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一大早,幫忙提著媽媽的行李,陪媽媽去機場。

機場內的人來人往,別離的淚水,開心的送離。

「媽媽,這次回去,要到九月才回來了吧?」我提著媽媽的行李,在等候的地方,等待。

「是啊,對了,爸爸大概晚上就會到台灣了。」媽媽微笑的摸著我的頭,「不用接妳爸爸,他自己會搭車回家。」

「嗯……」心裡有一絲絲捨不得媽媽的離開。

「對了,傑瑀,我的寶貝女兒就麻煩你多關照了。」媽媽抬頭,望向坐在一旁默默不語的傑。

「我知道了。」傑點點頭,表示聽到了。

「媽媽,我可以照顧好自己。」我拉住媽媽的手臂,緊張的低頭。

「我當然知道,你可以照顧好自己。」媽媽溫柔的語氣,「不過現在有傑瑀,媽媽可以更放心。」然後溫柔的展開手,擁我入懷。

「媽媽……」突然覺得鼻酸,眼淚也不聽使喚的從眼睛裡流了出來。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走了。」媽媽鬆開手,站了起來,拖著行李箱轉身,「我走了,傑瑀,要好好照顧我的寶貝女兒。」然後就登機了。

目送著媽媽的離開,我跟傑就搭著計程車回到了市區,然後選擇了一家簡餐,準備解決中餐。

一進那家簡餐店,冷氣的風讓我的手臂出現了雞皮疙瘩,而服務生幫我們帶位。

到了兩人桌前,我們坐了下來,然後向服務生點餐,點完餐後,等待服務生送餐來。

「澄,妳為什麼都不跟我說話?」傑的表情,很失望的樣子。

「不是我不理你,只是我到至今還沒辦法消化,你朋友說的那些話。」我低著頭,沒有對上傑的視線。

「澄,難道妳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傑拉住我放在桌上的雙手。

我沒回話,只是快速的抽離我的手。

到了服務生餐點送來,我們沉默不語,然後食不知味的吃了這頓不知道什麼的飯。

回到家後,我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然後上鎖。

我躺在床上,閉上眼想的竟是那些話……

 

「就是因為她,你想放棄外星人的身分,變成完完全全的人類?」

「值得嗎?」

「我愛上妳了……」

「本來是這樣沒錯,但是我看到妳跟那個男生很好,我就覺得不舒服,想把妳拉到我旁邊,想關心妳,想為妳做任何事。」

「我愛妳。」

 

為什麼……

心裡一絲絲的不安,到底是什麼?

這些話裡在腦裡迴盪,彷彿就是在告訴我,傑愛我的這個事實。

只是我不想面對罷了。

看著傑的表情,失望,心裡就像有一把刀深深的插入,那刺痛的感覺,像是在流血般的難過。

難道我愛的是傑?

那麼對梁脩豪又是什麼感覺?

這些問題不停的在我腦裡徘徊,到底哪個才是最真實的答案……

我都快搞不懂我自己了。

 

睜開眼,傑盡然站在我的面前,一抹微笑似的看著我。

「你怎麼在我房裡?」我馬上從床上坐起,盯著傑。

「我敲門敲了好幾聲,妳都沒有回應我……」傑邊說邊坐到了我旁邊,「我怕妳出了什麼事,所以就進來了。」說完後一臉擔心的樣子。

我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要變成人類嗎?」

「我想和妳在一起。」傑的表情很堅定。

我越說越小聲,「但是你是外星人啊……」

「為了妳,我願意變成人類,為了妳,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妳……」傑蹲到我面前雙手抓住我的肩膀,堅信的說,「是為了妳,要我怎樣都可以……」

就這麼簡單,愛嗎?

說是為了我,多麼堅定的表情,像是承諾般的訴說著。

回應你了,那麼梁脩豪該怎麼辦?

我不能,這麼自私。

我看著他,慘忍的問,「傑,你知道我有喜歡的人了?」

「我知道,但是我會努力,讓妳喜歡上我。」傑笑得很燦爛,點點頭,然後握住我的手。

是不是該說你是傻子,你是外星人欸。

怎麼可以為了這點事情,放棄你該有的身分呢?

愛就是那麼微妙的,是嗎?

「就算我叫你不要喜歡我,也是不可能的是吧?」我低頭,根本不知道怎麼說了。

「就算妳叫我不要喜歡妳,我也不會放棄。」傑緊握著我的手,像是承諾似的。

「唉……」我嘆了口氣,無奈的搖頭。

傑抱住我,倒向床,在我耳邊呢喃,「我不奢求妳會喜歡上我,但我要告訴妳,讓我繼續的喜歡妳,愛妳,對我來說,這樣就是幸福了……」然後抬起頭深情的望著我。

四周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我只聽的到傑的呼吸聲,以及我意亂情迷的心跳聲。

看著傑的眼中,透視的我,心裡不知道感覺很怪。

傑臉上掛著微笑,用手掌撫摸我的頭,好像在一絲絲的剝奪我的理智。

空氣裡瀰漫著一股香味,我知道,那是傑身上好聞的味道。

我瞇眼,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的理智,想敲醒我,這一切是不對的。

「傑……」我瞇眼,小聲的叫著他的名字。

「我好喜歡、好喜歡聽妳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傑低頭,把他的下巴抵在我的額頭上。

怎麼搞的,我的心跳越來越快,意識越來越不清楚,臉好燙。

香味好像催眠劑,侵蝕著我的意識。

「我愛妳。」傑靠近我的耳邊,那聲音好柔。

為什麼,這時候的我,一點也想不起對梁脩豪的感情,到底是……

我不懂,我到底是不是喜歡梁脩豪。

我不知道……

我到底該怎麼辦?

心裡卻一絲絲的感覺到難過,眼眶裡的淚水也流了出來。

「澄……」傑輕聲的叫著我,唇卻停留在我的臉頰上。

越想,我眼裡的淚水,像是不停止的流了出來。

傑低啞的聲音,「澄……」

突然發現唇上多了一些冰冷的感覺,我睜開眼,傑的臉,離我好近好近。

理智就在這時候回來了,我推開傑,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樣勾引我,讓我失去理智。

「你!」我指著傑,氣得說不出話。

「……」傑低頭不語,不做任何解釋的樣子。

我們誰也沒開口,只是互相的看著對方。

突然一陣腳步聲,打斷了我們。

「小澄啊,妳在家嗎?」爸爸的聲音,緊張而且很急促。

「在這。」我走到房門前,打開門。

「我的乖女兒,真是好久沒看到妳了。」爸爸一回來,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

uncle……」傑站直,臉上的表情,好像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相當的鎮定。

「你就是傑瑀,那麼久沒見了,竟然長那麼高啊。」爸爸目光打量著傑,似笑非笑的。

傑臉上掛上笑容,「uncle,這次我回來是來完成學業的。」

「嗯,在台灣還習慣嗎?」爸爸點點頭,然後看著我,用手摸摸我的頭。

「嗯,還蠻習慣的。」傑依然笑著。

「對了,寶貝女兒啊,這次爸爸有帶禮物回來,跟爸爸來樓下看。」爸爸邊說就拉起我的手往樓下走。

而傑跟在我後頭,到了客廳。

「來,這是爸爸送妳的禮物。」爸爸從一個袋子裡拿出一個小的禮物盒,上面還綁著蝴蝶結,然後放到我的面前。

「這是什麼?」我盯著那個禮物盒,瞧了瞧。

「拆開看看啊。」爸爸坐到了我的旁邊,要我動手拆開禮物。

我舉起手,把蝴蝶結拉開,拆開紙,盒子是紫色的,上面還有些花紋,很高級的感覺。

我緊張的屏住呼吸,雙手打開盒子,是一條手鍊,是銀手鍊,上面有很多小小的東西。

我拿起手鍊,瞧上面的小東西,花、星星、十字架、愛心、鑰匙、房子,還有一個小長方形的,上面刻著我名字。

「這個很貴吧?」我拿著手鍊,想著這個手鍊要多少錢。

「喜歡嗎?」爸爸開心的微笑,忽視我的問題。

「喜歡是喜歡,只是……」好像有點貴,我把沒說的話說在心裡。

「只是什麼,喜歡就好了。」爸爸很開心的笑著,「晚餐吃了嗎?」

「還沒。」我搖頭。

「那爸爸來煮給妳吃。」爸爸起身,走到廚房。

「欸?」我驚訝的,跟著起身走到廚房,「我來煮啦,你剛下飛機一定很累?」我走到冰箱前,把幾顆蛋拿出來。

「是蠻累的,妳要煮什麼?」爸爸聳聳肩,表示有些疲累。

「蛋包飯。」我把五顆蛋敲到碗裡,攪拌讓蛋白跟蛋黃融合。

「好,爸爸也好久沒吃妳煮的東西了。」然後坐到餐桌前,看著我。

我快速的把蛋液倒的鍋裡,用成薄薄的一層圓形狀,然後把飯放到蛋上,然後一段時間後,在把飯包起來,然後放到盤子上,然後加上番茄醬,大功告成。

我把蛋包飯放到爸爸的面前,「吃看看吧。」然後轉身走到冰箱前,把柳橙汁拿出來,倒了一杯放到桌上。

「真香。」爸爸聞了一下,然後拿起湯匙開始吃起蛋包飯。

「喜歡就好。」我也提起湯匙,吃起飯來。

吃到一半,爸爸抬起頭,看著我,「聽媽媽說,妳交了男朋友?」

「呃……是啊。」我低著頭,不敢抬頭看爸爸的表情。

爸爸一邊吃飯一邊說,「爸爸我是不會反對,畢竟我也年輕過,所以不會說什麼,只要安全就好了。」

「嗯……」我胡亂的點頭。

「傑瑀,你打算在台灣多久?」爸爸轉向另一邊,看著傑。

「先把高中讀完吧。」傑答非所問的回應。

「是嗎……」爸爸低頭,把剩下的飯吃完後,就拿著柳橙汁喝了起來。

飯吃完後,爸爸說他累得要先去休息後就上樓了。

而我坐在客廳,打開電視看日劇,一幕一幕,我根本無心看,只是讓電視自己撥著節目。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