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一天早上,星期日。

我起了個大早,比平常上課還要早起。

我一打開門,傑就出現在我面前,帶著一抹微笑,看著我。

「早安。」傑笑笑的走過來,摸著我的頭。

「早啊。」我也回以微笑,「你怎麼知道,我起來了。」

「我不用睡覺的,妳忘了嗎?」傑依然笑著。

「咦……」我抬頭看著他。

「那麼早起做什麼啊?」傑疑問的看著我。

「沒有啊,自然就早起了。」我聳聳肩,要走下樓。

「是喔……」傑跟在我後頭。

我走到客廳,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看著電視新聞。

「吶,晚一點,我們去走走好嗎?」我轉頭看著傑。

「好啊。」傑點點頭。

爸爸從樓上走了下來,沒有出聲的坐到沙發上,讓我跟傑下了一跳。

「嚇我一跳。」我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爸爸,拍拍胸脯。

「還是那麼膽小。」爸爸開心的呵呵大笑。

「嗯哼。」我冷哼了一聲,轉向電視。

「這樣就生氣了喔?」爸爸收起笑容,帶著歉意搔搔頭。

「才沒有呢!」我馬上回應,嘟著嘴。

「呵呵……」爸爸臉上的笑容,非常的開心。

後來,大家的注意力右轉回到電視上,撥放著氣象。

到了快中午時,爸爸說約了老朋友要見面,所以就出門了。

 

我在房間裡,拿著一件又一件的衣服,比來又比去,實在沒辦法決定要穿哪一件。

第一次約會,跟傑,讓我好緊張。

最後在傑的敲門聲下,我隨便套上了一件衣服後,就打開了門。

「走吧。」傑靠在門板上,提起手。

「可是……」我低頭看著我胡亂穿上的衣服,還好不會很怪。

「這樣很可愛,走吧。」傑走了過來,拉著我的手。

我害羞的低下頭,「欸……」

「怎麼了?」傑回頭看我。

「可是……」我抬頭看向他,「我怕遇到熟人……」

「嗯,那我稍稍改變一下髮型好了。」傑一說完,用手指著另一隻手腕的錶,髮型改變了,變成更短,更有造型了。

「……」我驚訝的張大嘴,好帥……

「這樣可以嗎?」傑回頭看我。

「當然可以。」我馬上點點頭。

「那我們走吧。」傑又牽起我的手,然後往前走離開我的房間。

我們牽著手,開心的踏出門。

 

走在市區裡,不少人回頭看我跟傑。

我猜想,大概是因為傑長的很好看吧。

畢竟藍眼黑髮帥哥,在台灣很少見。

經過我們的人,不斷的驚呼,而有對國中生的對話,大聲到我都聽見了。

「欸,妳看他,好帥喔!」一名短髮的國中生,不對的看向傑,花癡的叫著。

另一名長髮的國中生,酸溜溜的口氣,「不過他旁邊那女生,好醜喔!」

聽完的反應,當下很想轉頭罵人,不過算了。

我長得怎樣,不是她能批評的,只要我自己喜歡,別人喜歡與否都跟我無關。

突然傑抱住我,然後轉身看向那群國中生,撂下狠話,「喂,敢欺負我的女朋友,小心性命不保。」說完後還帶著一抹詭異的笑容。

「啊──」兩個國中女生邊尖叫邊跑走。

「做什麼嚇他們,我又不覺得怎樣。」我推開他一段距離,抬頭看著他。

「但是,我聽了不高興。」傑又拉著我的手,往前走。

「我們要去哪?」我跟在後頭,配合著他的腳步。

「去一個祕密的地方。」傑轉頭,神秘著笑著。

我跟在後頭,然後到了公車站牌,我們等了一班公車。

不一會,公車來了,傑拉著我上車,我們坐在後面排的靠窗位置。

「我們要去哪啊。」看著他神祕的笑容,想要追根究底的感覺。

「秘密。」傑依然神祕的笑了笑,用食指指在我的唇上。

「都不告訴我。」我失望的望向窗外的風景。

傑只是靜靜的摸著我的頭,很溫柔的笑著。

公車行駛的地方,越來越鄉下,窗外的風景不在是高樓大廈,而是樹和田園。

不久,公車停了,總站到了,傑拉我下車,一下車,就往旁邊的一條小路走去。

這途中,我都沒開口,壓住好奇心,安安靜靜的跟在後頭。

走上一段往上坡的路,爬的我好累,喘的很厲害,唉,都怪平常沒有運動。

終於在一棵樹下停下了腳步。

「這裡漂亮嗎?」傑說完,望向我一臉期待的樣子。

「很漂亮。」我點點頭,看著山坡下的風景,白花花的一片。

「喜歡嗎?」傑看向我。

「喜歡。」我又點了點頭,然後心生了一個疑問,「為什麼,你會知道這裡?」說完後抬頭看著他。

「嗯,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了。」傑說完後,就拉著我往下坡走,走向那片白花。

「好漂亮……」我望著這片白花,驚呼著,「這是什麼花?」

「桔梗,象徵著我對妳的愛,永遠不變。」傑說完後,就摘著一朵桔梗,放到我的手上。

「我……」我抬頭望著他,一陣風吹向我們。

傑舉起手,用食指壓住我的唇,「噓,妳什麼都不用說,我都知道。」

我撲向他,緊緊的抱住他。

這個季節,快結束了,也代表著,他要離開,心裡的不捨蔓延。

傑什麼話也沒說,也抱住我,緊緊的抱住我。

夏天的太陽,總是很晚下山,我們坐在草皮上,微風許許吹過來。

我靠在他身上,聞著他身上的味道,安心的閉上眼睛。

「妳跟我在一起,開心嗎?」傑用手揉著我的肩膀,壓向自己。

「很開心。」我出自真心的微笑著。

傑滿意的笑著,然後抱住我,左臉頰靠在我的額頭上。

 

突然,一個聲音很煞風景的出現了,但也是讓人吃驚的事情。

「編號10303013 傑,限於你十三天後,返回星球。」一身半透明藍光體出現在我們眼前,用著機械式的方式說,「如果超過時間沒返回星球,編號20031202 雷,將取得帶捕權,命他帶你回星球審問懲處。」說完後咻的一聲就不見了。

「傑……」我看著他,心裡的那份不安,無限的擴大在擴大。

「不用擔心,我不會回去的,我會變成人類,跟妳在一起。」傑笑了笑,試圖安撫我的不安。

「不,不行,你一定要回去!」我起身,大聲的對著他,用堅定的語氣說著。

「但,我想陪妳一輩子。」傑也跟著起身,撫摸我的頭髮。

我轉身背對著他,閉著眼,哽咽的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我不想要曾經,我想要永遠。」傑從後頭抱住我,悶悶的聲音。

「沒有什麼是永遠,誰都會死,只是誰先誰後的問題。」我把殘酷的事實說了出來,難過的落淚。

「那麼,我們去外太空,外太空的無重力狀態,會緩慢老化。」傑忽視我的回答,反而笑笑的說著其他方法。

「生命會有中止的一天,就算緩慢了,總有一天會死亡的。」我強忍淚水,慢慢的開口。

「難道妳不想和我在一起?」傑鬆開手,把我轉向他。

「我很想、很想跟你在一起啊!」我大聲呼喊,然後垂下頭,「但是我不想害你,就算是曾經也好,那就夠了……」

「曾經,是嗎……」傑突然臉色變得很暗淡,「我知道了。」

我們沒再開口,只是互相看著對方。

「請妳記住,我的愛,對妳永遠不會變,好嗎?」傑臉上的表情,牽強的笑著。

「好。」我抹去臉上的淚水,點頭答應。

「這個給妳,手伸出來。」傑要我手伸出來。

「嗯?」我聽了他的話,把手伸了出來。

「這個是我最後能留給妳的東西。」傑神秘的微笑,把他的手掌放到我的掌心上。

我不懂的抬頭看他,不懂他葫蘆裡賣什麼藥。

「妳看,把手放到妳的眼前。」傑收起手,微笑了一下。

「嗯?」我抬頭看,看著手掌。

手掌慢慢浮出字樣,很清楚的是,「傑」這個字,下面還寫著號碼J0831S0303

「只要妳想起我,這個符號就會出現,而我就感覺的到。」傑伸出手拉了我一把,讓我跌進他的懷裡。

「糟了,天色那麼晚了,沒辦法坐公車回去了吧。」我看著天色忽然的變暗,心想怎麼辦時。

「妳有在天空中飛的經驗嗎?」傑不懷好意的笑著。

「什麼?」我不懂他話中的意思,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腳已經浮空了。

「抓緊喔!」傑橫腰抱起,然後臉上笑得很燦爛。

「怎麼浮空了?」我把手放在他的肩上,驚恐的問著四周環境變了。

「害怕了嗎?」傑答非所問的回答我的問題。

「怕……」我緊張的抱緊他,「不會被別人看到吧?」

「不會,隱形了。」傑笑笑的,更抱緊我,「有點陣風,不用怕。」

風一陣陣的吹了過來,冷風刺骨的感覺,讓我有點發抖。

「冷嗎?」傑感覺我發抖,更用力抱緊我。

「有一點。」我點點頭,冷的上齒敲打下齒的感覺。

「在五分鐘就到了。」傑用手摸著我的臉,熾熱的感覺。

「嗯。」我滿足的抱住他。

我們靜靜的享受這短暫的五分鐘。

 

五分鐘後,我安全的到了家門口,傑把我放下來,讓我站好。

都七點了,我拿起包包裡的鑰匙,打開門,一進入家裡,漆黑黑的一片。

「爸爸,還沒回來啊。」我走了進去,打開室內的燈。

「肚子餓了嗎?」傑邊說邊走到廚房拿起鍋子,「煮濃湯好嗎?」說完就把鍋子裝滿水,開火開始煮。

「我去樓上換衣服。」我說完後,走上樓。

回到房間,開始脫衣服,穿著輕便的上衣,運動褲,走下樓。

「妳先坐在,那裡等吧。」傑轉身,指著餐桌。

「嗯。」我坐在餐桌前,盯著他的忙碌背影。

我盯著他,好久好久,直到他端著湯轉過來,我才回神。

「盯我那麼久,不膩嗎?」傑笑笑的端著湯走了過來。

「我想看著你,直到我看不到那天。」我用手托著腮,瞇眼笑著。

「好啦,不要說這些,把肚子填飽先在說。」傑把湯匙遞到我的手上,就坐到我的對面,「快喝啊。」

「嗯。」我點點頭,低頭喝著湯,「很好喝。」

「喜歡就好。」傑看著我,滿足的笑著。

「如果莎士比亞知道了,我們的事情,一定會把我們的排在悲劇裡。」我喝著喝著,不知道為什麼會冒出這句話。

「悲劇嗎?」傑看了我一眼,「我倒覺得是喜劇。」

「喜劇?」我不懂,他為什麼覺得是喜劇。

傑點點頭,給了我很理所當然的理由,「嗯,我們在一起很快樂,那就是喜劇。」

「嗯……喜劇總是很快樂。」我點點頭,同意他的話。

莎士比亞,我想,如果你真的知道這件事,你應該會樂於把他公演出來給大家看吧。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