順利的打開。

 

  『唰唰沙……沙唰……唰沙沙……』

 

  我突然聽到地上有人走路的聲音,而且還毛毛的感覺不對勁

  廁所的門突然打開,水龍頭的水也打開,馬桶也衝著水。

  我心想,「靠!有那個!」

  果然,天花板的燈光一閃一閃,三個女生瘋狂的衝了出去。

  三個男生看著我,他們知道我感覺的到。

  他們只開口問了一句話,「是不是有?」

  我點頭,然後眼光看像角落。

  有個人站在那裡啊。

  雖然看不到,只有黑黑的影子。

 

  過了不久,電燈恢復正常。

  黑影也消失了。

  就這樣,我結束了一場,恐怖的畢業旅行經歷。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