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一天早上,一大早的,爸爸就在廚房裡做早餐,看桌上的牛奶和盤子裡的兩片土司,就知道早餐快做好了。

「早,快過來吃早餐吧。」爸爸把煎好的蛋和培根放到盤子上,然後要我趕快過去。

「傑瑀,還沒醒來,我來去叫他。」把盤子讓到桌上,爸爸準備轉身上樓。

「我去叫。」我邊說,邊衝上樓,走到傑的房門前。

不能讓爸爸發現,傑就是外星人。

說什麼也不能讓任何人發現,就算是家人也是一樣。

我拾起手,敲打在門板上,敲了幾下,沒人回應,我打開了門。

打開門的同時,我開口,「下來吃早餐吧。」

「唉呀呀,怎麼又是她呢?」雷魅笑,走到我的面前。

我快速的關上門,不能讓爸爸發現,我心裡是不斷的這樣想。

「沒想到這個人類,挺保護你的。」雷邊笑邊用手拉著我的頭髮,「不想讓爸爸知道是嗎?」

「放開她。」傑弓步衝過來,打掉雷的手,瞪了他一眼。

「別這樣,我只是不小心讀了她心裡在想什麼。」雷雙手揮了揮,後退了兩步。

什麼,會讀心術?

「是啊,我會讀心術。」雷呵呵的笑著。

什麼?

太誇張了吧?

我冷冷的看著雷。

「別用這種表情看我,讀心術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任誰都會好不好。」雷攤手,無所謂的聳肩。

屁,外星人就是那麼自大又自負。

我冷哼了一聲,沒開口。

「事實就是如此,外星人什麼都會,什麼都厲害,不服氣嗎?」雷走向窗戶旁,望著窗外,「誰叫你們人類就是這樣,自己為很厲害,呵呵,只不過如此啊。」說完後又是一道刺眼的光,「傑,上級已經盯上你了,小心點。」

「傑,你也會讀心術?」我後退了兩步,冷眼望著傑。

傑面有難色的看了我一下,「……會。」

我聽了之後更生氣了,我往前走了幾步,站在傑的面前,「那麼之前我心裡在想什麼,你都知道?」

傑點點頭,沒有答話。

「你!」我氣得在也講不出話,憤而轉身離開房間。

我走到樓下,到了廚房,坐在餐桌前,沉默的吃著早餐。

「怎麼了?」爸爸狐疑的看著我。

我搖頭,把早餐一一解決,然後把盤子和杯子收到流理臺。

「寶貝女兒,哪時候要帶妳的男朋友回家給爸爸瞧一瞧呢?」爸爸咬著吐司,看著我的背影。

「再說吧。」我胡亂的回應,然後走向樓,回到房間裡。

我根本沒有心思在想任何事情。

傑會讀心術,這件事情,太令我吃驚了。

為什麼之前都不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

難道窺探別人心裡在想什麼很好玩?

這樣他就能隨心所欲的掌握別人心裡在想什麼,愚弄他人心思是吧。

太過分了。

難道說喜歡我、愛我,也是假的?

難不成他就是想看我心裡在想什麼,在我沒看見時窺笑著我。

我真的快氣炸了。

外星人都喜歡把人類玩弄在掌心是吧。

早知如此,我就不應該收留他的。

 

我坐在床上,氣的握緊拳頭。

「對不起……」一個聲音,淡淡的從我頭上傳出。

我抬起頭,看到就是傑的臉。

我氣得出拳捶打他,想把他殺了。

「對不起,我沒有告訴妳,我會讀心術這件事。」傑沒有阻止我的拳頭敲打在他身上,他只是冷靜的站在我面前,「但是我喜歡妳、愛妳,這件事我絕對沒有騙妳,也沒有欺騙妳,這些都是真的。」說完後就抓住我的手,好像我停住動作。

「騙人,我再也不相信你的話!」我氣得抽回我的手,轉過身,不想看他。

「我沒有騙妳,我騙妳有好處嗎?」傑往前走,從後頭抱住我。

「你們外星人就是喜歡把人類玩弄在於掌心,難道不是嗎?」我努力的想掙脫傑的懷抱,但是越想掙脫,抱得越緊。

傑在我耳邊,向是懇求似的低聲,「不是,我只是喜歡上妳,就那麼簡單,我沒告訴妳,是因為怕妳對我有戒心,所以才沒告訴妳,只是沒想到會這樣……」然後低著頭,把額頭抵在我的肩膀上。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我根本不知道還要說些什麼。

「別在生氣了好嗎?」傑的聲音又在我耳邊傳來。

我沒點頭也沒搖頭,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在生氣,還是沒有在生氣。

「澄,我真的很喜歡妳,也很愛妳,所以請妳別這樣好嗎?」傑緊緊的抱住我,像是在拜託我。

我沒有開口。

傑沒有再開口,只是靜靜抱住我。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傑鬆開了手,把我強壓靠在牆上。

我盯著傑,不懂他在做什麼。

「我……」傑欲言又止的舉起手,撫摸著我的頭髮。

我不懂,為什麼他每次都樣這樣子。

每次都要把我的思緒混淆,明明我就很生氣,但是只要看到傑的表情,我又心軟,沒辦法生氣。

我對上傑的視線,靜靜的看著他。

我還是弄不懂,我的心情,我的感覺。

難道我的內心深處,一直在告訴我,我喜歡的是傑,只是我沒發現,我忽略了。

「澄……」傑總是很深情的叫著我的名字。

看著他的表情,心裡就莫名的刺痛著,因為這表示我背叛梁脩豪。

背叛了梁脩豪,他對我的感情。

「愛情的國度,本來就沒有誰對誰錯。」傑堅定的說著,「愛情本身就是自私的,只有愛對方,跟真心喜歡的人在一起,才是對的。」然後抱緊我。

愛情是自私的?

我不懂,第一次談戀愛,對於付出愛有相同的回應。

同等值的付出,才是對的吧?

我不懂……

難道在錯的時間,遇到錯的人?

 

突然間,在口袋裡的手機,先是振動,然後在鈴聲響起。

這次完全的清醒,我推開傑,然後用發抖的手,從口袋裡拿出手機。

看著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是梁脩豪。

大拇指,正準備按下接聽鍵時,斷訊了。

我抬頭看著傑,正在想是不是他做的。

「是我做的。」傑坦承。

「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抬頭對上他的視線。

「此時此刻,我只想要妳心裡只想著我。」傑很霸道的抓著我的手,另一隻手把我的手機關機,然後手機放到桌上。

「我不能背叛脩豪!」我伸手要拿桌上的手機。

傑答非所問,「如果我這一生,就只想跟妳在一起,也不行嗎?」然後把我的手抓住,讓我後退到牆上。

「你瘋了!」我搖頭,試圖要讓傑清醒。

傑沒說話,只是看著我,周圍的空氣顯得有些稀薄,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試圖掙脫卻越被抓的越緊。

「這個夏季一結束,我就會離開了……」傑低頭,顯得有些無力。

什麼?

這個夏季,就要離開了?

我沒聽錯吧?

「我不會再造成妳任何的困擾,我之前所說的話,妳全部忘掉吧……」傑鬆開我的手,然後轉身背對我,往前走了幾步。

「什麼?」我沒聽懂他話裡的意思。

「反正這個季節也快進入末聲,我不想再造成妳任何的痛苦,我會離開的。」傑頹廢的垂著肩膀。

「你再說什麼,你瘋了嗎?」我實在不懂,現在他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就把我當成瘋子吧。」傑轉身面對我,無所謂的聳肩。

我氣得轉身,走向門前,準備離開房間,依稀的聽到……

「我只希望妳幸福,我想造成妳任何的困擾……」

 

經過那次的爭吵,我和傑的見面次數越來越少。

每當見到傑時,心裡不斷會徘徊的那句話「夏季一結束,我就會離開。」。

為什麼,會有椎心刺痛的感覺,我實在不懂,到底怎麼回事。

 

走在學校的走廊上,若有所思的望著光外。

「唉……」我嘆起長長的氣。

突然我身後,出了聲音,擔心的口氣。

「最近妳常常唉聲嘆氣,怎麼回事啊?」小瀨走了過來,一手搭在我的肩上。

我搖頭苦笑,「沒什麼……」

「難不成,脩背叛妳?」小瀨一眼望向我,猜測似的。

「沒有。」我垂下臉,心裡不經想,算是我背叛他吧。

「可是妳這樣,很難讓人不這樣想。」小瀨攤手,然後拍拍我的背,「有什麼事可以說出來,我不會跟脩說的。」

「啊?」我一臉茫然的看向她。

「去頂樓吧,偶爾翹課,也沒關係,反正妳是科代會裡的人,老師也不會多過問什麼。」小瀨一說完,就拉著我的手往樓上去。

一走到頂樓,被推開的鐵門,吹進了一道涼風。

我跟著小瀨走到矮牆邊,坐著靠在牆壁上。

「說吧,我會聽的。」小瀨靠在牆上,閉上眼。

我低頭,看著膝蓋,緩緩的說道,「我背叛了脩豪……」

「什麼?」小瀨一聽,馬上睜開了眼,不敢相信的盯著我。

「妳沒聽錯。」我攤開手掌,看著冒汗的手心。

「怎麼了,妳為什麼會這樣說?」小瀨鎮定看著我。

「我不知道,我現在心裡很混亂……」我心裡壓抑著和充斥著不安的感覺。

「啊?」小瀨聽完更不懂了,疑問的看著我。

「我可能喜歡上別人,但是我又不能背叛脩,那樣是不對的。」我苦惱的握緊拳,不知道要從哪裡說起。

「妳喜歡上誰?」小瀨抓住我握緊的拳,試圖問出什麼。

「喜歡上一個不能喜歡上的人。」我嘆了口氣,仰頭閉眼。

「啊?」小瀨盯著我,不懂我再說什麼。

「我該怎麼辦……」閉上眼,腦裡不斷充斥著那些傑說過的話和身影,彷彿在也容不下脩豪的影子。

「妳的意思是說,妳喜歡上別人,不喜歡脩了是嗎?」小瀨看著我。

「我沒有不喜歡脩豪,只是……我也不知道。」我屈膝,把臉埋入膝蓋裡。

「我糊塗了,不懂妳的意思。」小瀨看著遠方,「愛情本來就說不定,愛誰就是誰,改變了,或許那個他才是真正與妳契合的人也說不定。」然後轉頭微笑,「怎麼說呢,如果發現了其實是很喜歡這個人,卻沒在一起,那麼久了,可能會很後悔喔,妳沒聽過把握當下嗎?」握住我的手,「不要做後悔的事,我一直是這麼告訴自己的,現在我也把這句話告訴妳,不要做後悔的事,知道嗎?」

我抬起頭,望著小瀨,「我知道,但是我不想傷害脩豪……」

「有時候傷害了其他人,能讓自己不後悔一輩子,那也是令人無可奈何的事。」小瀨微笑的看著我,「我為了能學爵士鼓,也傷害了我的親人,但我知道,如果我放棄了,那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所以我做了,也傷害了。」說完後仰望天空,笑得好不燦爛。

「是嗎……」我低頭,我根本不知道要說什麼。

小瀨淡淡的回應,「嗯……」

 

後來梁脩豪來找我了,來頂樓找我。

「我聽楚洛風說妳在這裡,我就來了。」梁脩豪靠在門上,看向我這邊。

我沒說什麼,只是看了他一眼後,就馬上低下頭。

不知道為什麼的,很不安,不想面對他。

「你們談吧,我先走了。」坐在我身旁的小瀨起身,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小瀨走不久,我就聽到一個腳步聲緩緩往我這靠來,然後停住了。

「心情不好?」梁脩豪蹲在我面前,摸著我的頭。

「我……」我抬頭,欲言又止。

「怎麼了?」梁脩豪狐疑的看著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沒事。」我搖頭。

我不敢開口,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說我背叛了他?

或者說我喜歡上別人,要他跟我分手。

這麼過分的話,我說不出口。

「可以跟我說,妳怎麼了嗎?」梁脩豪很有耐心得坐到我旁邊,然後靠在牆上。

「不,我沒事。」我搖頭,絕口不提。

「好吧,等妳想說,在告訴我吧。」梁脩豪嘆了口氣,然後閉上眼。

我們沉默了許久,只是很單純的,望著遠方的天空。

「這禮拜六,去我家吧。」梁脩豪看著我,微笑的說著。

「……嗯。」我含糊的回答。

「想聽我唱歌嗎?」梁脩豪起身,往前走了幾步,背對著我。

「啊?」我抬頭,望著那個背影。

「我想唱歌,給我心愛的女孩聽。」梁脩豪抬頭,用手擋住刺眼的陽光,「妳願意聽嗎?」然後轉頭看向我。

溫柔,如此溫柔啊,我不忍心背叛他。

「嗯。」我含著淚水,看著那背影,心痛的回應。

「仔細聽喔。」梁脩豪往前走,沒有回頭。

過了一會,梁脩豪開口了,唱著情歌,聲音裡的感情,迴盪在我耳裡。

不知道為什麼的,淚水不停的流,傷心難過快要不知如何是好。

我沒注意到梁脩豪已經停止歌聲,只是還抱著膝蓋,把臉深埋著。

「怎麼了,不喜歡我唱歌?」梁脩豪走到我旁邊,蹲著看我。

我搖頭,沒答腔。

「看妳哭的樣子,我很心疼,別哭了好嗎?」梁脩豪溫柔的抱著我。

他的聲音,讓我的心,更痛了。

更讓我明白,我不能背叛他,不能背叛……

「對不起……」我擦去眼淚,掙脫梁脩豪的懷抱,對著他苦笑,「對不起……」語畢,我逃離了,逃離了他的視線。

我一直跑,離開學校,到了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