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打開門,迎接我們的是笑容可掬的媽媽。

媽媽一看到梁脩豪就問,「你就是我家寶貝的男朋友是嗎?」

「伯母,你好。」梁脩豪馬上打招呼,表示禮貌。

媽媽看的梁脩豪的表情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叫什麼伯母,叫李媽媽就好了。」笑容依然不減,反而越閃了。

「媽媽!」我馬上喊話,不然媽媽會越來越誇張。

「喔喔喔,來、來、來,裡面坐,李媽媽來泡紅茶給你喝。」媽媽轉身離開,臉上的表情堪稱一絕,閃的好誇張啊。

「我媽媽就是這樣,很誇張吼。」我拉著梁脩豪到客廳,坐在雙人軟沙發上。

「不會啊,我覺得妳媽,蠻可愛的。」梁脩豪坐好後,淡淡的稱讚起我媽了。

「來,這是李媽媽泡的紅茶,看你是要加牛奶還是蜂蜜。」媽媽倒了兩杯紅茶,熱呼呼的兩杯紅茶放到了我跟梁脩豪的面前。

「謝謝。」梁脩豪點點頭。

媽媽坐了下來,突然正經八百的開始說,「李媽媽,不是古板的人,所以你們年輕人交往,我也不會阻止,只是不要坐的太超過就好,我所謂的太超過,你應該很清楚。」

「李媽媽,我知道。」梁脩豪點點頭,沒有任何恐懼或害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微笑。

「知道就好了,好啦、好啦,不要那麼嚴肅,喝個紅茶,我去拿烤餅乾來。」媽媽說完後,就離開客廳,走到廚房去。

「抱歉,我媽就是這樣。」我臉上充滿抱歉的樣子,嘆了口氣,我媽就是這樣。

「不會啦,做人家父母擔心什麼,我知道。」梁脩豪微笑表示沒什麼,摸摸我的頭,安撫我。

「來,這是剛烤好的餅乾。」媽媽從廚房走過來,一盤香味四溢的餅乾也出現在桌上,「快吃吧。」媽媽笑容可掬的可怕。

「謝謝。」梁脩豪再次道謝。

「嗯,李媽媽,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媽媽提起一杯紅茶,喝了一口,看著梁脩豪。

「我叫梁脩豪。」梁脩豪從包包裡拿出,紙跟筆,把名字寫上,遞給我媽。

「哦,脩豪,晚上留下來吃晚飯吧。」媽媽笑了笑,話一出,就離開客廳往廚房去了。

放下話,又不給人拒絕,這分明就是不答應也不行了。

「我媽媽就是這樣……」我低頭滴咕著,又抬頭望著梁脩豪,「如果那麼晚回去,你家人會擔心吧?」不經擔心的問道。

「沒關係,我打個電話回去就好了。」梁脩豪微笑,然後從口袋裡拿出手機。

看著梁脩豪在手機上按了幾個按鍵,然後就開始講話,講完話後,就收起手機,然後看著我。

我起身,轉頭問,「要去我房間嗎?」然後拉開制服上的領帶,讓頸子通風些。

「好啊。」梁脩豪點點頭,也跟著起身。

我不好意思的抓了頭兩下,「我的房間可能有點亂喔。」

梁脩豪笑的搖頭,「沒關係。」

很快的走上樓,轉角那間就是我的房間,我一打開門映入眼裡的是……

「啊──」我不小心叫了出來。

因為傑就坐在小桌旁,不知道在裡按著什麼東西。

站在我旁邊的梁脩豪聽到我的叫聲,馬上緊張的問,「怎麼了嗎?」

我忽然想起,傑說過,只有我看的到他,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不,沒事,我只是以為我又看到小強了。」我搖頭,緩和情緒,對傑使了使眼色。

而傑只是看了我一眼後,就從我的窗戶爬了出去。

梁脩豪聽了之後,恍然大悟似的坐在我的床上,「哦,這樣啊……」然後又看了我的周圍,「看來妳很喜歡漫畫喔。」

我點點頭,「嗯。」

「其實我也蠻喜歡的。」梁脩豪從壁櫃上拿起一本漫畫翻啊翻的。

「真的?」我驚訝的問,因為根本看不出來,他喜歡漫畫這件事。

「嗯,妳知道現在在電視上播的那個嗎,黑手黨的動畫。」梁脩豪放下漫畫,抬頭問我。

「我知道啊,那個很好看耶,王子最帥了。」我妄想的電視裡撥著動畫人物,臉上不經陶醉了起來。

「是嗎,我覺得廢柴也不錯啊。」梁脩豪又從壁櫃上拿起一本漫畫翻啊翻著。

「嗯。」我坐在電腦前,把螢幕打開。

「妳有玩線上遊戲嗎?」梁脩豪走到我的旁邊,看著我的電腦。

我搖頭,「沒有,不過我都在寫小說。」

梁脩豪驚訝的問,「妳會寫小說?」

我點點頭,然後用手抓著滑鼠,點開論壇網頁,「嗯啊,我都發在論壇上。」

「這個論壇,我知道,筆名是米澄,我回家後會去看看的。」梁脩豪笑著我摸著我的頭。

「嘻嘻……」我笑笑的看著梁脩豪。

梁脩豪果然人真的很好,而且還很溫柔。

不過,這樣的日子,會有多久呢?

未來無法確實的知道,未來的我們是否會在一起。

是不是一個決定,而未來就會有所改變呢?

那麼我會希望,那一個決定,絕對不要到來。

這樣的日子我很喜歡。

自從梁脩豪,那天來家裡後,媽媽總是嘴上嚷嚷著要他再來,而我總是一在回絕,因為這樣對梁脩豪,不太好,搞不好他還會覺得煩呢。

 

今天從放學後就開始下著細雨,我坐在電腦前,聽著窗外的雨聲。

突然門後,出現了幾聲敲打聲,和媽媽的聲音,「寶貝啊,下來吃飯囉。」

我起身,把電腦螢幕關掉,「喔。」

突然撇眼看到傑,正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坐什麼的按了按桌子,難道他把我的桌子怎麼了?

「喂,傑。」我在他面前揮阿揮的。

「嗯?」傑卻傻傻的臉抬頭看我。

「你是不是,把我的桌子怎麼了?」我指著桌子,向是在審問犯人的口氣。

「沒有啊,我只是把機器貼在桌底而已,這樣就會變成觸碰式的螢幕了。」傑很理所當然的在桌上點了幾下。

「不要那麼理所當然,這裡是我的房間耶!」我打了他的頭一下,生氣的手叉腰。

「不然我去跟妳媽說,請妳媽讓我住在這裡……」傑突然起身,表情很認真,說的好像真的一樣。

看著傑準備用手打開門的時候,「喂、喂、喂!」我衝了過去,擋在他前面。

「怎樣?」傑看著我,等著我回答。

「算了,隨便你。」我攤手,無所謂的離開門,坐回床上。

「我不會打擾妳的。」傑又坐回原桌前,開始按著桌子上的螢幕。

「你打算待在這裡多久?」我躺在床上,翻著漫畫。

「等我調查完。」傑沒有抬頭看我,而是專注的盯著螢幕。

「是嗎……」我喃喃自語,然後望著傑的背影。

我起身,離開房間,走到客廳。

「今天吃廣東粥。」媽媽把爐子上的鍋子端到餐桌上。

「好香。」我湊近鍋子旁,聞了聞。

「媽媽,這星期六就要回美國了喔。」媽媽拿著兩個碗走了過來,一個給我。

「啊?」我接過碗,驚訝的看著媽媽。

媽媽只是微笑了一下,「嗯,公司又有新的工作派給我了。」媽媽幫我搖了一碗粥,放到了我的面前。

「那麼快,妳才回來兩個禮拜而以耶?」我拿著湯匙開始吃著粥。

媽媽只是無奈的笑,「有工作就要去做啊,突然這樣我也沒辦法。」

「嗯……」我低頭吃著粥,沒在抬頭說話。

媽媽摸著我的頭,「不過爸爸,他剛好我要去美國那天,就會回來囉。」

「啊?」我瞪大兩眼看著媽媽。

「爸爸剛好這次工作要來台灣,三個禮拜啊。」媽媽用湯匙開始吃粥,吃幾口就對我微笑一下。

媽媽要回去美國,換爸爸從倫敦回來台灣,這是命運的安排嗎?

要是讓誰發現傑,都不好啊──

媽媽看著我專注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就開口問,「怎麼了,爸爸回來不好嗎?」

「不會,很好啊。」我把碗裡的東西吃完後,就把碗放到流理臺。

「爸爸這次應該會帶禮物回來給妳喔。」媽媽把還沒吃完的粥冰到冰箱裡去,然後走到我旁邊。

「又要帶禮物?」我不相信的看著媽媽,用極度質疑的口氣。

「是啊,聽說好像要買什麼……」媽媽思考了一下,「我忘了,反正回來就知道了啊。」媽媽搖了搖頭,然後拿起菜瓜布開始洗碗。

「喔……」我含糊的回答。

看著媽媽專心洗碗,我就跑到客廳裡,開始看日劇。

「妳還是很喜歡看日劇啊。」媽媽坐在單人的沙發椅上,翹著腿,慵懶的坐著。

「嗯啊。」看著今天新一集的日劇,興奮得想知道接下來的劇情。

日劇看著看著就進入最高潮的地方,讓人緊張的忘了手中餅乾。

結果就突然進入廣告,讓人小小的失望了一下。

趁著廣告的時候,媽媽開口問,「暑假有什麼打算啊?」

「不知道耶…‥」我專注的在電視上,很隨性的回答。

「嗯,如果沒什麼要做的,就來美國陪媽媽吧。」媽媽拿起桌上的飲料喝了一口。

「美國喔……」我一聽到美國就馬上問,「人生地不熟,我去那裡要做什麼?」轉頭看著媽媽。

媽媽很理所當然的回答,「去訓練,妳的英文對話能力啊。」

「啊,人家才不要呢!」我馬上搖頭回絕。

要我去美國訓練我的語言能力,那我倒不如去我喜歡的日本,這樣比較有動力學日文,而且這樣也學得比較快。

媽媽放軟語氣,試圖說服我,「不要馬上就拒絕嘛,有機會去就多去啊。」

看到廣告結束,馬上又要開始,我又胡亂回答,「再說啦!」

 

等到日劇整個撥完的時候已經九點了,而媽媽因為很疲累八點多就去睡了。

關掉電視,回到房間。

一打開房間門,看到傑坐在桌子旁,很努力的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害我一走進去,什麼話也沒說就坐在電腦前,開始上即時通,看梁脩豪有沒有上限。

果不其然,一上線後,視窗馬上就跳了出來,而密我的人,也就是我想的那個人,梁脩豪。

他問我,那麼晚還不睡嗎,而我馬上就動手敲打著鍵盤,回答,跟你聊十分鐘我就睡。

他又馬上回答,是嗎,累了就趕快睡,反正明天去學校也見的到面啊,看著他回覆那麼快,我馬上又動手敲打鍵盤,好啦,那先睡吧,晚安。

接著他又馬上回覆我,那晚安,親愛的,祝妳有個好夢。

看到他回覆後,我就按登出離線,電腦關機後,我就躺在床上。

「你還不睡嗎?」我撇眼看著傑的背影。

「妳可以先睡啊。」傑用很理所當然的口氣回答我。

「可是你這樣會吵到我。」我用瞪了他一眼後,翻身拉好枕頭,「我要關燈了,晚安。」然後舉起手,往右邊的開關按了一下。

傑低著頭,桌上發出淡淡的藍光,藍光上還有密密麻麻黃色的點點,不知到寫些什麼。

「怎麼了嗎,碰到什麼困難了嗎?」我側躺,看著專注用手指點螢幕的傑。

傑沒有開口,而我看著傑認真的樣子,想說他沒聽到我的話的時候……

傑用很認真的口氣對著我的說,「我想去妳的學校。」

我馬上疑問,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啊?」

傑重聲,「我說,我想去妳的學校。」然後轉身看著我。

「你跟我說,我也沒辦法讓你進去啊,你又沒有身分……」我面有難色的看著傑,不知道該怎麼辦。

傑轉身,然後開始自言自語,「算了,雖然我很不想這樣,不過為了調查,這是必須的。」

「啊?」我有聽沒有懂。

聽傑這樣說,他想要做什麼?

控制人類思想?

還是消除記憶?

還是……算了,不想了,還是睡覺比較重要。

 

隔一天早上,我一醒來就沒看到傑了。

他該不會去實施什麼恐怖計畫了吧?

我的天啊──

就在我想傑會怎麼樣的時候,門悄悄的開啟了。

「寶貝啊,妳表哥來囉。」媽媽一臉開心的樣子。

表哥?

哪個表哥啊?

我帶著疑問下樓,看那位表哥是誰。

一走到客廳……

我驚訝的出聲,「啊?」

看著那個坐在客廳的人,傑哪時變成我的表哥,我怎麼都不知道……

傑只不過是頭髮改變,臉型稍稍的改變,眼睛變藍眼,就變成我的表哥?

「就妳住澳洲的舅舅,想說要讓妳表哥回來這裡讀書,所以借住在這裡啊,寶貝啊,好好照顧人家啊。」媽媽拍拍我的肩膀,要我不要在意。

我看了傑一眼,苦笑的問,「可是、可是,我怎麼都不知道我有這個表哥啊?」

「唉呀,小時後明明玩在一塊的啊,怎麼忘了呢?」媽媽無奈的搖頭,「反正後天,他會轉進妳的學校,到時候好好照顧人家啊。」

我不敢相信的看著媽媽,「啊?」

只見傑都不說話,微笑的看著我和我媽,看起來就是很高興的樣子。

「傑瑀啊,你就安心住下來吧,小澄會照顧你的。」媽媽笑容可掬的拍拍了傑的肩膀。

「隨便啦,我要出門了。」我拿起放在沙發上的書包,就踏著鞋,離開家了。

 

一打開門,梁脩豪就靠在大門的牆邊。

梁脩豪微笑的道早,「早安啊。」

看到梁脩豪,整個氣就消了,馬上嘴角就上揚,「早啊。」

「怎麼了,剛才看妳出來氣呼呼的,誰惹妳不開心了?」梁脩豪盯著我的臉,擔心的看著我。

「不,沒什麼,我們趕快走吧。」我拉著梁脩豪的手,往前跨步。

梁脩豪試圖緩慢我的腳步,輕聲的在我耳邊說,「這禮拜六,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

「啊?」我停下腳步,似乎沒聽清楚的看著他。

「怎麼一大早就心不在焉的,難道妳另結新歡了?」梁脩豪一臉吃驚的看著我。

「我另結新歡?」我看著梁脩豪,不懂他在說什麼。

「對啊,不然怎麼都不太理我呢?」梁脩豪歪著頭,然後反問我。

「可能沒睡飽吧……」我胡亂說個理由。

梁脩豪很相信的點了點頭,「喔……」

很快的,學校也就到了,一到學校,我們就往樂團的教室去。

一打開門,楚洛風就在忙著用歌譜,而看到我們來後,他就拿著一張紙給梁脩豪。

梁脩豪看了紙一下,然後抬頭看著楚洛風,「就這樣?」

「不然你還想怎樣?」楚洛風看了梁脩豪一眼,然後又拿著筆,忙著寫東西。

「沒,這個我收走了,明天我會拿名單來給你。」梁脩豪把紙收進書包裡,準備拉著我離開。

「澄姑娘,早安。」楚洛風看到我之後,馬上展開笑容。

「呃,早安。」看到他的笑容,不免讓我心裡嚇了一下。

梁脩豪瞪了楚洛風一眼,「欸,態度差很多耶。」

「如果你是姑娘家,我對你的態度就會很好,可惜你不是。」楚洛風攤手,嘻笑的看著梁脩豪。

「哼,就知道你見色忘友,真的是誤交匪類。」梁脩豪無奈的搖頭,然後就拉著我離開了。

一踏出門後,我們就往三年級的樓層走去。

「我們要做什麼呢?」我看著梁脩豪,不懂他為什麼要踏上三年級的地盤。

「發活動的單子啊,妳忘了嗎?」梁脩豪邊說就把書包裡的活動單子一疊的拿出來。

「先去三年A班找阿凱學長吧。」梁脩豪拉著我走道走廊的盡頭。

我看著梁脩豪,把門拉開,裡面的學長姐一至往我們這邊看來。

而嚴凱,柳弦然馬上發現是我們就跑了過來。

嚴凱看到我們就馬上問,「科會裡有事嗎?」

「嗯,這是這次活動的單子,專門給三年級的一個活動。」梁脩豪邊說邊把單子的給嚴凱。

「那個盡量在明天給我。」梁脩豪指著嚴凱手上的紙。

「好。」嚴凱點點頭,「你可以把單子都給我,我幫你拿給其他三年級的科代。」然後手伸了出來。

「真的嗎,那謝謝了。」梁脩豪用感激的眼神,然後把手上的紙拿給嚴凱。

「呵……」嚴凱笑了一會,「那活動的企劃寫的怎麼樣了?」邊說邊把手上的紙遞給柳弦然。

我看著梁脩豪,很尊敬嚴凱學長,說話非常的客氣。

真沒想到,梁脩豪是能屈能伸的人啊。

會看場面說什麼話,從不魯莽行事,而且做事又很認真。

唉,這種好男人,要上哪找啊。

「大致上OK了。」梁脩豪笑了笑,用手比了個OK

嚴凱點點了頭,然後指著手上的紙,「是嗎,那這個明天我會幫你收齊,然後送到你們班上給你的。」

梁脩豪再次道謝,「謝謝。」

「不用那麼客氣啦,大家都是科代,互相幫忙是應該的。」嚴凱揮揮手,要梁脩豪不要那麼的多禮多節。

梁脩豪點點頭,「嗯,那我先走了。」說完後就轉身牽著我的手走離開了。

我望著他的背影,不經問道,「我們要回教室了吧?」

「陪我去會議室裡寫企劃書吧。」梁脩豪拉著我的手,穿越二樓天廊,到了隔壁棟的最後一間會議廳。

「可是你寫企劃書,我要做什麼?」我看著梁脩豪,把EPC從書包裡拿出來,然後坐在椅子上。

「妳最厲害的是什麼?」梁脩豪突然認真的看著我。

「我最厲害的是什麼……」我低頭低咕,想了又想,還是想不起來,我抬頭問,「我最厲害的是什麼?」

「全班美術拿A加加的人,什麼最厲害?」梁脩豪在鍵盤上敲了起幾下,望著我。

「呃……」我低頭想著梁脩豪說的話,這跟全班美術拿A加加有什麼關係啊?

梁脩豪無奈的搖了搖頭,直接了當的講,「這不就代表著妳的美工很強嗎?」

「所以呢?」我還是不懂梁脩豪話裡的涵義到底事什麼。

「我有準備紙,讓妳設計這次的海報和活動傳單,可以嗎?」梁脩豪從書包裡拿出圖畫紙,然後放在他旁邊的桌子。

「要我設計?」我驚訝的看著桌上的紙,然後搖著頭。

「嗯,這個是美術工具。」梁脩豪從書包裡拿出簡便的美術工具,放到我的面前。

「好吧……」突然要我做,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頓時整個會議室安靜下來,只剩下梁脩豪的鍵盤敲打聲,還有我動剪刀剪紙的聲音。

我拿起色鉛筆,在白紙寫上聯歡會,然後附上日期。

我抬頭,看了梁脩豪一眼,而他依然認真的盯著EPC,我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揚。

原來待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是那麼開心的一件事情。

我閉上眼,開心的笑著,但是……

為什麼,我的腦海裡有傑的身影閃過?

到底是為什麼呢?

傑,這個外星人,突然的變成我表哥,還很莫名其妙的有學校收,這整件事情,時在是太奇怪了。

我也不知道想了多久,門突然被開啟,伴隨的一個女聲。

「小星,午餐一起去餐廳吃吧?」小潔半身壓在門後,瞇眼笑著。

「妳跟妳男朋友去吃啊!」我低著頭,拿著色鉛筆在右下角畫上可愛的圖。

「小星,妳跟她去吃飯沒關係的,回來記得幫我買個麵包跟牛奶就好了。」梁脩豪很貼心的幫我把筆放在桌上,並附上一個燦爛的笑容。

「欸?」看到笑容後,我就捨不得拒絕,他的好意。

梁脩豪在我的耳邊低語,「她心情好像不好,去陪陪她吧。」然後就幫我轉身,推向小潔的方向。

我轉頭,微笑道,「嗯,那我等等幫你買回來。」

我和小潔走出會議廳,然後往餐廳的方向去。

我看著小潔低著頭,都沒說話,擔心的問,「怎麼啦?」

小潔低著頭,哽咽的肩膀抖阿抖的,「我們吵架了。」

「為什麼?」我不懂,當初他們不是很開心的嗎,怎麼突然吵起架來了。

「前天放學的時候,佑慶就說要去跟國中同學聚聚,然後要我先回去,可是我想說要去街上逛逛,結果就碰到譁了啊,妳也知道國中的時候我跟譁在交往。」小潔走向樓梯,然後坐了下來。

「重點是?」我跟著也坐在旁邊,然後看著小潔。

「我們就坐在W簡餐前的木椅上聊天,很不巧的就被剛從KTV出來的佑慶看到了,他看了我一眼後,就走了,頭也不回的走了。」小潔很難過的哭了起來,拼命的擦著臉上的眼淚,「為什麼他不問我,為什麼他不聽我的解釋就跑了……」

「可能他也不知道怎麼問吧。」我拍拍小潔的背,試圖緩和她的情緒。

「難道他不喜歡我了,所以連問都不想問?」小潔抱著膝蓋,仰著頭,要哭又笑的。

「我到不這麼認為,我覺得他可能很生氣,但又不知道怎麼問,所以才跑掉的吧。」我握住小潔的手,微笑看著。

「可是我今天要找他,他卻一直避開我,看到我就馬上跑走……」小潔又開始哭了起來,肩膀不停的抖。

「妳想看看,越生氣不代表著,他越在乎妳嗎?」我反問小潔,這個道哩,相信有看偶像劇的都懂。

「可是那為什麼她不聽我的解釋?」小潔用手背擦掉臉上的淚。

「男人嘛,愛面子,拉不下臉啊。」我笑了笑,拍了小潔的頭。

「那我該怎麼辦?」小潔突然很緊張的,抓著我的手臂。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好點子,這點子包準成功。

我賊賊的笑,「妳知道,他家在哪嗎?」

小潔點點頭,「知道啊。」

我一想到,就不停的想要笑,「妳認識他家的人嗎?」

「認識啊。」小潔一臉疑問的看著我。

「放學的時候,誰在家裡?」我撇頭,憋笑。

「他妹妹。」小潔很誠實的回答我的問題。

我清清喉嚨,用很認真的表情問,「為了妳的幸福,要妳做什麼都願意嗎?」

小潔點了點頭,「當然。」

「好,我的點子是這樣的,妳翹掉最後一堂課,然後衝去他家,躲到他房間的衣櫥裡,然後等他回來,從背後撲向他,最好呢,可以往床的方向撲去。」說完這個點子後,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不敢。」小潔低著頭。

「不敢的話,你們就繼續吵架吧,我要去買麵包跟牛奶了。」我假裝起身,轉身準備離去。

小潔突然大聲的說著,「好,我做。」然後拉住我的手。

「呵呵,那就等妳明天的消息了,我真的要去買了。」我邪惡的笑著,然後轉身離去。

我就不信,這樣了他們還會吵架。

不是有句話那麼說著「床前吵,床尾和。」

所以這個點子,一定行的通的。

我開心的走到餐廳,往放麵包的架子走去。

拿了三個麵包,兩瓶牛奶,結好帳就往會議室的地方走去。

就在要我上樓的時候,我低著頭,沒有看到下樓的人,而那個人又突然走當我前面,害我撞上那個人。

「澄姑娘,妳那麼的投懷送抱,我會不好意思耶!」楚洛風賊賊的笑,然後用雙手扶住我讓我站好。

「我才沒有呢,是你擋在我前面。」我憤憤的看著楚洛風,越過他,往上走。

「呵呵呵……」楚洛風只是對著我淡淡的笑著。

我瞪了楚洛風一眼,然後頭也不回的往會議室去。

一打開會議室的門,就看到梁脩豪趴在桌上,熟睡的樣子。

我悄悄的放低音量,走了過去,然後把麵包和牛奶放在桌上。

他看起來好像很累,等等在叫他起來了好。

 

我拿起剪刀,開始在美術紙上剪起腦裡的圖案。

就這樣剪貼,揮筆上色,一張海報就呈現了。

看著桌上的海報,滿意的點點頭。

這時梁脩豪也醒來了,一醒來就望向桌上的海報,「做好了?」然後又抬起頭看我。

「是的,做好了。」我瞇眼笑著,點了頭。

「果然美工超強,如果是我我一定沒辦法做成這樣。」梁脩豪一臉讚嘆的看著我。

我又拿出一張A4大小的紙,「還有活動傳單還沒做呢!」

「加油。」梁脩豪微笑的打氣。

「對了,這是麵包和牛奶。」我把麵包和牛奶放到梁脩豪的面前。

「謝謝。」梁脩豪道謝還附送上微笑。

「不客氣。」我點點頭,然後又把視線轉到紙上。

我拿起麥克筆,把標題和時間寫上去後,在中間畫個小插圖,類似樂團演唱會的插圖。

「真厲害,用麥克筆就可以畫到這種境界。」梁脩豪又再度讚嘆我。

我沒回話,把這張傳單交給他。

「等等把活動傳單拿去學務處請老師印了,我們再拿去給各班科代。」看著梁脩豪把麵包解決,而牛奶仰頭而盡,然後又專注的敲打鍵盤了。

「活動是大後天開始,楚洛風能在短時間把歌練好嗎?」我看著桌上的歌單,然後又轉頭看向梁脩豪提出疑問。

「他從八歲就開始玩吉他,玩到現在了,妳覺得呢?」梁脩豪並沒有把視線移到我這來。

「八歲?」我驚訝的提高聲音。

「嗯。」梁脩豪點點頭。

看著梁脩豪把檔案存了起來,收起EPC,起身看著我。

「去哪?」我問道。

「印活動傳單。」梁脩豪說完後就幫我把海報捲起來,然後背起背包,牽著我的手走出去。

我們一路上都沒有交談,只是靜靜的走著。

「怎麼都悶不吭聲,心情不好?」梁脩豪停下腳步,回看我。

「沒有啊。」我搖頭。

「等這個活動結束,禮拜六我們去看電影,好嗎?」梁脩豪溫柔的摸著我頭,並附上一個微笑。

「我媽這禮拜要回去美國,而我爸剛好那天回來,可能辦法。」我帶著抱歉的眼神看著他。

「這樣啊……」梁脩豪失望的眼神飄向我,思考了一會,「不然下禮拜好嗎?」

我點頭表示同意,「好。」

「走吧,去學務處。」梁脩豪再度牽起我的走,往前走。

下了樓梯,轉個彎,學務處到了,我跟著梁脩豪進去,跟學務處的老師談妥後,我們就離開了,走到穿廊去,把海報掛在牆上,一進校門就會看到的地方。

「好了,一切都OK了。」梁脩豪看著海報滿意的笑,「就等明天把收好的歌單給洛風,然後把企劃交給班導,接下來就是監督整個活動,活動結束後,就可以好好的當回學生了。」

「最近為了忙活動的事情,都沒去上課,看來我的數學可能又要在及格邊緣了啦。」我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望著前方。

「數學,我可以幫妳補救,妳忘了我的數學很好嗎?」梁脩豪笑了笑,邊提醒著我。

我看著梁脩豪,慶幸的道,「也對,還好我有認識你……」

「呵呵……」梁脩豪瞇眼笑著。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而且非常重要,「對了,那天主持人要找誰啊?」

「喔,我已經跟B班科代談妥了,他們那天要主持。」梁脩豪拉著我,緩緩的網前走。

「去哪?」我冒著疑問,看著他。

「去監督一個人,看他有沒有認真。」梁脩豪只是牽著我一直往前走,也不說去哪的。

很快的我們走到一間教室前面,這間教室是樂團使用的教室。

這擺明了就是要監督楚洛風,看他有沒有在練。

梁脩豪動起右手,轉動門把,開啟門,看見的只有貝斯手看鼓手而已。

梁脩豪看著貝斯手問,「洛風人呢?」

貝斯手搖頭,「剛剛他就說有事就跑走了,要我們自己先練。」

重要的樂團主唱竟然鬧失蹤就是了吧?

「怎麼辦?」我抬頭看著梁脩豪。

「沒關係,打電話Call他。」說著說著梁脩豪拿起手機,按了幾個號碼,然後對著貝斯手說,「你們練吧,不用管我們。」梁脩豪把我拉進去,要我坐在牆角的椅子上,然後他拿起手機撥號。

我看著台上的貝斯手和鼓手,只是看了我們一眼,之後就開始練了。

梁脩豪講完電話後,拉了張椅子坐到我旁邊。

「楚洛風呢?」我開口問。

梁脩豪盯著樂團,淡淡的說,「他說他去買飲料,等等就回來了。」

我再也沒說話,聽著他們一首又一首的練下去。

突然門打開了,楚洛風果然提了一帶飲料進來。

「來、來、來,喝飲料。」楚洛風把團員叫來我們坐的這邊,然後把兩杯飲料給我跟梁脩豪。

梁脩豪開罵,怒氣直升高,「喂,大後天就要舉辦活動了,你還給我那麼輕鬆。」

「我早就練好了,別忘了,我從八歲玩音樂玩到現在了,這對我來說小意思而已。」楚洛風無所謂道的,走到旁邊,然後把水煎包遞給他的團員。

梁脩豪聽完,更火大了,「不要以為,你八歲玩到現在就了不起。」冷哼了一聲,「你最好練的都可以倒背如流。」

「呵,倒背是不行,不過滾瓜爛熟倒是真的。」楚洛風諷刺的回看梁脩豪一眼。

「欸,你們可不可以不要吵架啊。」我看著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朋友就該好好的說話,何必這樣,把話當刀射,千瘡百孔才甘心是不?

「那個不用理他們啦,他們每次不都這樣吵,越吵感情越好。」鼓手拉了我的衣袖,眼神示意我不要開口。

看著這個鼓手,聲音柔柔的,是個女生,我現在終於看清楚了,但是髮型卻讓我看不出她是女的,她跟日本團體LM.C的主唱頭髮一樣,翹翹的,但又長長的。

「小瀨,不要多嘴好不好。」楚洛風看了鼓手一眼。

「我才沒多嘴呢,我說的是事實。」小瀨對著楚洛風扮了鬼臉,不在意他的話,「我們去那裡坐,不要理他們吵架。」然後就拉著我,走到裡面的鼓室。

我們坐在椅子上,並肩靠著牆。

小瀨開口就問,「妳是脩的女朋友吧?」

我轉頭,驚訝的看著她。

這時腦裡不斷,浮現許多的想法。

難道她要告訴我,她是梁脩豪的前女友?

還是失散多年的青梅竹馬嗎?

指腹為婚了?

還是、還是……

小瀨用手在我眼前揮阿揮的,「我跟梁脩豪沒有什麼,妳不要想太多了喔。」

「咦?」我回過神,看著小瀨。

「我光看妳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妳一定想了很多事情。」小瀨笑了笑,「所以妳可以放一百顆心。」

「喔……」我低頭,掩飾臉上被看透後的臉紅。

「我叫向霓瀨,叫我小瀨就可以了,妳呢?」小瀨開心的舉出右手。

「我叫李星澄。」我也舉起右手,握上那白皙的手。

小瀨鬆開手,望著我,「星澄,妳跟脩,是男女朋友吧?」

「嗯。」我點點頭。

「妳知道,脩以前也玩音樂嗎?」小瀨看著我。

「不知道。」我搖頭。

「可是後來就沒有玩了,我記得那時候快畢業了,他的前女友本來也是樂團的人,只是後來因為父母的強迫出國,脩就再也沒心情了。」小瀨突然覺得好像說錯什麼話,而摀住嘴。

「前女友嗎……」我苦笑。

「我好像不該說。」小瀨一臉歉意的看著我。

梁脩豪會玩音樂,我從來不知道,還是從他人的口裡聽說。

然而為了一個人放棄了音樂,到底又是為了什麼?

我很好奇,也很想知道。

「可以告訴我,當時發生什麼事嗎?」我靜靜的把情緒放低。

「妳想知道?」小瀨有些遲疑。

「嗯。」我表情堅定,我一定要知道。

「那時是三年級的下學期,一畢業大家就要各奔前程了,然而我們聚在一起討論,以後的路,洛風,我,脩,侑,小紀,小紀就是脩的前女友。」小瀨看了我一眼,又繼續說,「小紀因為父母的關係,再也不能碰音樂,為了能脫離我們這群玩音樂的壞小孩,小紀的父母在她畢業那天,就帶著她到美國,留學去了……」小瀨嘆了一口氣。

「你們現在有跟她聯絡嗎?」我依然苦笑。

「自從那天後,我們再也沒有聯絡了。」小瀨的表情顯得有些無奈。

「是嗎……」我望著門板,希望著誰來開門,這裡的空氣,瀰漫著一股無形的壓力,空氣稀薄的感覺。

「抱歉,我不應該跟妳說這些的。」小瀨帶著歉意低頭。

「不,沒關係,謝謝妳告訴我。」我揮揮手,表示沒什麼。

「好啦,我也要去練歌了。」小瀨起身,就把門打開。

「小瀨,快來練吧,脩說要在這裡監督我們到放學啦。」楚洛風無奈的拿起麥克風,勾勾手指,要小瀨趕快過去。

小瀨坐到前,提起鼓棒,等著貝斯手。

我起身,走到梁脩豪旁邊,坐了下來,沒有開口。

「小星,妳怎麼了?」梁脩豪似乎察覺到我的不對勁,馬上開口問。

「沒事。」我搖頭,並附上一個微笑。

「妳的臉色怪怪的,小瀨跟妳說了什麼嗎?」梁脩豪盯著我瞧,等待我的答案。

「說你國中的事啊,還有……小紀的事。」我眼神望向開始練唱的楚洛風那。

「小瀨跟妳說小紀的事?」梁脩豪似乎震驚了一下。

「嗯,小紀,你國中的女朋友。」我淡淡的說著,毫無情緒。

「妳的表情,告訴我妳在吃醋。」梁脩豪很認真的表情看著我。

「我沒有。」我賭氣的撇過頭。

梁脩豪把頭靠近我,淡淡的在我耳邊說,「妳有。」

「我沒有!」我氣得把頭轉過去。

怎知,一轉頭,就是放大好幾倍,梁脩豪的臉,該死的不偏不其的把唇貼上去。

突然喇叭的貝斯聲音和鼓聲都停了,詭異的寂靜是怎樣?

我用手推開梁脩豪,而梁脩豪只是勾起唇,有意無意的笑著。

楚洛風拿著麥克風,大聲的說著,「喂,要監督就監督,不要在那邊親熱給我們看。」

我啞口無言的看著楚洛風他們,小瀨及貝斯手,笑的挺開心,是為什麼呢?

「你們繼續練啊,不用搭理我們。」梁脩豪只是一抹微笑看著他們。

「說要監督的是你,在這邊親熱的也是你,我們練給誰看啊。」楚洛風瞪了梁脩豪一眼,冷哼了一下。

「喂,你們兩個很愛鬥嘴,乾脆交往算了,BL我們不會介意的,不過就要委屈星澄了……」小瀨雙手握著鼓棒,臉上的表情,就是一臉期待的樣子。

「妳這動漫腐女,要看BL滾回你家看啦。」楚洛風一聽到,回瞪一眼。

「楚大俠,你別再動肝火了行不行。」貝斯手開口了。

「鐘侑伈,你到底幫哪邊的?」楚洛風徹底的發火了。

「誰也不幫,趕快練習,大後天就要表演了,你還有那美國時間吵。」鐘侑伈沒有與楚洛風對上視線,只是低著頭,看著貝斯。

「哼。」楚洛風冷哼了一聲,提起麥克風,看向梁脩豪那,「要就好好監督阿你。」然後看了小瀨一眼,要她開始。

接下來我跟梁脩豪就很安靜的盯著他們,聽著她們一首又練過一首。

直到歌單上的歌練完三次,這時也到了晚上六點,看著他們累得癱在椅子上,都不說話。

「累翻了,今天又要喝個兩千公升的特調飲料了。」楚洛風癱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的。

「特調飲料?」我疑問的看著楚洛風。

「喝了,可以顧嗓子。」楚洛風累的闔上眼。

「我的手臂痠死了。」小瀨一隻手捏著手臂,累吁吁的。

「我的手指要斷了。」鐘侑伈十隻指頭動阿動的,舒緩手指練到要僵掉的感覺。

「為了慰勞大家,晚餐我請。」梁脩豪背起背包,牽起我,然後先走出離開樂團的教室。

「那我們去那家的豬排蓋飯吧。」小瀨開心的跳阿跳的跳出去。

「好啊,經濟又實惠。」鐘侑伈點點頭,跟在後頭。

「你不去嗎?」我看向楚洛風。

「要啊,怎麼可能不去,難得某人要請,不去太對不起他。」楚洛風把一疊紙收到背包裡後,就走了出去,把門鎖起來。

「講的我好像很小氣。」梁脩豪鄧了楚洛風一眼。

「本來就是。」楚洛風拉好背包,回瞪梁脩豪。

看著他們又要開始鬥嘴之時,小瀨開口了。

「喂,不要再吵了行不行啊,都快累死了,肚子也餓了,你們還想吵。」小瀨說完後,就往前走,不理會他們。

「走啦,不要再吵了。」我拉拉梁脩豪的手,用眼神示意他。

「嗯。」梁脩豪點了頭,然後握緊我的手,往前走。

走出校門後,我們到了市區裡,走進他們說的經濟又實惠的豬排蓋飯的店。

我們找好了位置坐了下來,點了五份招牌豬排蓋飯。

 

吃飽飯後,各自就離開了,梁脩豪堅持送我回家,他才會放心。

走在回我家的路上,我們都沒說話,只是互牽著手。

「妳爸媽不在的日子,妳都怎麼過啊?」梁脩豪突然這麼問。

「嗯,看漫畫、小說、電視,不然就是上不落格或論壇打發時間,總之過的很糜爛,沒人管固然是好事,家裡沒人挺寂寞的……」說到最後,我不經嘆氣起來了,眼神更是寂寞孤單啊。

「乖,以後寂寞就打給我,我會陪妳聊天聊到妳不寂寞不孤單。」梁脩豪溫柔的握緊我的手,臉上淡淡的微笑。

我終於知道,感動到熱淚盈眶的感覺,跟看日劇感動到痛哭流涕是不一樣的啊。

「怎麼要哭了呢?」梁脩豪用手抹掉我臉上的淚水。

「我感動嘛。」我止住想大哭的衝動。

「呵呵……」梁脩豪用手摸摸我的頭,溫柔的在我耳邊說,「以後要感動的事情可多了呢,要哭以後再哭吧。」

就在我跟梁脩豪說的開心時,突然一個熟悉的人影走向我們。

「澄?」傑看到我跟梁脩豪在一起,臉色突然變得很奇怪。

「小星,他是誰?」梁脩豪看到傑,眼神有種敵視的感覺。

我無可奈何的說,「表哥,從澳洲回來的,暫住我家。」

因為又不能說他是從外太空來的外星人,說了搞不好被笑死,還會被當作神經病。

現在可好啦,冒充我表哥,理所當然的跟我親近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還來學校讀,用破英文說他移居澳洲很久,現在跟回來台灣,誰相信啊。

「是喔……」梁脩豪狐疑的看著傑。

「澄,跟我回去就好了。」傑拉住我的手就好往前走。

「喂。」我瞪了傑一眼。

「好吧,有人跟妳回去我就放心了,那晚安了。」梁脩豪失望的看著我,然後道見後,就轉身離去了。

本來想喊住他的,但想想,如果叫住他,我該跟他說什麼呢?

「喂,你出來做什麼?」我沒好氣的瞪著傑。

「阿姨叫我去買牛奶,但是我又不知道去哪買。」傑攤出手,兩個五十元丟給我。

「阿姨?」我遲疑的接住兩個五十,阿姨是誰啊?

「你媽啊。」傑拉住我的手,用眼神告訴我,去哪買。

「買牛奶去超市買就好了啊。」我甩開傑的手,轉身準備走回家。

「我不知道超市在哪啊,我在這裡晃很久了。」傑轉身,拉住我的手,用眼神懇求。

「不知道在哪還出來,你傻了啊你?」我嘆了口氣,現在這年頭的外星人都是腦袋傻傻的,「走啦。」我往前走,轉向另一條街。

「吶,澄,你們人類,為什麼要談戀愛啊?」傑拉著我的手,跟在我後頭,無腦的問。

我思考了一會,淡淡的說,「沒有愛,人類會死……」

傑抓抓頭,傻傻的表情,「可是,新聞每天撥搶殺妻殺夫,情侶互殺之類的,他們沒愛了嗎?」

我往前走,沒有轉頭看傑,「他們把愛扭曲了,那雖然是愛,但也不是愛。」

傑突然大力的拉住我的手,讓我停下腳步,「那妳的愛呢?」

「我的愛?」我不加思索,「我的愛,當然是正常的啊。」

「那妳的愛,可以給我嗎?」傑突然加重手的力道,很認真的看著我。

我推開的手,往前走,「我的愛,只屬於一個人的,不能給你。」

外星人談感情?

我還是第一次聽過,而且還是親耳聽見。

媽呀,這外星人哪時候要回去啊?

調查人類,到底在調查什麼?

對人類有幫助,還是想殺害人類啊?

滿腦疑問的,害我腦袋打了好幾個結,頭快痛起來。

「澄,妳不接受我,是因為我是外星人嗎?」傑再度拉住我的手,這次力道雖然很輕,但還是甩不開。

「對。」我毫無考慮的就回答。

「那如果我變成完完全全的人類呢?」傑又丟了一個新問題給我。

「……」這次我沒回話。

變成完完全全的人類?

他腦袋現在是在打什麼主意?

「如果我不是以外星人的身分來認識妳,而是用一個人類的身分呢?」傑又再度丟問題給我。

我依然沒答話,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要回什麼?

「如果是人類,又早比他認識妳,那妳願意把妳的愛給我嗎?」傑突然鬆開手,停下腳步,「回答我。」

我的心似乎在動搖了,如果傑是人類,又比梁脩豪早認識我,或許、或許我會喜歡上傑。

但那都只是如果,又不是真的。

一個外星人,在要求愛?

還願意變成人類,這還是頭一次聽到。

「或許。」我只是簡略的用這兩字回答。

「那我知道了。」傑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用雙手推著我,「走吧,買牛奶。」然後展開笑顏。

我不解的看著他,知道了,知道什麼?

難道他又做什麼事情,我沒辦法預料的事情。

我沒在理他,而是往前走,很快的就到轉角的那家超市。

一靠近門,電動門就自動打開了,一股冷氣撲了過來。

我走等放牛奶的地方,提起家庭號牛奶,走到櫃台結帳,走了出去,而傑跟在我後頭,沒再搭話。

就這樣,我們沒再說話,回到家,媽媽很開心的迎接我們。

「回來啦,趕快去洗手,來客廳吃水果。」媽媽開心的提著牛奶進廚房。

「喔。」我走上樓,回到了我的房間,放下書包後,就倒向軟軟的床。

閉上眼,腦裡迴盪的都是傑剛剛的話。

如果傑是人類,又比梁脩豪早認識我,那麼我會對傑動心嗎?

其實怎麼說也不知道,因為不可能發生。

但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心裡的恐懼蔓延到全身。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