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後,我開始躲避著梁脩豪。

提早上學,很晚回家,能避開就避開,就算碰面了。

我會像膽小鬼一樣的跑走。

看到我這些動作的朋友,小潔、楚洛風、小瀨、鐘侑伈,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要問我跟梁脩豪發生什麼事,我都一在的絕口不提。

他們總是很無奈的看著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幫我。

 

午休時間,我坐在頂樓的某個角落,身旁有小潔和小瀨,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怎麼變成朋友的。

「妳跟梁脩豪,怎麼了?」小瀨盤腿坐著,手裡拿著一個鋁箔包裝的飲料。

「我……」我欲言又止,打算不說。

「小星,這樣是不行的,梁脩豪的臉越來越憔悴了,妳真的不打算跟他說話嗎?」小潔坐在我的面前,擔心的問。

「如果我說我可能喜歡上,跟我沒有血緣的表哥呢?」我坦白,不想再隱瞞。

「啊?」小潔跟小瀨異口同聲,然後驚訝的盯著我。

「你們沒聽錯。」我垮下肩膀,讓自己放鬆點。

「沒有血緣的表哥?」小瀨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是……」我低下頭,淡淡的回答。

「我怎麼沒有聽過,有這個人物出現。」小潔看著我,思考了一會,「難道是那天,我在窗戶看到妳跟梁脩豪,還有一個男生,我記得是個混血兒。」然後又接著說,「是二年B班的轉學生是嗎?」

「嗯……」我轉頭,看著天空。

「可是我聽學姊說,他跟他們班的一個女生走的蠻近的。」小潔思考了一會,「好像是出了名的大小姐,名字好像叫段若櫻。」

「咦?」小瀨聽了覺得很不可思議,「那妳怎麼會喜歡上他?」

「不知道……」我傻笑的抓著頭,「或許我被迷惑了吧,一時腦袋不清楚。」

「咦,那妳做什麼躲著梁脩豪。」小潔打著哈欠,揉著眼睛。

突然一個聲音從另一面牆傳出。

「因為她是鴕鳥。」傑走了出來,盯著我。

「他不會就妳的表哥吧?」小瀨驚訝的盯著,向我們走過來的人。

「太帥了,混血兒的氣質就是不一樣……」小潔張大了嘴,驚嘆道。

「我先走了。」我起身,下意識的想要逃走,逃離這哩,逃離有他在的地方。

「欸,怎麼說走就走啊?」小瀨本來要伸出手要抓我的。

「我們談談好嗎?」梁脩豪從傑的身後站了出來。

「咦,怎麼連科代都來了,現在是怎麼回事啊?」小潔完全搞不懂頭緒,只是看著他們兩個。

「不好意思,可麻煩你們先離開嗎,我們有事要跟她談。」傑微笑的點點頭,然後看向我。

「好。」小瀨點點頭,然後起身,離開。

「你們好好談吧。」小潔說完後就跟在小瀨的身後離開了。

我轉頭,刻意不看他們。

「小星,他全部告訴我了,所有的事情。」梁脩豪走到我的面前,牽強的微笑。

全部的事情,連他自己是外星人的事情都說了嗎?

「那你知道他是……」我轉過頭,看著低頭不語的傑。

梁脩豪點點頭,「我知道了,但是我不會說。」

難到傑不怕梁脩豪去報警,然後被抓去解剖?

「你不會相信,他的鬼話了吧?」我要馬上澄清才行。

「我相信,雖然有點太像科幻電影了,不過事實擺在眼前,不相信也難。」梁脩豪笑了笑,「小星,我們分手吧……」說完後,起身,背對著我。

 

啊?

分手?

你在說什麼啊?

 

「脩豪,你……」我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我發現,我們還是當朋友好了。」梁脩豪轉身,帶著苦笑的臉。

「為什麼,這麼突然?」我抬頭,我還沒把話消化,這打擊太大了。

「妳跟他比較適合。」梁脩豪抓了抓頭,「那我走了,別讓幸福離妳而去喔……」說完後,他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你到底跟他說了什麼?」我轉向一旁的傑。

「我只是實話實說。」傑走向我,「我沒辦法,在看不到妳的日子裡度過。」然後抓住我的手。

「我不想傷害他,為什麼你要告訴他……」一想到梁脩豪被我傷害了,我的淚水,就停止不了。

「如果妳遲遲不告訴他,隱瞞他,那麼傷害才是最大的,儘管妳覺得那不是傷害。」傑溫柔的提起手,抹去我臉上的淚水,「跟我在一起,好嗎?」

我沒有回應,只是低頭哭,淚水不停的往下掉。

「我知道,妳不想傷害他。」傑抱住我,讓我靠在他的胸膛上,「但是,妳忍心傷害我嗎?」

我怎麼可能忍心,我誰也不想傷害啊……

「我……」我抬起頭,看著傑的臉。

「妳只要告訴我,妳喜歡我嗎?」傑用著很認真的表情,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

 

風微微的吹過來,風帶來了一股香味,我知道那是什麼味道。

那是傑身上,好聞的香味。

我一直很清楚,但是也一直在逃避,當膽小鬼,當鴕鳥。

但再怎麼躲,也不可能躲一輩子,這一點我很清楚。

遲早要面對,遲早要傷害他。

 

「那就好。」傑抱緊我,吻著我頭頂。

「你說夏末就要離去了嗎?」我抬頭,認真的看著他。

「嗯……」傑帶著難過的眼神,看著天空,「我願意為了妳,變成人類……」

「你是傻瓜嗎?」我再度往他身體靠過去,「明明當外星人,比當人類好的。」

「活那麼久的日子夠了,未來的日子裡,我希望跟妳一起度過。」傑笑了笑,摸了摸我的頭,「難道妳不希望,我永遠在妳身邊?」

我搖搖頭,「也不是,但是這樣對你來說,犧牲太大了。」

「只要能陪在妳身邊,什麼事我也願意去做。」傑抱緊我,悶悶的聲音,「I love you until forever.

風裡傳送著,他的那句話,永遠是嗎……

「嗯。」我點點頭,回抱他。

 

把握當下的幸福,這點我很清楚。

但是,傷害了你,我很抱歉……

 

 

自從那天後,我和梁脩豪變成了普通的朋友關係。

怎麼說呢,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但是……

總是有一絲絲不安,在心裡蔓延開來。

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事一樣,但我又不知道什麼事,但很讓我擔心……

 

禮拜六的早上,我接到一通電話,是梁脩豪的哭聲……

我的心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

我騎著腳踏車,很快的到了醫院急診室外。

看到梁脩豪頹廢的垂著頭,悶壓著哭聲。

「怎麼了……」我緩緩走過去。

「對不起,把妳找來,但我實在不知道要找誰了。」梁脩豪抬頭,苦笑著,臉上還有哭過的痕跡。

我坐到他旁邊,「發生什麼事了?」然後用手拍拍他的背。

「我奶奶她心臟病發作,我打電話叫救護車,但是救護車快二十分鐘才到……」梁脩豪低著頭,「奶奶她從我小時候,照顧我到現在,我不能失去她……」說完後抱頭痛哭。

怎麼辦……

該怎麼辦……

看著他這樣我眼鼻酸了起來,我抬起雙手,抱住他顫抖的身體。

「我相信你奶奶她,一定會沒事的。」並且附上安慰的話語。

「我真的好怕,如果奶奶她……」梁脩豪肩膀不停的顫抖,沒有哭出聲。

「不,你奶奶她一定會好起來的。」我抱緊他,想為他分擔難過的情緒。

梁脩豪再也沒出聲,但身體不停的顫抖。

我沒有過這種感覺,快要失去家人的那種心情。

我知道,那一定很痛,很緊張,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抬頭,看見急診室的燈熄掉了,醫生走了出來。

「誰是梁林美惠的家屬?」醫生站在急診室門前,四處看著。

「我是,請我奶奶她怎麼樣了?」梁脩豪起身,緊張的走到醫生面前。

「她脫離險境了,目前昏迷,所以要觀察三天,這三天是關鍵期。」醫生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像機器般的敘述。

「是……」梁脩豪暫時鬆了一口氣。

「你可以去病房裡看她了。」醫生說完後,轉身進去急診室裡。

梁脩豪轉身看著我,「謝謝妳來陪我,不然我一定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然後附上一抹微笑。

「你奶奶沒事就好了。」我也跟著微笑。

「不過醫生還是要觀察三天。」梁脩豪的表情黯淡了下來,「謝謝妳,來陪我。」

「那我先回去了喔……」我準備轉身走去的時候。

梁脩豪突然拉住我的手,「等等……」

「怎麼了?」我回頭看他。

「不,沒事,祝妳幸福。」說完後,梁脩豪就把手鬆開,然後微笑的向我道見,「掰掰。」

我點點頭,「掰掰。」然後轉身離開。

我走出急診室,走到停腳踏車的地方,拿著手機看著時間。

已經十一點多了,買中餐回去好了,心裡那麼盤算著,跨上腳踏車,買陽春麵回去好了。

踏著腳踏車,騎到平常都會去的麵店,買了三份陽春麵。

正要在跨上腳踏車時,手機響了。

我接起手機,「喂?」

「女兒啊,妳在哪,一大早就不見人影。」爸爸帶著有點緊張的口氣問著。

「早上朋友有事找我,喔,對了,我買好陽春麵要回去了。」我把帶子掛到手把上。

「好,那路上小心。」說完後手機只剩下嘟嘟嘟的聲音。

我收起手機,踏上腳踏車,用著時速二十,騎回到家裡。

 

回到家裡,就看到傑從樓上走下來,然後笑笑的看著我。

「回來啦。」傑走了過來。

「嗯,幫我拿去桌上好嗎?」我把袋子放道他的面前。

「好。」傑接過袋子,往廚房走去。

我走上樓,回到房間裡,然後躺向床上。

有一股睡意,侵蝕著我的腦袋,越來越不清醒。

「哈……」打了一個哈欠,越來越想睡了。

突然門響起敲打聲,還伴隨著聲音。

「澄,下來吃中餐啊。」傑說說著還打開了門,走了過來。

「我好想睡覺。」我閉上眼,又打了一個哈欠。

「妳早上去醫院?」傑坐在床邊,撥著我額上的髮絲。

「嗯,脩豪他奶奶,早上心臟病發作,他找不到人只好找我。」我依然閉著眼,感覺傑的手在我額頭上摸著。

「嗯……」傑淡淡的回答。

「你不會吃醋了吧?」我睜開眼,笑笑的看著他。

「嗯哼。」傑冷哼了一聲。

「傑,我們會在一起多久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問他這種問題,只是很自然的就開口了。

「永遠。」傑用著很認真的口氣,回答著我。

「如果有一天,你要回去,你的星球了,請記得告訴我,我不要沒有道別,你就離我而去,至少,我想笑著送你離開……」我瞇眼笑,「好嗎?」我起身,坐了起來。

我不希望,傑為了我,放棄了原有的身分。

「我不會離開妳的。」傑握住我的手,「我想陪妳到永遠,直到我死去……」然後抱住我。

「我真的、真的希望你,不要因為我,而放棄外星人的身分,好嗎?」我把臉埋入他的胸膛,「不然我會愧疚一輩子的……」

傑沒再說話,只是緊緊的抱住我。

這樣子讓我感覺到,彷彿他一鬆手,我就會跑走似的。

「傑……」我用著悶悶的口氣,叫著他的名字。

「妳可以一直叫著我的名字嗎?」傑緊緊的抱住我,在我耳邊呢喃,「我好喜歡妳,叫著我的名字……」

「傑,你覺得一輩子,多長呢?」我抬起頭,笑笑的看著他。

「一輩子啊……」傑思考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能陪妳,那麼一輩子,一定很長……」說完後還給我一個微笑。

我們互相看著對方,沒有開口,只是這樣靜靜的。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