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本文,請注意※※※

  ※本文跟RPG遊戲IB恐怖美術館有關,有捏。
  ※本文,有腦補,遊戲裡沒有跑Garry&Mary的路線。
  ※不能接受(被捏)者,請叉叉離開吧。

 

 

 

 

 

 

 

 

 

 

  不知不覺已經跑到了剛才的花瓶前面,看著手中握著僅剩的藍玫瑰的花苞,然後看著花瓶。

  應該有用吧?

  反正在這裡已經遇到些不正常的事情了。

  如果我現在把藍玫瑰放到花瓶內,應該能回復吧?

  雖然不敢確定,但總得要試看看。

 

  忐忑不安的心情,手中的藍玫瑰花苞,顫抖著手,緩緩的放入花瓶中,然後伸回手。

  看著藍玫瑰,緩緩的綻放,鮮豔的藍,一切好不可思議,明明只剩下花苞,現在卻綻放的如此美麗。

 

  拿起藍玫瑰後,我走向右邊的房間,那個人還是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只是發出痛苦的呻吟。

  我緩緩的靠了過去,站在他旁邊,輕拍他的肩膀。

 

  「……嗯……………」

 

  接著他緩緩抬起頭看著我,他看起來好像好多了。

  我盯著他瞧。

 

  看似好像回過了神,「…………哎呀?不覺得難受了……嗯?」 

  他突然大叫了一聲,「嗚哇!」

  我瞇著眼,看著他,感覺好像看到我如同看到鬼一樣,嚇的退後幾步。

  看似鎮定的說道,「這……這次又想怎樣?人家已經什麼也沒有拿了唷!」

  他瞧了我一會,像是緩和了情緒「咦……咦?妳難不成是……美術館裡的……人!?」

  我點點頭。

  他高興的走到我面前,像是很雀躍,「對吧!太好了!除了人家以外還有別人在!」

 

  我們靠著牆邊,娓娓道來剛才自己所發生的一切。

  他垂著眸子,沒有情緒的聲音,「是嗎……這樣說來妳對著這種事也沒有任何頭緒啊……」

  他又接著道,「我的情況大致上和妳一樣呢。」 

  他突然面有難色,「順帶一提,這朵玫瑰……花瓣凋落時,自己的身體就會變得很痛呢──」

 

  我看的出來啊,剛才在那房間裡,滿地的藍玫瑰花瓣,又看見你這個模樣,我就能猜出來了。

  然後我又看了他一眼,紫藍色的頭髮,看著身高,應該年紀算是大哥哥吧?

 

  他不好意思的搔頭,「剛才還以為會死掉呢……謝謝妳幫我拿回來。」

  然後我搖著頭,輕輕的一笑。 

  「……那麼、總之……來找找從這邊離開的方法吧?」他突然像是提起了精神。

  我點點頭,同意。

  的確,要趕快找到離開這裡的出口才行,還要找到爸爸媽媽,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一直待在這種不舒服的地方,人也會變得怪怪的呢。」他突然定了神情,「對了,還沒問妳的名字呢。」

  「我叫Garry,妳呢?」Garry微笑的看著我。

  「我叫Ib。」我抬著頭看著他。

  「Ib……妳叫做Ib啊?」他重複的唸著。

  我點點頭。

  Garry往前走了幾步,「小孩子一個人很危險呢……我陪妳一起走吧!」然後轉過身看著我,「我們走吧,Ib!」 

  我點點頭,然後跟在他的後面,要往右邊的方向走去。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