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一天早上,我比平常還要早起,我走到傑的房間,推開門。

一映入眼的是,一個有一百七十多公分的男生,一頭暗藍色頭髮碧眼,還對著我微笑。

「好像有入侵者闖入了喔!」那個男生一抹詭異的笑容,打量著我。

「雷,別這樣,她是我的恩人,是她收留我的。」傑擋在雷的前面。

「就是因為她,你想放棄外星人的身分,變成完完全全的人類?」雷坐到了床上,看著我,「值得嗎?」

這名為雷的男生,說的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為了我?

放棄外星人的身分,成為完完全全的人類?

他說的話,我怎麼好像在哪聽過。

「別說了。」傑氣的握緊拳頭。

「誰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我走進房內,關著門。

「算了,傑,就算你想這樣,上級是不會同意的。」雷無所謂的聳肩。

「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我走到傑旁邊,不懂他的意思。

「我走了。」雷說完後,就變成一道光,消失了。

我看向傑,「可以告訴我,他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嗎?」我盯著他看,心裡的不安無限的擴張,「為了我變成人類,是什麼意思,告訴我!」我氣憤的大聲,推了傑。

「我愛上妳了……」傑的眼神,堅定的彷彿在跟全世界宣布一樣。

「什麼?」聽了傑的話,不敢相信,「你明明說過,你不懂感情的啊!」我心情起伏再度提高。

「本來是這樣沒錯,但是我看到妳跟那個男生很好,我就覺得不舒服,想把妳拉到我旁邊,想關心妳,想為妳做任何事。」傑低頭,臉上紅了起來,但手緊握拳頭。

我聽完這些話,我呆滯了,我的腦袋當機了,腳像生根動也動不了。

「我愛妳。」傑走向前,把我擁入懷裡,緊緊抱著。

一聞到他身上的香味,我回神了,我用力的推開他。

「但我不愛你!」我氣得離開,離開傑的房間。

走回自己的房間,呆坐在床上,腦子裡不停轉著傑剛才說的話。

愛上我了?

一個外星人愛上我了。

還願意為了我變成人類,他在說什麼啊,他腦袋壞掉了是不是?

怎麼辦……

 

桌上的手機震動打斷了我的思考,我拿起桌上的手機,按下接聽鍵。

「喂,小星,我在妳家樓下了。」

梁脩豪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裡。

「……」我沒有開口說話,因為我不知道怎麼開口。

梁脩豪用很擔心的口氣,「怎麼了嗎?」

我勉強的開口,「沒事,我拿書包就下去。」然後就按下結束通話鍵。

我提起椅子上的書包,背好後,走下樓。

拿起鑰匙,走出門,看著背對我的梁脩豪轉身了。

「怎麼了,一大早沒精神的樣子。」梁脩豪走了過來,摸摸了我的頭。

「沒什麼,可能昨天太晚睡了。」我苦笑。

梁脩豪狐疑的看著我,「是嗎?」

「嗯,走吧。」我拉著梁脩豪的手,往前走。

「我覺得妳今天怪怪的。」被我拖著走的梁脩豪在後面滴咕。

我假裝沒聽到,直直的往前走,到了學校,看到舞台已經搭好了。

「真是不錯。」梁脩豪看著搭好的舞台,滿意的笑。

「那個你們是一年A班的科代嗎?」一個女生走了過來,頭低低的。

梁脩豪點頭,微笑著問,「是,怎麼了嗎?」

「我是一年B班的科代,我叫曲心裳,我們全部的科代認為,你們要上台說話一下,畢竟整個活動是你們辦的。」曲心裳淡淡的微笑。

「啊,要上台?」我緊張的問,「在全體師生面前嗎?」

曲心裳點點頭,「是的。」

聽完之後,我緊張的手心一直冒汗,「一定要嗎?」

曲心裳給了肯定句,「嗯,一定要。」

「好,到時候我們會上去的。」梁脩豪一派輕鬆的笑著。

「嗯,那麼八點四十五分的時候,請到舞台的後面。」說完後,曲心裳就走了。

「我一定要上台嗎?」我用著懇求的眼神,一直看著梁脩豪。

「當然,妳是我的夥伴,兼情人……」梁脩豪說的很肯定,後面三個字還是在我的耳邊說。

「我會緊張啦,我現在就緊張到心跳加速了。」我已經緊張到神智不清,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梁脩豪摸摸我的頭,「跟在我旁邊就好了。」

我嘟著嘴巴,表示不悅,「我不喜歡面對人群。」

「妳就看著我,這樣就不會注意其他人了啊。」梁脩豪牽著我的手,往樂團的教室方向走去。

我冷冷的說,「可是我不喜歡被人家注視的感覺。」

梁脩豪悶悶的,淡到不行在淡的口氣,「把台下的都當成是我,難道妳討厭我的注視嗎?」

我低著頭,一想到等等要上台我的心跳又開始加速了,「不是不喜歡被你注視,只是台下的都不是你。」

到了樂團的教室,梁脩豪打開門,走了進去。

楚洛風臉上掛著魅笑,「澄姑娘,早安啊。」

「唉唷,難得古代人的打扮那麼新潮。」梁脩豪看著盛裝打扮的楚洛風,冷嘲熱諷。

「澄姑娘,妳覺得我這樣穿好看嗎?」楚洛風完全不想理會梁脩豪,走到我的前面,轉了一圈。

我盯著楚洛風的全身,鴨舌帽,白襯衫,領帶到第二顆鈕扣,右胸前的鍊子和徽章,牛仔褲,皮帶很新潮,藍白格的帆布鞋。

我微笑道,「還蠻好看的,有偶像的感覺。」

小瀨從另外一間房間走了出來,「星澄,妳就不要誇他了,他的屁股都翹成這樣了。」

我盯著小瀨的全身,有英文字樣的斜肩的衣服,刷白的牛仔褲,白色的靴子,整個就是超好看的。

鐘侑伈厭惡的看著楚洛風,「他一大早來就在問,他的衣服好不好看,說好看他的表情就是像升天一樣,整個就不懂他在高興什麼。」

楚洛風自戀的站在鏡子前照來照去,「我只是很高興,難得我穿的那麼帥。」

「別理他。」小瀨沒好氣的瞪了楚洛風一眼。

「記得九點到後台去。」梁脩豪沒理會楚洛風的動作,看著其他人叮嚀。

「好。」小瀨點點頭。

「那我先去後台看看,先走了。」梁脩豪說完就牽起我的手,離開了。

我們走到後台,看著一堆人忙著走來走去,而看到我們的嚴凱學長走了過來。

嚴凱學長笑的挺高興的走了過來,「脩豪,你來啦。」

梁脩豪點點頭,「嗯。」

「一年B班的科代,借了很正式的服裝,當主持人看起來很專業。」嚴凱學長指著穿晚禮服的曲心裳。

「嗯,畢竟他們有排練過,所以看起來比較專業。」梁脩豪臉上掛著笑容。

「再過三分鐘就八點四十分了,活動也要開始了,我先去看看聲控。」說完後嚴凱就走了。

我看著已經拿起麥克風的曲心裳和她的夥伴,在布幕後等待。

很快的三分鐘過去了,喇叭傳出了聲音,布幕也拉起。

曲心裳和她的夥伴,走到舞台中央。

曲心裳拿起麥克風淡淡的笑,「大家好,我是一年B班的科代曲心裳,而他是林偉良。」然後介紹她的夥伴。

林偉良微笑道,「大家好。」

「嗯,在活動開始前,要先感謝讓我們辦這場活動的校長以及老師。」曲心裳往教師區鞠躬,「然後再感謝一年A班的科代梁脩豪和李星澄策劃這場活動。」

林偉良又接下去說,「那麼我們請一年A班科代的梁脩豪和李星澄,出來跟大家說幾句話。」說完後轉身,要我們走過來。

梁脩豪牽起我的手,走到舞台中央,林偉良拿麥克風給梁脩豪。

梁脩豪提起麥克風,微笑的說,「其實我覺得沒什麼話好說的,我只是希望大家能高興的看表演,這樣我就會很高興了。」

曲心裳靦腆的問,「說完了嗎?」

梁脩豪點點頭,把麥克風交給林偉良,然後就拉著我往後台走去。

直到走到後台我才回過神,對著梁脩豪大叫,「拜託,我緊張到我的靈魂飄走了啦。」

這時候在台上的主持人,開始介紹活動。

「那麼先請我們學校的樂團幫我們開場,歡迎SKY樂團。」曲心裳說完後,就往後台走,這時布幕拉了下來。

我看著楚洛風高興的拿著麥克風,走上來,而小瀨和鐘侑伈已經在位置上了。

接下小瀨敲打的鼓,布幕緩緩拉起,楚洛風的聲音也從喇叭傳出。

楚洛風激動得大叫,「大家準備好了嗎──」然後閉上眼,「帶來這首聯合公園的What I've Done。」

 

What I've Done
  過去的我
  I'll face myself,
  面對自我
  To cross out what I've become,
  將過去的我毀滅
  Erase myself,
  讓自己歸零
  And let go of what I've done
  埋葬過去的我

     作詞曲:LINKIN PARK    聯合公園的What I've Done

 

「怎麼沒有星探挖掘楚洛風啊?」我聽著楚洛風的聲音,不經想,這麼好聽的歌聲,怎麼沒人知道呢?

「不知道。」梁脩豪搖頭,表示不曉得。

「喔。」我聽著楚洛風的聲音,瞇著眼享受。

「脩豪,我們要叫飲料,你們要喝什麼?」嚴凱學長走了過來,拿著飲料的單子。

「烏龍綠兩杯謝謝。」梁脩豪自顧自的幫我說了。

「嗯。」嚴凱學長在單子上寫了兩橫,然後就離開了。

一首歌很快的就唱完了,楚洛風又開始講話。

「這首歌,要獻給追著夢想的人,而這首歌也是在下我,楚洛風寫的追夢人。」楚洛風一說完,又開始唱了。

 

追夢人   詞曲:楚洛風

 

夢想 遙不可及的翅膀

我努力追求 我想要的 我喜歡的

 

跌倒了 哭泣了 

提起手 擦去臉龐流下的淚水

 

累倒了 倦怠了

停下腳步 休息再繼續往前走

 

不怕苦 不怕累

為了夢想 就算辛苦 我還是會不停的走

 

夢想不是幻想 更不是遙不可及

只要努力 只要往前走

那麼 夢想一定會實現

 

因為追夢人 還繼續走著

直到夢想實現

 

「雖然楚洛風平常都像個古人,這時候的他真像個才子。」聽著楚洛風的歌詞,不經讚嘆。

「別在一直誇獎楚洛風,我會吃醋。」梁脩豪靠在我的耳邊,喃喃自語。

「我只是老實說而已,他有他的優點,你有你的有點嘛!」我裝可愛的吐吐舌頭。

梁脩豪曖昧的微笑,「這次就饒過妳,下次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早上的開場最後一首歌,楚洛風唱五月天的戀愛ING做早上的結尾。

 

中場休息時間,我們在樂團的教室內休息。

「在休息兩分鐘,就快去那個彩虹橋感謝師長的活動吧。」梁脩豪吸了一口飲料,對楚洛風說著。

「我知道。」楚洛風塞了一顆喉糖到嘴裡。

「走吧。」鐘侑伈背起木及他,催促楚洛風。

「好啦。」楚洛風不情願的起身,「想把我操死就對了。」然後率先走出去。

鐘侑伈跟在後頭,然後把門關了起來。

接下來,我們就趴在桌上稍做休息一下。

 

過了不知道多久,一陣腳步聲,和開門聲,吵醒了我。

我睡眼惺忪的望向發出聲音的地方,楚洛風和鐘侑伈走了進來。

「辛苦你們了。」我揉揉有點累的眼睛。

「我要喉糖。」楚洛風一進來就大喊要喉糖。

我抓起桌上的一顆喉糖,放到楚洛風的手上,「休息一下吧,下午一點多的時候,還要上台呢。」

「嗯。」楚洛風點點頭,把喉糖塞到嘴裡,然後坐到椅子上。

「等等,壽司就送來了。」我看著牆上的時鐘,已經十二點了,「你們一定肚子餓了吧?」

楚洛風摸著肚子,「餓慘了……」然後拿起一個保溫瓶,把背蓋打開,咕嚕嚕的喝了熱飲。

我指著那個保溫瓶,「你喝什麼啊?」

楚洛風把喝完的保溫瓶放回桌上,「保護嗓子的。」

突然門打開了,嚴凱學長把一袋壽司拿了進來。

「辛苦你們了。」嚴凱把那一袋壽司放到桌上。

梁脩豪起身,道謝,「學長,謝謝你。」

「不客氣,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記得一點十五分到後台去集合。」說完後,嚴凱就離開了。

「趕快吃吧。」梁脩豪把壽司從袋子裡拿出來,然後拿給其他人。

「我開動了。」小瀨合掌,像日本人吃飯一樣,先講開動在開始吃。

「這家壽司很好吃耶!」鐘侑伈打開塑膠和,拿起一個壽司塞到嘴裡,一臉幸福樣。

「這裡還有味增湯。」梁脩豪把一碗碗的味增湯放到他們旁邊。

「我吃完了。」小瀨把壽司吃完後,就拿起味增湯,打開蓋子,拿著塑膠湯匙緩緩的喝起湯來了。

「明天有什麼計畫嗎,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楚洛風邊吃壽司邊說著。

「我沒有空。」我一想到明天媽媽要回美國,而爸爸要回來就顯得有些高興。

我的爸爸,有著一百七十三公分,雖然年紀已有四十歲,但卻沒有啤酒肚和鮪魚肚,反而全身肌肉是結實的。

爸爸人很好,對我更是寵愛有加,記得我有印象以來,只要我要求什麼,爸爸就會盡力滿足我的需要。

怎麼形容我的爸爸,我想是朋友,媽媽則說我比較像爸爸的情人,因為我的爸爸真的對我超好,或許因為家裡只有我一個小孩,所以把全部的心力花在我身上吧。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一點十五分了。

「時間差不多了,走吧。」鐘侑伈把吃完剩下的盒子丟入袋子中,拿起一張衛生紙擦了嘴唇上的油膩。

「等等,我在吸一口飲料。」小瀨拿起飲料,吸了一大口,然後放下飲料,起身跟在鐘侑伈後頭。

「時間怎麼那麼快──」楚洛風這時回神了,不停哀嚎,不情願的起身,跟著走出去。

「他們真是辛苦。」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

「等活動結束後,他們就可以好好放輕鬆了。」梁脩豪把吃完的剩的盒子收進袋子裡,走到我身旁,「去看他們表演吧。」然後走到我旁邊,伸出手。

「好。」我把剩的盒子收一收,然後舉起手,放到梁脩豪的手掌上。

我們走到活動後台,剛好楚洛風正在唱張震嶽的思念是一種病,台下的人,跟著音樂,緩緩搖動,而旁邊的老師席,每個老師都是掛著滿意的笑容。

 

我不會奢求世界停止轉動
  我知道逃避一點都沒有用
  只是這段時間裡 尤其在夜裡 還是會想起難忘的事情
  我想我的思念是一種病 久久不能痊癒

        作詞/作曲:齊秦/張震嶽  編曲:張震嶽/吳蒙惠/黃冠豪

 

一首歌結束,台下拍手拍得好大聲,只見楚洛風把食指放到唇上,要台下安靜。

這時喇叭傳出熟悉的前奏,庾澄慶的情非得已。

 

只怕我自己會愛上你 不敢讓自己靠得太近
  怕我沒什麼能夠給你 愛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氣
  只怕我自己會愛上你 也許有天會情不自禁
  想念只讓自己苦了自己 愛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作詞:張國祥 作曲:湯小康 編曲:Jamie Wilson

 

喇叭的聲音緩緩的結束。

「各位聽了還過癮嗎?」楚洛風對著麥克風喊,一抹魅笑。

台下也很配合的大叫,「啊──」

「帶來這首,Tank的專屬天使。」楚洛風很深情的開口,對著台下揮手。

 

沒有誰能把妳搶離我身旁 

妳是我的專屬天使 唯我能獨佔
  沒有誰能取代妳在我心上 

擁有一個專屬天使 我哪裡還需要別的願望

              作詞:施人誠 作曲:Tank 編曲:呂紹淳

 

音樂聲緩緩的消失,台下的掌聲,一聲聲的安可聲,此起彼落,「安可──」

楚洛風望向右側的布簾後的主持人,用眼神示意。

而曲心裳看到我們也在台後,馬上跑了過來。

曲心裳把麥克風放在身後,聲音略低的問,「在讓他們唱一首可以嗎?」

「嗯,就在一首。」梁脩豪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了。

曲心裳接到答應聲,馬上跑上台的右側的布簾,比了個OK

楚洛風接到訊息後,點了點頭,「那麼帶來這首,我最愛的歌,邦喬飛的All About Loving You。」楚洛風看了鐘侑伈,表示可以開始了。

 

You can take this world away
  你可以帶走整個世界
  You're everything I am
  你是我的一切
  Just read the lines upon my face
  看看鏤刻再我臉上的情意
  I'm all about loving you
  全是愛你
  All about loving you……
  全都是愛你的一幕幕……

 

歌曲一結束,小瀨和鐘侑伈,一鞠躬,然後離開台上。

「謝謝……」楚洛風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鞠躬後,跑到後台。

「還好這首歌之前常練,否則你就要清唱了。」小瀨用手在臉龐搧風,臉頰因為熱微微的泛紅。

鐘侑伈揮揮手,諷刺意味的看向楚洛風,「清唱,別傻了,他的歌喉不行啦!」

「鐘、侑、伈!」楚洛風咬牙切齒,額冒青筋,這表示,他有些不爽,「妳太過分了。」冷哼了一聲,離開後台,不知走去哪。

楚洛風的動作,讓我們四個當場傻眼,不知要如何做反應。

「這次他真的生氣了。」梁脩豪看著楚洛風離開的方向。

「玩笑開過頭了,我去跟他道歉。」鐘侑伈一說完,也跟著離開了。

「唉呀呀,真是糟糕。」小瀨看著離去的兩人,無奈的笑了笑。

「他們從以前就是這樣,別理他們。」梁脩豪無所謂的聳聳肩,然後看著台上的節目。

「接下來是戲劇社帶來的表演。」曲心裳拿起麥克風,臉上帶著微笑,「音為愛」然後緩緩的退到右布幕後。

看著活動單的介紹,這齣戲不長,四十五分鐘就結束了。

 

故事是描寫著,一個愛音樂的男孩以及女孩的相遇。

那是高中的夏天,那個喜歡音樂的男孩,時時刻刻背著一把吉他,到處彈奏唱歌。

這時女孩不小心經過他的身旁,聽到他的歌聲,而被他吸引。

因此擦出了火花,女孩本身就有學音樂的底子,所以跟他一起組樂團,玩音樂。

但不巧的是,被女孩的父母發現,她和一個男生走得非常得靠近,所以決定讓女孩離開台灣,好讓她忘記那個男孩,女孩帶著難過離開了台灣,但男孩卻不知道她的離開。

後來那個男孩知道了這件事後,難過的再也不開口,也不笑了。

初夏的相遇,夏末的分離,那男孩決定,從此再也不碰吉他,以及那首他們相遇的歌曲。

 

劇終,演員們上台一鞠躬,然後下台了,底下的人也不令色的給予掌聲。

林偉良舉起麥克風,「接下來是熱舞社帶來的表演。」

說完後,喇叭傳出了音樂,很有節奏性的音樂。

四男三女帶著帽子,跳到場中央,開始跳起HipHopBreaking

台下的女生,瘋狂的尖叫。

一個一個高難的動作,大風車,頭轉,後空翻,插秧,膝蓋太空漫步,都難不倒他們。

音樂停了之後,他們擺了姿勢作結束,然後就跳來跳去的離開了舞台。

曲心裳走到舞台中央,提起麥克風,「接下來,也快到活動得尾聲,評審們也把最後的成績交給了後台,節目的最後,讓我們歡迎──」

曲心裳和林偉良齊聲說,「Sky樂團!」

說巧不巧,這時楚洛風跟鐘侑伈,剛好回來,一回來就馬上衝上台。

「為了快要畢業的學長姐,我們帶來這首歌隱形的翅膀。」楚洛風對著台下揮手。

 

不去想 他們 擁有美麗的太陽
  我看見 每天的夕陽也會有變化
  我知道 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
  帶我飛 給我希望
  我終於看到 所有夢想都開花
  追逐的年輕歌聲多嘹亮
  我終於翱翔 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裡會有風就飛多遠吧

         作詞:王雅君 作曲:王雅君

 

楚洛風在歌曲的間奏,淡淡的配合音樂說,「只要有夢,就要繼續追逐,為有這樣,才能實現夢想。」楚洛風仰頭,看著天空,「讓我們微笑道別,手牽著手,一起走下去。」

唱著歌曲,台下的感染了悲傷,哭的哭,眼眶泛淚的忍住不笑。

「接下來的歌曲是,Twins的瓶中沙。」

 

四季在變化  秋冬又春夏 問你知道嗎  年少在尷尬  
  說過的笑話  曾經吵的架  我們牢記它  友誼在長大
  讓青春喧嘩  我們大聲的表達  將未來的地圖重畫

                    作詞:方文山 作曲:五月天

 

「在鳳凰花紛飛的日子裡,也許我們即將告別,要往下一個夢想的踏板跨去,但是呢,回憶是不會斷,會永存在腦裡的,就算十年,二十年了,那些回憶都是最美好的。」楚洛風用著真感情,緩緩說道,充滿日文式的道別,「櫻花紛飛的日子裡,手裡拿著畢業證書,互相擁抱告別,臉上掛滿了淚水,互相點頭而笑,就算捨不得,我們還是要往前走。」說完後牽強的笑著。

「最後的一首歌,獻給最好的朋友──」楚洛風轉身,手拿麥克風,低頭。

 

這些年 一個人 風也過 雨也走
  有過淚 有過錯 還記得堅持什麼

  真愛過 才會懂 會寂寞 會回首
  終有夢 終有你 在心中

  朋友 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 不再有
  一句話 一輩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 不曾孤單過 一聲朋友 你會懂
  還有傷 還有痛 還要走 還有我

                        作詞:劉思銘 作曲:劉志宏 編曲:洪敬堯

 

一唱完,台下全哭成一片,這時曲心裳和林偉良走了出來,而楚洛風和鐘侑伈走到後台,小瀨回過神後,也跟在後頭。

 

曲心裳拿著一張淡藍色的信封,拆了開來,「看來今年的實力不容小覷啊,接下是第三名,第三名是──」

林偉良高興的笑,「第三名是二年B班的勁歌熱舞。」

「那麼來公佈第二名,第二名是──」林偉良拿著米黃色信封,拆了開來。

曲心裳看了米黃色信封一眼,「街舞社。」

「嗚喔喔──」街舞社的當場跳起麥克傑克森的招牌動作。

「好感動啊,我也快哭了,在那麼感動的氛圍下,我們還是要介紹冠軍以及其他名次啊!」曲心裳拿起一張信封,拆了開來,「來公佈今天的第一名,第一名是──」

林偉良神秘的笑了一會後,「戲劇社。」

「啊──」戲劇社的女生在台下的一角尖叫了。

「嗯,沒有得名的同學們也不要氣餒喔,明年再捲土重來,讓老師們知道,你們也是最棒的!」曲心裳大聲的勉勵,低頭沒有的獎的班級。

林偉良屏住呼吸,緊張的拆開紅色的信封,「在來最後一個獎,最厲害團體獎,這個獎我們頒給──」

曲心裳盯著那張紅色的信封,看了之後,臉上掛著高興的笑容,「Sky樂團,感謝他們今天為我們唱了那麼多好聽的歌曲。」

喇叭緩緩的傳出輕音樂,表示活動也結束了。

「那麼今天的活動就到這裡,明年的這個夏天,會有更棒的活動,請大家敬請期待──」曲心裳高興的聲音不斷提高。

曲心裳和林偉良異口同聲的說著,「那麼大家再見!」然後一起揮手。

這時布幕緩緩的降落。

「活動終於結束了。」我看著台上的燈光消失,高興的心情不斷高漲。

「是啊。」梁脩豪點點頭。

「不過真是辛苦他們了呢。」我看著楚洛風和小瀨,還有鐘侑伈的疲倦樣,就不捨。

楚洛風走了過來,很疲倦的淡淡說,「我要先回去休息了……掰掰喔。」說完後就離開了。

「星澄,禮拜一見囉!」小瀨雖然很疲倦,但臉上還是掛著笑容。

「好,趕快回家休息。」我點點頭,然後推著小瀨,要她趕快回家。

「嗯,掰掰。」小瀨對著我們揮手,然後離開了。

而鐘侑伈不知道什麼時後就消失了。

「脩豪,你們也回去休息吧,剩下的我們會收拾。」嚴凱走了過來,要我們趕快回去休息。

「好。」梁脩豪點點頭,「那阿凱學長,你也要趕快收拾完,趕快回去休息。」然後對著嚴凱道見。

嚴凱點點頭,然後就轉頭走人了。

「走吧,我送妳回家吧。」梁脩豪牽起我的手,走離開學校,緩緩的走在路上。

走在路上,我不停的望著天空,一想到回家要見到傑,我就想起那件事。

「脩豪,你相信有外星人嗎?」我不知道為什麼,不經大腦的脫口說出。

「外星人?」梁脩豪不懂我問話的含意,「外星人,怎麼了嗎?」

「也不是怎麼了,只是想問你相信有外星人嗎?」我還是想問,問他相不相信。

「相信啊。」梁脩豪用了很認真的表情回答我。

「如果有一天,有個外星人,在你家門口昏倒了,你也很好心救了他,事後他有告訴你,他愛上你,而還告訴你,他願意為了你,變成人類……」我心跳緊張的漏了好幾拍,「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做?」我停下腳步,很認真的看著梁脩豪。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妳……」梁脩豪狐疑的看了我一會。

「不,我只是好奇的問,沒有什麼,如果你不想回答,我也不會強迫你回答。」我緊張的心臟揪了一下,然後往前走。

「妳到底怎麼了?」梁脩豪拉住我的手,要我停下腳步,「妳從早上就怪怪的,只是我不想問,怕妳難過,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然後拉我進入他的懷抱裡。

「我沒事,我想趕快回家休息。」我一抹苦笑,不想自掘墳墓,如果讓梁脩豪這件事情,傑是外星人這件事情,一定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好吧,等妳想告訴我,在告訴我吧……」梁脩豪嘆了口氣,表示不在追究事實到底如何。

然後我們一路上沉默,誰也沒開口。

直到我到家,揮手向梁脩豪道見,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很難過。

回到房間,馬上倒向柔軟的床上,閉上眼就睡著了。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