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本文,請注意※※※

  ※本文跟RPG遊戲IB恐怖美術館有關,有捏。
  ※本文,有腦補,遊戲裡沒有跑Garry&Mary的路線。
  ※不能接受(被捏)者,請叉叉離開吧。

 

 

 

 

  吭,上面的門開了。

  打開門後,看到前方有著一幅花瓶的畫,我走向前看,『永遠的恩惠』。

  為什麼花瓶是永遠的恩惠呢?

 

  看著手中的紅色玫瑰,似乎沒有水份的快枯萎,把它放到花瓶內好了。

  一會,花瓶內的紅玫瑰像是恢復生命似的,紅的快滲出血一樣。

  突然覺得,整個精神好多,剛才明明就覺得很累的,是因為紅玫瑰的關係嗎?

 

  從花瓶裡拿起紅玫瑰,收好後,往右邊走去。

 

  是一個人,但怎麼趴在地上呢?

  我踏著緩慢的腳步慢慢走過去,走到他旁邊,他是一頭紫藍色頭髮的人,看著她的臉,這個人應該有二十幾歲了吧?

  但怎麼會趴在地上,右手還緊握著,嘴裡還痛苦的呻吟。

 

  我輕推著那個人的肩膀,並輕輕的喊著,「你沒事吧?」

 

  「……嗚呃…………」他痛苦的低吟,緊皺著眉頭。

 

  蹲低後,看清楚他手上握著一把鑰匙,但這是哪裡的鑰匙呢?

  要拿嗎?

 

  還是在叫看看他會不會醒來呢?

   

  「你沒事吧?」我又問了一次。

 

  「……嗚呃…………」他依然痛苦的低吟,緊皺著眉頭,「……痛……啊…………」感覺好像很痛苦。

 

  痛?他是哪裡受傷了嗎?

  在伸手,然後輕輕搖著他的肩膀。

 

  「……不……不要…………咕、唔、嘎啊……」感覺非常的痛苦。

 

  好吧,看來他沒反應。

  我拿走他手中的鑰匙,小小的『小鑰匙』。

  先去左邊好了,等一下再回來找他好了。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