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打開門,迎接來的是許久沒看到的媽媽。

「寶貝,妳回來了啊,我等妳好久呢。」媽媽開心的擁抱著我。

「媽媽。」我也抱住媽媽。

「寶貝啊,那麼久沒看到妳了,妳是不是又長高了一點啊?」媽媽鬆開手,拉我到廚房。

「嗯,三公分。」餐桌上的多了好幾盤菜,香味四溢的飄香,「好香喔。」

「來,看媽媽煮了些什麼妳愛吃的。」媽媽坐到了下來,坐到我對面。

「紅燒排骨,鹹蛋苦瓜,玉米濃湯,炒菠菜,清蒸虱目魚肚。」看著桌上一道道我愛吃的菜,「媽媽,還是妳最好了。」我笑了很開心。

媽媽走到電鍋旁,端了碗白飯過來,「來,白飯。」

看著面前的白飯,飄著白氣,「那我開動了。」我提起筷子,夾了一塊排骨,咬了一口,「有媽媽的味道喔。」然後瞇著眼看著媽媽。

「嘴巴那麼甜。」媽媽笑的很開心,然後夾了一塊排骨放到我的碗裡。

「呵呵……」我笑呵呵的,「爸爸,哪時候回來呢?」我停下筷子,看著媽媽。

「可能下個禮拜吧,妳爸現在在日本出差。」媽媽吃了一口菜,「妳呢,在學校有什麼事嗎,還是交了男朋友嗎?」媽媽笑著呵呵看著我。

「嗯,我當科代啊,最近要忙活動的事情。」我邊說邊挖了一口飯,「而且我們班是科代著中心,所以會很忙。」我低頭挖著飯。

「有沒有交男朋友啊?」媽媽微笑的看著我。

「呃……」我呆住了。

「看來有喔。」媽媽笑呵呵的看著我。

「……」我沒有說話,只是呆住。

「沒關係啦,妳媽媽我很開放的。」媽媽拍拍我的肩膀,「所以男朋友是誰呢?」媽媽繼續笑呵呵的看著我。

「我的夥伴,另一個科代。」我搖了一舀湯,喝了一口。

「妳喜歡他嗎?」媽媽好奇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然後低頭喝著湯。

「明天帶回來給我看吧。」媽媽起身把碗放到水槽裡,「OK嗎?」然後又坐回來椅子上。

「我不知道耶,我要問他。」我起身把碗放到水槽哩,然後拿保鮮膜封著菜,放到冰箱裡。

「明天晚上我們去新光三越逛街吧。」媽媽幫忙收桌上的菜。

「好啊。」我點點頭。

「那我先洗澡囉。」媽媽走上樓。

我把桌上的菜收好,走回房間。

一打開門,就看到傑坐在我的床上。

「啊!」我驚訝的叫了一聲。

「怎麼了?」傑擔心的看著我。

「沒事……」我緩了心情,盯著傑看。

這時門瘋狂的被敲打,「寶貝,怎麼了?」媽媽擔心的敲著門。

我大聲的往門口喊,「沒事。」我低聲的說向傑說,「躲到棉被裡,快。」把傑壓在床上,要他躺好,蓋上棉被。

媽媽轉動著門把,「寶貝,我進來了喔。」

我馬上喊聲,「等等。」我要傑側躺,然後我也躺在床上,蓋著棉被,「可以進來了。」

媽媽打開門,走了進來,「寶貝,剛剛怎麼叫了那麼大聲呢?」媽媽擔心的看著我。

「沒有啊,我剛剛被蟑螂嚇到,所以我叫了一聲,沒事啦。」我拉著棉被,緊張的看著媽媽。

「這樣啊,那我去洗澡囉。」媽媽放心的轉身,離開了房間。

「欸,你不是答應我了,會隱形起來嗎?」我生氣的瞪著他。

「我有隱形起來啊,妳說不要出現在妳媽面前而已,所以我出現在妳房間啊。」傑坐在床邊,理直氣壯的說著。

「萬一我媽來我房間勒?」我生氣的提高聲音。

「不用擔心啦,我已經在妳房間放了一台小的儀器了,只有妳看的到我而已,其他人看不到我。」傑笑了笑,指著門上的一顆圓形的東西。

「真的假的?」我不相信看著門上圓形的物體。

「真的啊,不相信我這個外星人的話嗎?」傑無奈的看著我,「難到外星人的話那麼難以相信嗎?」然後深深的探了口氣。

「當然,你沒有聽過,人心隔肚皮嗎?」我邊說邊坐到桌前,打開了電腦。

「所以對人都有一定的戒心嗎?」傑躺在床上,淡淡的問。

我含糊的回應,「嗯。」

我移動滑鼠,登入即時通。

一登入就馬上出現了視窗,是梁脩豪。

梁脩豪問我吃晚餐了沒,我馬上就動起我的手,回覆他有,還告訴他我媽回來了。

梁脩豪馬上又回覆我,問我明天放學要不要去街上逛,我又動起手敲打鍵盤,回覆他,告訴他不行,並且說我媽想見他。

等了一會,他回覆了,他答應,說好,要來我家見我媽媽。

我們聊了好久,好久……

直到了十點四十五,他說該睡了,明天才能很早見到我,我們才依依不捨的下線了,關掉電腦。

「你今晚要去哪?」我看著躺在我床上的傑。

「這裡啊。」傑毫無考慮的回答我。

「啊?」我驚訝的看著傑。

「地板啊,撲個棉被,一顆枕頭,一條薄被,就解決啦。」傑說著說著就把事先準備好的棉被、枕頭、薄被,從床底拉了出來。

「可是……」我還沒把話說完,傑開始在鋪棉被。

「不用擔心妳媽會看到啦,看不到的。」傑躺好後,蓋上薄被,「晚安。」才說完後,呼吸平平的,沒有很大的起伏,這就表示著他已經熟睡了。

「喂,你睡什麼睡啊,我話都還沒說完耶。」我半跪在旁邊,搖著傑。

我邊喊邊搖,傑卻是毫無反應,睡得很沉。

我無奈的起身,離開了房間,走到客廳。

媽媽坐在客廳,看著晚間新聞,發現我走了過來,坐在她旁邊。

「寶貝,怎麼啦?」媽媽看著我,溫柔的摸著我的頭。

「沒有啊。」我搖搖頭,然後附上一個微笑。

「明天要上課就早點去睡啊。」媽媽拿著遙控器轉台。

「好。」我起身,「媽媽晚安。」然後轉身走上樓。

一打開房間,傑依然安穩躺在那,睡得很熟。

我走到衣櫥前,拿著換洗的衣服走到浴室哩,準備洗澡。

脫下衣服,泡在浴缸裡,舒服的讓人很放鬆。

這種放鬆的感覺下,想起了今天發生的事情。

與喜歡的人接吻,竟然是這種感覺,讓我不由自主的摸著嘴唇,彷彿唇上還有那溫度,梁脩豪給我的溫度和感覺。

頓時腦裡都浮現了梁脩豪的臉,那個熟悉的臉,心跳很快,笑的很燦爛的臉。

水漸漸失去了熱度,我起身,拿起浴巾,擦乾身體,穿好衣服,走回房間。

一開門,媽媽就坐在我的床上,翻閱著我本來擺在桌上的漫畫書。

「媽媽,妳怎麼在我房間裡啊?」我看了地上傑一眼,擔心的馬上坐到媽媽的旁邊。

「沒辦法,在美國的時差調不回來,所以睡不著,就跑來妳房間看看漫畫書囉。」媽媽翻閱著漫畫書,一頁一頁的翻著。

「妳怎麼不回房間躺著呢,搞不好一下子就睡著了。」我緊張的看著媽媽,深怕媽媽發現傑。

「妳怎麼怪怪的,不舒服嗎?」媽媽伸手摸著我的額頭。

「沒有啊,可能太晚了,有點累。」我牽強的微笑著。

「這樣啊,那媽媽不吵妳了,快點睡吧。」媽媽起身,說完就走離開了。

我看著媽媽,媽媽都沒發現嗎?

傑就在那裡啊,難不成像傑說的,那個儀器不會讓媽媽看到他。

看著牆上的時鐘,已經十一點半了,關掉電燈,躺在床上,很快的睡意就侵蝕了。

 

「鈴──鈴──鈴──」鬧鐘在桌上吵鬧的跳躍。

我起身,發現傑不在那裏了,而棉被也不見了,我把桌上的鬧鐘按掉後,往床底看,看到棉被和枕頭。

一大早的,傑跑去哪了呢?

算了,不管了。

我走到浴室盥洗好之後,走回房間換好制服就走下樓,一走下樓,一陣撲鼻的香味就飄了過來。

走到廚房,媽媽正準備著早餐,用平底鍋煎蛋。

「媽媽,早安。」我向媽媽道早。

「寶貝,早安啊,來吃早餐吧。」媽媽把土司遞了一塊給我。

「好。」我坐在餐桌前,吃著吐司。

「兩顆蛋跟培根,OK嗎?」媽媽把端了一盤裝著蛋和培根放到我面前。

「嗯。」我嘴裡吐司讓我只能含糊的回應。

媽媽笑的很開心,坐在我的面前。

「來,現榨的柳橙汁。」媽媽把一杯柳橙汁推到我面前。

「謝謝。」我提起杯子,喝了一口,「早餐超好吃的。」我吃完早餐後,拿著衛生紙擦嘴。

媽媽看著牆上的時鐘問著,「要上學了?」

「嗯,晚上見。」我走到客廳提起書包,就到玄關穿好鞋,就趕快出門了。

一開門,就看到梁脩豪站在門口等著。

「早,小星。」梁脩豪燦爛的微笑著,看起來心情很好。

「早。」我看到他的臉,不經想起昨天的事情,害我又臉紅了起來,不敢正視著梁脩豪的臉。

「幹麼頭低低的,不想看到我嗎?」梁脩豪走了過來,手掌放到了我的頭上,摸著我的頭。

「唔……」我搖搖頭。

「那為什麼不看我?」梁脩豪用一隻手靠在我的下巴讓我抬起頭,雙眼直視著我。

「唔……」我臉紅著搖頭。

「臉那麼紅,真可愛。」梁脩豪輕笑,瞇著眼摸了摸我的頭。

「討厭。」我撇過頭,故意不看他。

「呵呵,不逗妳了。」梁脩豪牽起我的手,然後緩緩的往前走。

梁脩豪的手好大,好溫軟。

這就是男生的手嗎?

看著梁脩豪的背影,那高大的背影,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

「小星。」梁脩豪突然停下腳步。

我專心看著梁脩豪的背影,完全沒發現他停下腳步,就這樣撞了上去,「唉呀。」

梁脩豪聽到我的叫聲馬上回過身來,「妳沒事吧?」然後摸著我的額頭,紅紅的地方。

「我沒事。」我朝著他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想什麼想倒入神了?」梁脩豪壓低身子,然後直看著我。

「為什麼你會喜歡我啊?」我沒頭沒腦的就開口了。

「喜歡一個人,不需要任何理由。」梁脩豪咪的眼笑著,然後握起我的手。

「是嗎?」我聳聳肩,然後繼續往前走。

「難道妳不相信,我喜歡妳的心?」梁脩豪拉住我,突然用很認真的口氣說著,「那我問你,哪個男生會跟不喜歡的女生接吻?」

聽完梁脩豪的話,也對啦,哪個男生會跟不喜歡的女生接吻。

「呃……」我無話可說。

「好啦,上課要遲到了。」梁脩豪臉上依然微笑,牽著我的手,緩緩往前走。

我們並著肩走著,突然讓我想起一段話「如果牽著一個人的手,一前一後的走,何不往前走幾步肩並肩的走呢?如果都肩並肩的走了,何不轉身,給他一個擁抱呢?」

「梁脩豪。」我停住腳步,叫著他的名字。

「嗯?」梁脩豪停下腳步,疑問的看著我。

本來想說些什麼的,看到他專注的眼神,讓我把到嘴的話又吞了回去,「不,沒事。」

「妳喜歡連名帶姓的叫我?」梁脩豪突然逼近我,讓我們的距離不到兩公分。

「呃……」我臉紅了,而且還是很紅的那種。

梁脩豪突然靠近我的耳邊呢喃的說,「叫我脩豪。」過了兩秒,「不然要叫我脩也可以。」梁脩豪看到我臉上紅成一片,沾沾自喜摸著我的頭。

「討厭鬼,上課快遲到了啦。」我低頭,推著他的背往前走。

就這樣,很快的到了學校。

到了學校以後,老師說全科科代要開會議,而且還要我跟脩豪主持會議現場。

這就表明了,我們是科代的頭頭嗎?

我們到會議廳,坐在最前面的位置。

「嗯,我們今天要開會的內容就是,各班的表演活動的節目。」梁脩豪起身,大聲的說著,「有任何問題可以提問,如果沒有就把節目單交來前面。」

旁邊坐著三年級的學長姐科代,他們看著梁脩豪,滿意的點著頭。

「那個,我有問題。」一個戴眼鏡的女生舉手了。

「請說。」梁脩豪微笑的看著她。

「就是當天,舉行到幾點呢?」戴眼鏡的女生,拿著一張A4的紙緩緩說道.

「嗯,一個班表演五分鐘至十分鐘,而裡面會穿插幾段科內的樂團表演,如果這樣計算的話,估計三小時結束。」梁脩豪也拿起一張A4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

「謝謝,那我了解了。」戴眼鏡的女生坐下了。

「那麼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梁脩豪拿著一支筆,在紙上寫啊寫著,不知到在寫什麼。

一位學長看著A4的紙,提問,「請問,這次的活動預算多少?」

梁脩豪馬上就回答,「估計不超過五千。」

學長驚訝的說,「舞台,音響設備涵蓋在裡面不超過五千?」

「是的,學長。」梁脩豪的語氣毫無任何疑問。

「好,那沒事了,請繼續。」學長低著頭,看著紙上的字。

「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會議就到此,而活動表演單,請交到前面來。」梁脩豪拿起EPC,開始記錄活動事宜。

「那個麻煩活動表演單交給我。」我開始一一收其單子。

一位學長把單子交給我後,看著我一會問道,「妳是一年A班的班代?」

「是的。」我點點頭。

「妳的夥伴很厲害喔。」學長看了梁脩豪一眼,讚嘆著。

「嗯。」我依然點點頭。

站在學長身後的學姊,笑咪咪的看著我,「我是三年A班的科代,之前我們辦活動,預算都超過五千,而你們卻只在五千內,很厲害耶。」

「我只是負責打雜的,他比較厲害。」我把活動的單子收好後,放在梁脩豪的旁邊。

「謝啦。」梁脩豪抬頭,給了我一個微笑。

「你是梁脩豪?」那位學長拉了一張椅子到了梁脩豪旁邊坐了下來。

「嗯。」梁脩豪很認真的敲打的鍵盤。

「這是我一年級當科代時的活動企劃,給你參考吧。」學長從牛皮紙袋裡抽出一疊用夾子夾住的A4紙本。

「謝謝,學長。」梁脩豪停下手,用感激的雙手接過那本企劃。

「不客氣,我叫嚴凱,叫我阿凱就好了。」嚴凱笑了笑,起身指著他旁邊的女生,「她是我的夥伴,柳弦然,有事也可以找她,找的到她,就可以找的到我。」

「嗯。」梁脩豪點點頭。

「學妹妳呢?」嚴凱看向我。

「啊?」我不懂的看著嚴凱。

「名字。」嚴凱起身,伸伸懶腰,等著我的答案。

「李星澄,木子李,星星的星,清澄的澄。」我慢慢的解是的我名字。

「嗯,那我們先走囉,期待你規劃的表演。」嚴凱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小星。」梁脩豪看著螢幕,手不停的敲打鍵盤。

「啊?」我看著他,不解。

「妳看看這裡,我想多安插一個活動,叫做彩虹橋,愛之地。」梁脩豪指著螢幕,他所寫的活動表。

「這是一個什麼活動啊?」我疑問,看著標題,彩虹橋,愛之地,不懂他的意思。

「這個活動是需要樂團幫忙唱歌拉,彩虹橋呢,是感謝老師的一個活動,而愛之地呢,就是讓人告白的。」梁脩豪說完後又繼續敲打著鍵盤,「不過要先去找樂團主唱談談。」梁脩豪停住手,把EPC闔了起來,把一疊一疊資料整理好,收到袋子裡,然後起身,抱著EPC

「現在要去找樂團主唱?」我幫忙拿著EPC,跟著梁脩豪。

「嗯,這個時間他們差不多在練了。」梁脩豪點點頭。

我跟在梁脩豪的後頭,緩緩的走到一扇門前,上面有個牌子寫著,「樂團練習中,非重要事,勿打擾。」,梁脩豪了一會,舉起手,打開門。

電吉他和鼓的聲音,隨著門的開啟,大聲起來,大聲到有點刺耳。

看到我跟梁脩豪後,音樂瞬間就停止了。

「脩,真是稀客啊,有何貴事?」拿著麥克風的男生,魅笑瞇眼的看著我們這邊。

「喂,拜託,這次是科內活動的事來找你的。」梁脩豪把一張A4的紙遞給他。

「哦,這位小姑娘是誰啊?」看了紙上的文字一眼,就走向我,「我叫楚洛風,不知姑娘的芳名是?」楚洛風盯著我直瞧。

「喂,我知道你武俠小說看很多,說話也不必這樣吧,文謅謅的。」梁脩豪推了楚洛風一下。

「嘖,我在問這位姑娘,又不是在問你,看你那麼擔心的樣子,難不成是女朋友?」楚洛風一臉不懷好意的樣子。

梁脩豪坦承,緩緩的說道,「是,是我女朋友,所以別動歪腦經。」

「嘖嘖嘖,我想說噹你一下的,算了。」楚洛風攤手,把麥克風放到桌上,「說吧,科內的活動,需要我們怎麼做。」

「嗯,開場、中場、結束,都各三首歌,開場是三首High歌,中場的時候都可以,結束的時候比較悲傷的歌,有感傷的歌,最好可以唱一首朋友。」梁脩豪看的A4上的字,慢慢解釋,「這中途,有些活動需要你跟你的吉他手,有個小小的限制額活動,彩虹橋,愛之地,彩虹橋就是要感謝師長的,你唱歌,然後唸卡片這樣,愛之地就是告白或者是……嗯,類似情人節的活動,你懂嗎?」解釋完畢後,梁脩豪把紙收了起來。

「嗯,大致上懂了。」楚洛風點點頭表示懂了,然後又看向我,「不介紹一下,你的女朋友啊。」

「小星,我的女朋友。」梁脩豪拉著我的手,微笑了一下。

「你好。」我點頭示意。

楚洛風看著我從腳到頭,看了我一遍,下了此結語,「你的女朋友,蠻可愛的。」

「你不會去交一個喔。」梁脩豪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說不要對我動歪腦經。

「朋友妻不可戲,這個道理我明白好不好,沒事我要繼續練了,明天我會交出歌單的,而你說的那個活動,最好五個老師,五個學生就好了,然後歌單最晚後天給我。」楚洛風拿起麥克風,準備開始歌唱的樣子。

我跟梁脩豪很識相的離開了,關上門。

「剩下的就是把活動整理好,然後把樂團要唱的歌按排好,對了,還要印單子給三年級的寫。」梁脩豪拿慢慢的走,往學校的頂樓走去。

「脩豪。」我淡淡的叫著他的名字。

「嗯?」梁脩豪就坐在地上,拿出EPC開始敲打鍵盤。

「你真的很厲害,我都幫不上忙,只能在旁邊看你做。」我走到梁脩豪旁,坐了下來,並且給予微笑。

「妳只要像現在這樣,坐在我的旁邊,陪著我。」梁脩豪溫柔的摸著我的頭,「這樣就夠了。」然後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又繼續轉到螢幕上,專注的敲打鍵盤。

看著他認著的表情,我緩緩的把頭靠向他的肩膀,那個令我有安全感的肩膀。

我靠向他的肩膀,他只給我一個淡淡的微笑。

梁脩豪嘴裡呢喃,「小星。」

「嗯?」我抬頭看他。

「不,沒事。」梁脩豪本來好像要說什麼,又搖頭表示沒什麼。

我靠向梁脩豪的懷哩,聞著他身上好聞的肥皂香,令人有安全感的胸膛。

良久……我從睡夢中醒來,靠在牆壁上。

我抬頭,看到梁脩豪閉著眼,聽著沉穩的呼吸聲,睡著了?

我忍不住伸手,往梁脩豪的瀏海撥了一下。

我的這個舉動好像吵醒他了,他睜開眼看著我,然後微笑著。

梁脩豪不懷好意的看著我,「偷襲我,不太好吧?」語畢,臉整個欺向我,距離僅此兩公分。

「我、我哪有偷襲你。」梁脩豪的臉靠那麼近,害我緊張的口吃了啦。

突然一個聲音,讓我們整個那股氣氛頓時消失。

楚洛風從一面牆後走了出來,用手摀住臉,假裝不看,「喂喂喂,你們少噁了,調情就算了。」

「出來壞事的傢伙。」梁脩豪有點生氣瞪著楚洛風。

「抱歉啊、抱歉啊,我只是怕擦槍也會走火,一發不可收拾。」楚洛風嘴裡說著道歉,口氣卻是毫無道歉的感覺。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梁脩豪很不耐煩的看著楚洛風。

看著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鬥嘴。

難怪有人會說,越鬥嘴,感情越好啊,就是向他們這樣吧。

「欸,澄姑娘,他不是好男人啊。」楚洛風又開始用,那種金庸裡的人物說話的口氣了。

「此話當真?」我似笑非笑的,配合他的口氣。

「當然,要不是我突然出現,這擦槍,就真的會走火,一發便不可收拾啊!」楚洛風用手假裝古代的扇子,搧啊搧的。

「你們兩個再給我演古裝戲喔!」梁脩豪忍不住就檔在我跟楚洛風的面前。

「所以姑娘,就跟楚某遠走高飛吧,這負心漢,就讓他在這裡日夜哭泣吧。」楚洛風完全沒理會梁脩豪,而是伸出手,一副我拉住他的手,就要帶著我跑的樣子。

「不要把我無視了!」梁脩豪檔在我的面前,看起好像生氣了。

「欸,瞧你生氣的樣子,超經典的。」楚洛風笑呵呵的看著梁脩豪,好像在恥笑的樣子,「我只不過開開小玩笑,澄姑娘竟然如此配合,不過也要感謝她,我才能拍下你今天的這個模樣。」楚洛風不懷好意的拿著手機,威脅的表情看著梁脩豪。

「……」梁脩豪沒說話,突然爆笑了出來,「噗哈哈哈──」

「笑什麼?」楚洛風好像摸不著頭緒,不懂梁脩豪在笑什麼。

「沒事。」梁脩豪揮揮手,收起笑容,表示沒事的把放在地上的EPC拿起來,「看來已經放學了,我送妳回去吧。」梁脩豪牽起我的手,準備離開的時候。

楚洛風回眸,淡淡的一笑,語氣諷刺的很,「脩,你很沒意思耶,這樣就要離開了,連一聲再見也不用說的喔!」

梁脩豪語調提高,瞪了楚洛風一眼,「我沒打你,你就要偷笑了。」

我就被梁脩豪牽著手,慢慢的走著,回教室拿書包後,就離開學校。

 

我們緩緩的走著,夕陽把我們的影子拉長了。

「脩豪。」我看著他的背影,淡淡的叫著他的名字。

「嗯?」梁脩豪轉頭看著我。

「還記得昨天晚上我告訴你的事嗎?」我直盯著他瞧,看著他的臉上的表情。

梁脩豪點點頭,「記得啊,要去妳家見妳媽不是嗎?」突然又想起什麼似的,又繼續說,「妳家有人租,妳媽知道嗎?」

「你說傑喔,那是騙你的啦,你當真了喔?」我裝傻的大笑,想帶過著個話題。

「嗯,那傑是誰啊?」梁脩豪表情有點吃味的撇過臉,往前走。

「嗯,就一個朋友啊。」我緩緩的跟上他的腳步。

梁脩豪再沒開口,周圍的空氣好像凝結了,看著他的背影,似乎感覺到有些不愉快似的。

難道他害怕?

他害怕,我跟傑有些什麼嗎?

呵呵呵……

不過第一次看到他有這種表情,蠻新奇的。

「吶,你這樣子的表情要去見我媽媽,會不會不太好呢?」我故意提醒著,他臉上的表情,好笑的表情。

梁脩豪假裝沒聽到我的話,繼續的走往我家的方向。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