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距離十三天的日期,剩下六天。

我跟傑,早上並肩的走到學校,因為在學校,不能太招搖。

總是要等到放學後,回到家裡,在我的房間裡,我們才能互相依為著對方。

聽著對方的心跳,感覺對方的溫度。

這短暫的時間裡,我們很珍惜每一秒,甚至一回家,我們就關在房間裡,不出去。

雖然老爸會覺得很奇怪的試探我們,但我們總是有千百個理由搪塞他,讓他沒有理由的在直問我們,離開我的房間。

 

星期一,剩一天。

這天我們在學校的樂團的教室裡,小瀨、小潔、梁脩豪、楚洛風、鐘侑伈,我們叫了麥當當在開送別會。

我告訴他們,傑過不久就要回澳洲了,他們就要為他開送別會。

「妳是澄的表哥啊,我是楚洛風,樂團的主唱。」楚洛風拿著可樂,坐到了梁脩豪的旁邊,「聽澄說,你要回澳洲,所以我們決定為你辦歡送會。」

「你好。」傑笑了笑,搔著頭。

「學長,請問你混了什麼學統啊?」鐘侑伈坐在一旁,吃著薯條問著。

「可能有點荷蘭血統吧,我的外婆是荷蘭人,爺爺是美國人,媽媽是算美荷混血,我爸台灣,那麼正常來說我應該有四分之二是荷蘭美國血統,另外四分之二是台灣吧。」傑笑了笑,很順的把答案說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還蠻複雜的。」小潔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呵呵……」傑傻傻的笑著。

「來、來、來,不醉不歸。」楚洛風提起可樂,要大家一起喝。

「我還沒有看過喝可樂會醉的人,你可能是第一個。」小瀨甩了甩頭,無奈的看著楚洛風。

「我只是想那麼說不行喔,把可樂當酒喝啊。」楚洛風冷哼了一聲,喝著可樂。

「行、行、行,楚大俠說的都是。」小瀨攤手,無所謂道。

我們看著小瀨和楚洛風的對話,開懷著笑著。

就在這歡樂的時間裡,時間很快的就下午放學時間,把東西收好後,我們就各自回去了。

我和傑,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真開心。」傑臉上的笑容,很高興。

「嗯……」我點點頭。

我當然很高興,但是一想到,只剩下明天,我們就要道別了,心裡就很不捨。

「我知道妳心裡在想什麼,但是妳還是不願意讓我留下來嗎?」傑轉頭看著我,眼神暗淡,難過的表情。

「不是不願意,而是不能。」我抬起頭,牽動嘴角,使自己微笑,「曾經,只要是曾經那就夠了。」

「嗯……」傑點點頭。

我們到了家後,跟爸爸打個招呼,就上樓了。

在房間裡,我們坐在床上,靜靜的抱住對方。

我們心裡都很清楚,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曾經緩緩的流過。

 

我想要記住,我眼前這個人,他,我一生中可能再也見不到,但是最愛的人。

愛他,曾經。

永遠這個詞,不可發在我們身上,而曾經才是屬於我們倆的詞。

相擁著這個感覺,靠在他的心臟上方,感覺他的心跳,那麼的真實,但也那麼的虛假。

鬆手,稍縱即逝。

我知道,那個永遠,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很清楚。

我不能因為我個人,而讓他失去該擁有的。

 

我抬頭看著他。

「愛我嗎?」傑開口問著我。

「愛。」我沒有考慮,馬上回答。

「那們曾經的我們幸福嗎?」傑看著我,微笑的。

「幸福。」我點頭,緊緊的抱住他。

「那麼這樣的我們,就算不是永遠,也可以很幸福。」傑緊緊的抱住我,不在說話。

我們互相抱著,直到天明。

「睏了嗎?」傑摸著我的頭,微笑的問。

「嗯。」我點點頭,瞇著眼。

傑讓我躺在床上,而他躺在另一邊,然後抱著我睡覺。

聞著他身上的味道,彷彿是催眠般的感覺,讓我的睡意慢慢的沉重的起來。

 

直到我在度醒來時,已經傍晚了。

我驚醒,看著躺在我旁邊的傑,鬆了一口氣。

「醒了?」傑睜開眼,看著我。

「嗯。」我靠近傑,讓我躺入他的懷裡。

突然,我暗暗的房間裡,出現一到藍白光,是上次的那一個。

「編號10303013 傑,時間到,該返回星球。」那個藍白光走了過來,「編號20031202 雷,已經在你的太空船裡,準備就緒,只要你抵抗不回,他就會使出手段,硬壓你回星球。」咻的一聲,藍白光不見了。

「是時候了。」我起身,勉強的微笑著。

「澄,我可以在聽妳叫一次,我的名字嗎?」傑站在我面前,面色難過,又想微笑的樣子。

「好。」我忍住想哭的衝動,淡淡的說,「傑……」我往前走,抱住他。

「這是最後一次了,澄。」傑抱住我,吻著我的額頭。

「我愛你。」我抬頭,很肯定的口吻說著。

「我也愛妳。」傑低頭,吻著我。

當傑吻我的時候,我的淚水,終於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

「再見,澄。」傑離開我的唇,在我耳邊呢喃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我聽著門板關上的聲音,我跪在地上,抱著頭痛哭。

「傑……再見……」我泣不成聲,擦著淚水,試圖想要忍住不哭。

過了幾分鐘,我衝下樓,往後院奔。

「傑……」我看著他要搭上太空船的身影,淚水又流了下來,小聲的說,「不要走……」

我看著那背影,不斷的在心裡說,「不要走、不要走……」

我說不出口,我不能說,我不能因為我的原因,讓傑失去了他該有的一切。

「澄,我對妳的愛,永遠不會變,再見了,我的曾經。」傑突然轉身,衝向我把我抱住。

我看著太空船緩緩升空。

「對我來說,這就是永遠了。」我大力的推著傑,讓他進太空船,「傑,再見。」然後臉上的笑容,笑得很開心。

光很快的消失了,我知道傑離開了。

離開了我的世界,或者從來沒有發生過呢?

但是我知道,那是真真實實的發生在我身上。

既真實又虛假,感覺上好像一場夢。

一場好長的夢……

 

傑,我愛你──

那個曾經的永遠。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