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一天早上,看著穿好衣服的傑,坐在飯桌前吃早餐,我緩緩走過去。

「小澄啊,好好的帶傑瑀去認識新的校園啊!」媽媽把一片土司遞給我,然後開心的笑著。

「喔。」我含糊的回應,咬下一口吐司,喝了一口牛奶,把食物吞下肚。

終於在十分鐘內吃完早餐,我提起書包,看了傑一眼,「走啦。」

「嗯。」傑笑得開心,把書包提著,跟著我。

我一打開門,梁脩豪的笑臉,我走近他。

「為什麼,妳表哥穿我們學校的衣服?」梁脩豪看到傑就,眼神就開始怪異。

「我舅舅要他回來台灣完成學業,大概這樣吧,其實我也不久前才知道。」我往前走了幾步回頭,「走吧。」

梁脩豪看了傑一眼,「嗯。」然後牽起我的手,往前走。

「他幾歲啊?」梁脩豪用餘光看著跟在我們後頭的傑。

「大我們一歲。」我思考了一下,「怎麼了嗎?」

「沒事。」梁脩豪笑笑的,然後又想到了什麼,「我等等要去監督楚洛風,要一起去嗎?」

「我要帶他去學務處,然後陪他去認識校園,把事情處理完了再去。」我回頭看了傑一眼,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還要回班上聽一件事,我再告訴你。」我笑呵呵拉緊他的手。

「什麼事,讓妳那麼開心啊?」梁脩豪故意壓低身子,臉靠近我。

「等我去聽了再告訴你嘛。」我用食指推著他的額頭,推開適當的距離。

「嗯哼。」梁脩豪用另一隻手抓住我的食指,臉又靠近了。

「不要鬧了啦,上課會遲到。」我抽回被握住的食指,往前走。

「好、好、好。」梁脩豪往前走,拉住我的手,微笑的看著我。

跟在後頭的傑,從頭到尾都沒說上任何一句話。

到了學校後,就先跟梁脩豪分開,我帶著傑去學務處找主任。

「主任,你好,他是今天要報到的邱傑瑀。」我走到主任的辦公桌前,拉著傑站在我旁邊。

「他的班級是二年B班。」主任拿著一本學生手冊給了傑,轉頭看我「我知道妳是一年A班的科代,麻煩妳帶他去他的班級。」說完後就低頭寫東西。

我拉著傑走出學務處,看了他一眼,「走吧,我帶你去教室。」然後就轉身走上樓。

「澄,我跟妳不同班嗎?」傑傻傻的抬頭望著我。

「當然沒有跟我同班,大我一歲的表哥,怎麼可能跟我同班呢。」我沒有轉頭看傑,踏著緩慢的步伐,走向三樓。

「喔……」傑好像有聽沒有懂似的,隨便回答我。

到了二年B班的教室門口前,老師看到我們站在門口,就走了出來。

「妳是一年A班的科代,他是轉學生嗎?」老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打量著傑。

「是,他是我表哥,剛從澳洲回來的。」我點點頭,微笑的回答老師。

老師看了我一眼,「邱傑瑀,是嗎?」轉頭看著傑。

「是。」傑臉上掛著笑臉。

「好了,跟我進來吧。」老師先走,然後轉頭看傑,要他跟著。

我看著傑跟著二年A班的老師進去後,我就轉身離開了。

走著回班上的走廊上,看著只有幾個學生走在走廊上,才想到現在是班會時間。

才剛走到教室,就看到小潔走了出來,而手上拿了一疊課本。

「小星,早。」小潔看著我臉上充滿著閃亮亮的笑容。

「去哪?」我故意不看她臉上的表情。

「交班會課本。」小潔說完就繼續走。

「我幫妳拿一點吧。」我伸手,等小潔把一半的課本給了我。

「謝謝。」小潔一臉感謝的樣子。

我們兩個肩並肩的往前走,我看著小潔的臉,想起了那個點子。

「看妳臉上的表情,計畫成功了吧?」我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就一直在猜想。

「嗯,很成功,還讓我們更恩愛了。」小潔臉上洋溢著幸福。

「要不要講一下過程啊?」我期待的看向小潔。

「可是……」小潔害羞的臉,遲疑要不要說的嘴巴開了又合。

「難不成你們做了十八禁的事情?」看著小潔的表情,我更好奇了,用著有色眼神看向小潔。

「當、當然沒有,只是……」小潔聽完口吃的更嚴重,臉紅的像煮熟蝦子,嘴裡把遲疑的話又吞了回去。

「沒有,不然是怎樣?」我不耐煩的等待,小潔說出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照著妳的計畫這樣,成功了是沒有錯,但他卻說以後不准這樣,還面有難色的用手遮著臉。」小潔頭往上抬,慢慢的說出昨天的事情,還深深的嘆口氣,「他是不是討厭我了?」眼神低落,難過的眼睛裡的淚水都要流了下來。

聽小潔那麼說,原來學長還算是正人君子,沒趁機霸王硬上弓。

看來學長很愛小潔,不然也不會對小潔說這樣的話。

面有難色,我看是在忍耐吧,畢竟一個未滿十八嘛,呵呵。

「我跟妳保證,他一定愛慘妳了。」我似笑非笑的看著小潔。

「為什麼能說的,那麼肯定?」小潔抬起頭,不懂我話裡的玄機。

「嗯哼哼,就是那麼肯定。」我翹高鼻子,自信滿滿的往前走。

「對了,妳跟科代呢?」小潔一臉期待著看著我,「幾壘了?」

「喂,什麼幾壘了,我們談的是純戀愛,妳想哪去了?」我沒好氣得瞪了小潔一眼。

「我還以為已經……」小潔失望的低著頭。

「以為怎樣?」我回頭看著小潔,臉上充斥著不高興三字。

「唉唷,沒事啦,呵呵呵……」小潔打哈哈的帶過,沒再提問。

很快的到了輔導室,我用一隻腳放在門的縫隙,使勁的推開門。

小潔看著裡面的老師,大喊了一聲,「報告。」

一個坐在桌前的老師緩緩的抬起頭,「什麼事?」

「交班會課本。」小潔看向出聲的地方。

「放在那邊的桌子上。」老師伸出一隻手,指著牆角的長桌。

「謝謝,老師。」小潔很有禮貌的鞠躬。

我走到長桌前,把手上的班會課本放桌上,小潔也跟著把手上的課本疊上去。

放好後,走出了輔導室。

「好了,那我有事先走了。」我轉身,要走去樂團室。

「科代會裡很忙嗎?」小潔看著我的背影。

「嗯,活動結束就會正常上課了。」我轉頭,附上微笑。

「加油喔,我也要回教室了。」小潔轉向另一邊,然後離開了。

拉好書包,往樂團的教室方向去,到了門前,我輕輕的拉開門,音樂聲傳入了耳裡。

我看到坐在角落的梁脩豪,慢慢的走過去,坐到他旁邊。

「回來啦。」梁脩豪把一疊紙拿給我,「這是阿凱學長收齊的三年級活動單。」說完又從書包裡拿出一疊紙,給了我「幫我按照年級高低排好好嗎?」說完後就轉身在EPC上打了幾下鍵盤。

我動手把一疊一疊紙分開,「嗯。」

周圍的音樂聲停止了,拿著麥克風的楚洛風走了過來。

楚洛風累的坐在椅子上,有點命令式的口吻,「脩,幫個忙,去買飲料好不好,快渴死了。」

「我很忙好不好。」盯著EPC的梁脩豪沒轉頭,然後從皮夾裡抽出一張紙,丟給了楚洛風,「想喝什麼自己叫,我在幫你拿進來。」

「喔……」楚洛風低頭,思考著要喝什麼,「你們要喝什麼?」然後抬頭望向小瀨和鐘侑伈。

「梅子綠。」小瀨提起鼓棒,在鼓上敲打了幾下。

「洛神花茶。」鐘侑伈彈了幾個音。

「嗯。」楚洛風點點頭,從口袋拿起手機,看向我和梁脩豪,「那你們呢?」

盯著EPC的梁脩豪,開口,「烏龍綠。」

我看向楚洛風,微笑道,「我也一樣。」我把資料整理好,然後放到梁脩豪的桌子旁。

「嗯。」楚洛風拿著手機,輸入號碼,開始講電話,講完後,「十五分鐘後來。」

「楚大俠,繼續練吧。」鐘侑伈撥著貝斯,一臉不耐煩。

「都練了兩個小時,休息一下啦。」楚洛風把放在桌上的歌譜拿起來,哼哼唱唱的。

「這是你寫的歌?」我走向楚洛風,盯著歌譜上的歌詞。

「嗯。」楚洛風笑笑的點點頭。

「好厲害喔。」我不敢相信的讚嘆著。

「想聽嗎?」楚洛風拿起歌譜,站了起來。

「嗯。」我點點頭。

「好。」楚洛風清清喉嚨,咳了兩聲。

 

追夢人   詞/曲:楚洛風

 

夢想 遙不可及的翅膀

我努力追求 我想要的 我喜歡的

 

跌倒了 哭泣了 

提起手 擦去臉龐流下的淚水

 

累倒了 倦怠了

停下腳步 休息再繼續往前走

 

不怕苦 不怕累

為了夢想 就算辛苦 我還是會不停的走

 

夢想不是幻想 更不是遙不可及

只要努力 只要往前走

那麼 夢想一定會實現

 

因為追夢人 還繼續走著

直到夢想實現

 

楚洛風滿意的笑,表示唱完了。

我不停的鼓掌,「很好聽,好厲害。」

「沒什麼。」楚洛風把譜放在桌上,走向梁脩豪,「你在忙什麼啊?」

「修改一些東西,趕快把我今天給你的歌練一練啦。」梁脩豪揮手把楚洛風打發走。

「嗯哼哼,真是的,那些歌以前就會,只要練個一兩次就可以了。」楚洛風自信滿滿的聳肩,表示那些根本沒什麼小意思而已。

「是是是,那就趕快去練。」梁脩豪不耐煩的瞪了楚洛風一眼。

「飲料差不多要來了,我去拿。」我看著牆上的時鐘,差不多十五分鐘了,起身要走出去。

「我跟妳去拿。」小瀨放下鼓棒,跟在我後頭。

離開樂團的教室,要走去校門口。

小瀨用很擔心的口氣,「妳跟脩,還好吧?」

「很好啊。」我不懂她問這話是什麼意思。

「嗯,我不希望小紀的事情,讓你們有什麼變化。」小瀨拉著手,一臉期盼的樣子,「脩,他是個很溫柔的人,我希望他跟妳在一起會比較幸福。」

「嗯,我知道,他是一個很溫柔的人。」我點頭,臉上掛著微笑。

走在長廊上,陽光從玻璃折射了過來,很亮很刺眼。

小瀨突然想到什麼事的欲言又止,考慮了一會,「脩,有寫過一首歌,那首歌很好聽……」

「歌?」我看向小瀨,疑問。

「嗯,一首情歌。」小瀨點點頭。

「情歌……」我感覺喉嚨好像卡道什麼,很難過。

「對不起,我不是說出來讓妳難過的……」小瀨一臉擔心,一直安撫我。

「沒關係,我現在跟他在一起,知道他的過去也沒關係。」我牽強的笑著,心裡有些難過。

「星澄,我可以問妳一件事嗎?」小瀨很認真的看著我。

「什麼事?」我往前走,一直走。

「如果現在小紀回來了,要求妳和脩分手,妳會怎麼做?」小瀨拉住我的手,很認真,很認著的表情問我。

「如果脩豪,還是喜歡她的話,我選擇退出,我不忍心看著心愛的人痛苦……」說完這段話我勉為其難的把嘴角往上揚。

「妳果然跟楚大俠說的一樣,溫柔賢淑。」小瀨微笑的拉住我的手,往前走。

「溫柔賢淑,楚洛風好像古代人喔。」我不敢相信,楚洛風竟然會用溫柔賢淑來形容我。

「沒辦法,他喜歡金庸,更愛武俠小說,所以有點走火入魔的程度了。」小瀨用很無奈的口氣說著。

「他到底看了幾年的武俠小說啊?」我很難想像,有人看武俠小說看到走火入魔的程度。

小瀨一隻手指著下巴思考,「據他本人所說,從他識字以來就抱著金庸猛看了,外加其他的武俠小說。」

「識字,那不就幼稚園,怎麼可能啊,他唬人喔?」我不相信的猛揮手。

「不知道,那是他說的。」小瀨聳肩表示不知道,楚洛風到底說的是真是假。

終於走到了校門口的守衛室,提著飲料的店員把飲料給我,錢收走後就離開了。

「小瀨,妳是不是喜歡日本的團體?」我盯著她的頭髮,不經這樣問起。

「是啊,妳怎麼知道?」小瀨驚訝的盯著我瞧。

「因為我覺得妳很像一個日本團體的主唱。」我在腦裡找尋那個團體的名字,是哪個團體呢?

我們兩個異口同聲說出,「LM.C。」

小瀨聽到之後更驚訝了,「妳怎麼知道,這個團體?」

「因為我很喜歡看日本的節目啊,大概一些團體我也知道。」我笑呵呵的看著小瀨。

小瀨高興的問,「那妳知道LEAD嗎?」

我點點頭,「我知道,他們的歌也很聽。」

「邁向嶄新的季節,妳有聽過嗎?」小瀨拿出她的手機,按了幾個按鍵。

「好像有聽過,又好像沒聽過。」我思考了一會,在腦裡想著這首歌的旋律。

「我放給妳聽。」小瀨把手機放到我的耳朵旁,按下播放鍵。

歌曲撥了快一分鐘,聽著旋律,我微笑道,「還蠻好聽的呢。」

「嘻嘻……」小瀨笑嘻嘻的把手機收入口袋。

我們高興的提著飲料,走到樂團的教室,把飲料分拿給大家。

我拿著一杯烏龍綠,走到了梁脩豪的面前。

「喏。」我把烏龍綠放到梁脩豪的手上,並且把吸管插好。

「謝謝。」梁脩豪道謝後,吸了一口,然後放到旁邊,又開始忙的敲打鍵盤。

「澄姑娘,別理他的啦,過來這邊聊聊。」楚洛風坐在椅子上,揮手要我過來。

「聊什麼?」我走了過去,拉了張椅子坐在小瀨旁,與楚洛風面對面。

「嗯,妳有看過什麼武俠小說嗎?」楚洛風喝了一口飲料,從桌上拿著散落的喉糖,嗑了一顆。

「武俠小說是沒有,不過我是有玩過一款遊戲啦,我不知道有沒有玩過。」在我的印象當中,武俠出現在我腦還裡的就只有那款遊戲而已。

楚洛風好奇的問,「哪一款?」

我拿著飲料吸了一口,微笑道,「仙劍奇俠傳。」

「喔喔喔,我知道、我知道!」楚洛風激動得差點連嘴裡的喉糖都要飛出來了。

「唉,每次啊,只要講到有關武俠的東西,他就這樣不知道在激動什麼的。」鐘侑伈無奈的聳肩,然後又安靜的喝著飲料。

小瀨又補了一句,「我看是走火入魔了吧。」

「喂,太過分了吧,喜歡武俠又不是錯。」楚洛風憤憤的瞪的小瀨和鐘侑伈。

「就算喜歡也沒人像你這樣,稱女生為姑娘,盡說一些別人說聽不懂的古語。」鐘侑伈瞪了楚洛風一眼,無奈的搖頭。

「對啊,要不是你是樂團主唱,別人搞不好你是從歷史課本走出來的人物。」小瀨也跟著無奈搖頭,不在說話。

其實一個人喜歡什麼,都無所謂,只要那個人心地善良,不做壞勾當,這樣就好了啊。

看著低頭難過的楚洛風,我開口了,「我覺得……其實喜歡武俠小說沒什麼不好。」然後附上一個微笑。

「妳是第一個這樣說的,讓我實在太高興了。」楚洛風高興的握住我的雙手。

「說話就說話,別吃我女朋友的豆腐。」梁脩豪一臉不高興的往楚洛風的手看。

「抱歉、抱歉。」楚洛風鬆開手,一臉歉意。

「休息夠就趕快練習,明天就要表演了。」鐘侑伈把飲料放在桌上,看了楚洛風一眼後,就拿起貝斯,開始彈起前奏。

「等等我。」小瀨也跟著放下飲料,走到鼓前,拿起鼓棒,開始跟進。

楚洛風則是聳肩,拿起麥克風,在前奏結束,進入歌曲,也開始唱了。

我走到梁脩豪旁邊,坐在梁脩豪旁邊,我把身體靠向梁脩豪的背。

「怎麼了,累了嗎?」梁脩豪盯著EPC壓著聲音問著。

「沒有,只是覺得你好忙。」我搖頭,靠向他,幫他按摩著肩膀。

「明天之後就不會忙了,接下來我會花很多時間陪妳,妳最好有心理準備。」梁脩豪抓著我的手,微笑的摸著我的頭。

「那就趕快吧,這樣就可以比較早休息。」我把梁脩豪轉回EPC前,要他趕快忙。

「好。」梁脩豪又開始認真打起鍵盤。

我沒有再去打擾梁脩豪,而是開始專注的聽楚洛風唱歌。

這首歌我聽過,是西洋老歌Lemon Tree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yesterday you told me
  我納悶著為什麼你昨天告訴我那些話
  bout the blue blue Sky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在等待的時刻只見憂鬱藍色的天空
  a yellow lemon-tree I'm turning my head up and down
  一顆黃色的檸檬樹,我起舞的下上旋轉我的手
  I'm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around
  我旋轉 旋轉 旋轉 旋轉 旋轉 繞著圓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 yellow lemon-tree
  然而在我眼裡只有一顆檸檬樹

          作詞:Hinkel/Fredent Haler   作曲:Hinkel/Fredent Haler

 

一首老歌唱過,很好聽,也很懷舊,一唱大家就知道。

聽了一整天的歌,好像在置身在演唱會一樣。

 

到了傍晚,六點多。

練習終止,楚洛風放下麥克風,走到椅子旁坐了下來。

小瀨則是把鼓棒丟著就衝到廁所去了。

鐘侑伈把貝斯放好後,背起背包,道見後就離開了。

「把他們操成這樣,明天不能表演怎麼辦。」我擔心的看著離開的鐘侑伈和坐在椅子上的楚洛風。

「為了表演能成功,只好這樣了……」梁脩豪表情很難過,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楚洛風整個累到不想說話,只是揮手就離開了。

小瀨從廁所走了回來,「我要回家休息了,明天見。」說完後就背起背包,「鑰匙在桌上,記得鎖門。」然後就離開了。

「我送妳回家吧。」梁脩豪微笑的拉起我的手,然後拿起桌上的鑰匙。

離開樂團的教室,鎖上門,走到校門時,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影。

「妳表哥,該不會一直在等妳吧?」梁脩豪聲音極不悅。

「我不知道,你在這等我。」我鬆開梁脩豪的手,走了過去。

「澄,走吧,一起回家。」傑臉上掛著笑容。

「你知不知道,這樣造成我的困擾。」我沒好氣的瞪了傑一眼。

「可是……我不記得路。」傑抓抓頭,難以啟齒的樣子。

這外星人是怎樣,就是喜歡添麻煩嗎?

氣死我了。

「唉……」我無奈的搖頭,轉身走回梁脩豪旁邊,「抱歉,我表哥,要我跟他回去。」我一臉歉意的看著他。

「沒關係,有人陪妳就好了。」梁脩豪臉上掛著微笑,表示不在意。

「嗯,那再見了,路上小心喔。」我瞇眼笑,並且叮嚀。

「嗯,掰掰。」梁脩豪道見後,轉身離去了。

我緩緩走向傑,又瞪了他一眼,「拜託,你不是萬能的嗎,怎麼連點路都記不得呢!」

「嘿嘿……」傑沒回話,只是傻傻的笑著。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外星人吃錯藥了?

不是很厲害嗎,怎麼突然變笨了?

不是說是萬能的,一夕之間就變成這樣,難道怎麼了嗎?

接下來的日子,看來我難過了。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