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上學的日子,禮拜一,我跟往常一樣,很早就出門了。

走在路上,又聽到那熟悉的聲音。

「小星──」小潔的聲音從我後頭飛奔往,從我後頭抱,笑呵呵的。

「做什麼啊?」我看著很高興的小潔。

小潔帶著害羞的表情,抱住我,「我跟佑慶接吻了耶!」

我聽到愣了一會,「啊?」回過神,「我雖然不太贊同妳跟學長交往,不過說老實話,感覺如何?」我好奇盯著小潔的表情。

「有讓人暈眩的感覺,跟小說寫的一樣啊。」小潔陶醉的捧住臉頰,臉紅的閉著眼。

「真的?」我不相信的看著小潔。

「嗯,妳也趕快去交男朋友啦,這樣妳就知道那個感覺啦。」小潔笑呵呵的打著我的肩膀。

「嗯哼哼,那也要有對象。」我冷笑,不理小潔的往學校的方向走。

小潔跟在我旁邊,突然想到什麼,「妳跟科代梁脩豪不是很好?他是個不錯的對象吧,每天都送早餐給妳吃。」

我用很無奈的口氣,聲音有點提高的說,「他,拜託,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好不好,少在那邊亂栽贓了。」

不久到了學校,早鈴還沒響,我們已經到教室了,我坐在我的位子上。

「一閃一閃亮晶晶,每天都是小星星,今天的亮度不夠囉,需要補點能量。」梁脩豪把早餐又放到我桌上來。

我瞪著梁脩豪,「喂,你很奇怪耶,你是嫌你家錢多沒地方花是不是?」我把早餐還給他。

「難道我對妳好,就不行嗎?」梁脩豪的表情,很受傷似的。

難道是我的錯覺嗎?

哪個人會平白無故會對一個人好啊,除非他有什麼企圖。

我雙手交叉放胸前,還是一臉不爽,「不行,我又不是你的誰。」

梁脩豪又突然換了個臉,微笑的坐在我面前,「妳覺得我人怎樣?」然後直盯著我,好像在等著我的答案。

「什麼怎麼樣?」不懂他的意思。

「就是妳有把我列入交往對象嗎?」梁脩豪不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問。

我裝傻,想逃避這個話題,「耶?」

梁脩豪用著奇怪的表情看著我,「還是妳已經跟那個傑,在交往了?」

我冷笑的回著,「他是我的房客,我怎麼可能跟他交往。」

梁脩豪用直問的語氣,直問我,「沒交往,那為什麼,你們禮拜日在一起出現在市區?」

我氣的口不擇言,冷冷的說,「我為什麼要解釋,還有不要用這種直問的口氣跟我說話,況且你又不是我的誰,你沒資格這樣直問我。」賭氣著轉過頭,不看梁脩豪。

梁脩豪低著頭,用著很冷漠的聲音,「對不起。」然後就提著早餐離開了。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

李星澄,妳在做什麼,幹麼對梁脩豪這樣,他是合作的好夥伴啊,幹麼這樣對人家。

我對他感覺怎麼樣,普通朋友?

不知道。

列入交往對象?

不可能吧,我喜歡比自己年紀大的。

但他的表情,讓我的心好像刺痛了起來,為什麼呢?

是為什麼呢?

難道我對他有了感覺?

不可能吧……

我的思緒,到了上課我都不知道。

為什麼,滿腦的疑問。

是別人常說的那種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嗎?

 

很快的早上的課已經過了,中午休息時間到來了。

煩惱到我不想吃飯,跑到頂樓吹風。

我坐在地上,靠在牆邊,吹著夏意的涼風。

閉上眼享受風的吹拂,讓思緒全部暫時的消失。

突然出現了傑的聲音,「澄。」

我嚇到睜開眼,「傑,你怎麼在這裡?」

傑很理所當然的說,「嗯,為了調查啊。」

「校外人士是不能進來的耶,你怎麼進來的?」我驚訝的看著傑。

傑說著說著,就坐我旁邊,「隱形進來的啊。」

我看著傑問,「現在別人看的到你嗎?」

傑笑了笑,「當然看的到,我又沒啟動隱形罩。」

說巧不巧,這時有人打開了鐵門,「小星,妳在這裡嗎?」小潔左看右看的。

這時傑用雙手擋住我,而傑的臉,離我的臉只有兩公分近,我們盯著對方看。

我臉不知不覺得就紅了,心跳也不斷的加速。

傑是外星人耶,我對他臉紅心跳幹麼,我甩了甩頭,好讓我遺忘這個感覺。

「奇怪,剛剛明明就聽到了啊,怎麼沒看到人呢?」小潔看了又看,終於死心的離開。

傑鬆了口氣,「呼,差點就被發現了。」然後坐回剛才的位置。

我試著冷靜,把剛才的臉紅心跳忘掉。

「妳怎麼了?臉那麼紅。」傑疑問的看著我。

我用冷靜語氣,「我沒事。」

傑看穿我似的說,「可是妳的表情很奇怪啊,幹麼假裝冷靜?」

我急於否認,推了他,「我才沒有。」

傑不打算繼續問下去,「喔。」

我鬆了一口氣,「欸,等等要離開記得隱形,被發現我也救不了你。」說完後,我起了身,「我要回去教室了。」

傑點點頭,「嗯,掰掰。」

我離開了頂樓,回到了教室。

小潔跑到我身邊,擔心的問,「小星,妳剛剛去哪了?」

我打算打混帶過話題,「沒去哪啊,到處晃晃。」

小潔不相信的,用眼神打量著我,「是喔。」

我點點頭,「嗯啊。」

「好吧,因為有人說妳在頂樓,我去頂樓時明明就有聽到妳的聲音,但是卻沒看到妳的人,我還以為……」小潔用古怪的眼神,直盯著我瞧。

我閃避她的眼神,「以為什麼?」

小潔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算了,沒事。」

「喔。」我鬆了一口氣,嚇死了,如果這樣直問下去,我要怎麼解釋啊。

「那我要回去坐位上了,下午的課要開始了。」小潔說完後就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

 

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靠窗最後一排的位子。

全部的思緒,又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世界裡……

傑的臉,離我不到兩公分。

那種臉紅心跳的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心動了嗎?

第一次有那樣的感覺,第一次覺得一個人很帥,但……

他是外星人,這樣的戀情,是不被允許的。

搞不好傑根本不知道,戀愛是什麼。

呵呵呵,喜歡上傑,怎麼可能,太好笑了吧。

雖然我知道小說上,常常寫著,一見鍾情,可是那些對象都是人啊。

傑又不是人。

他是外星人耶!

我的天啊,我到底在想什麼,跟外星人談戀愛,我的腦袋運轉的好奇怪啊。

不過,跟外星人談戀愛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搞不好我要成為,第一個跟外星人談戀愛的人。

哈哈哈哈,怎麼可能嘛!

想太多了。

突然冒出了這個疑問,可是梁脩豪怎麼辦?

梁脩豪,干梁脩豪什麼事?

我在想傑,怎麼連梁脩豪都來湊一腳了。

列入交往對象嗎?

笑話,怎麼可能,除非天下紅雨了。

哈哈哈哈哈哈──

 

「李星澄,上課笑什麼笑,妳把國文課當作笑話課了嗎?」國文老師怒氣沖沖的瞪著我。

慘了,我又陷入自己的幻想世界,一時忘了還在上課。

我胡塞個藉口,「老師,對不起,我覺得妳的教課方式太生動了,我忍不住就笑了。」

「是嗎,那就認真上課。」老師狐疑的看著我,好像不相信我的話,「繼續上課。」

然後老師又開始教課了,而我把全部的想法暫時先放旁邊,先認真上課。

 

好不容易,這節課度過了,我把課本收到抽屜哩,把筆放回鉛筆盒,累得趴在桌上。

小潔走了過來,坐在我前面的座位,「小星,妳剛剛上課很誇張耶。」

我趴在桌上,有氣無力的回答,「嗯……」

小潔摸著我的頭,擔心的問,「妳跟科代怎麼了嗎?」

「也沒什麼,只是他問我,我覺得他人怎麼樣,然後又問我,我有沒把他列入交往對象。」我趴在桌上,不想抬頭,壓著聲音。

小潔聽完後,馬上就說,「那個科代一定喜歡妳啦。」

我聽到後,馬上抬頭,盯著小潔,「耶?」

小潔想了一會,「每天送早餐,現在又問妳對他覺得怎樣,然後又問妳有沒有把他列入交往對象。」小潔抓住我的手,「這擺明了就是喜歡妳了啊。」

「怎麼可能。」我揮揮手,表是不可能的意思。

小潔吃驚的看著我,「為什麼不可能,哪個男生會這樣對自己沒感覺得女生這樣,妳告訴我啊。」

我無言了,「……」

小潔很直接了當的問,「妳喜歡他嗎?」

我喜歡他嗎?

我也不知道。

我沒有回答,「……」

小潔又問了,「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他嗎?」

我點點頭。

小潔看著我,「如果他跟別的女生走很近呢?」似乎在等什麼答案。

我思考了一會,「嗯……或許會有一點點難過吧。」

「那是不是代表著妳有一點點喜歡他呢?」小潔看著我。

「我不知道,或許有吧。」我不肯定答案。

小潔帶著哀怨的眼神看著我,「可憐的科代,唉……」

突然梁脩豪出現在旁邊,看著我,「我怎麼了?」

小潔一看到梁脩豪,說完話就跑了,「呃,沒事我要先走了。」

「放學之後,妳有空嗎?」梁脩豪低頭看著我。

「怎麼了?」我沒抬頭看他,轉頭看著窗外。

梁脩豪似乎想假裝冷靜,「可以陪我去買參考書嗎?」但他越是想表現冷靜,就越是奇怪。

我看了他一眼,「嗯。」答應了,因為我不希望什麼事情破壞了友情,就算是感情也是一樣的。

「真的?」梁脩豪真大眼看著我,很驚訝的表情。

「不要就算的。」我轉身準備要離開。

「欸,等等。」梁脩豪緊張的喊住我。

「開玩笑的。」我轉過身扮鬼臉。

梁脩豪雙手搭住我的肩,低著頭,「拜託妳,別讓我這樣緊張行不行。」口氣極度的哀求。

看到梁脩豪的樣子,我嚇到了,因為他從來不這樣的,向人低頭。

我沒說話,「……」

「好啦,不說了,走吧。」梁脩豪拉著我的手,然後往前走。

我任憑讓梁脩豪拉住手,跟著他的腳步,「走慢一點。」

 

很快的,我跟梁脩豪就到了,專門賣參考書的店。

「你要買什麼參考書啊?」我跟著他,站在大大的書櫃前,看著琳瑯滿目的參考書。

「買國文的參考書。」梁脩豪慢慢的找著上面的參考書。

「國文,你要買哪一種的?」我看著上面多到數不清的國文參考書。

「就是成語,古詩類的參考書。」梁脩豪從那個書櫃,走到另一個書櫃。

我找到一本很厚的參考書,有梁脩豪所說的,成語古詩類的參考書。

我拿給他看,「這個呢?」

「嗯……」梁脩豪接過參考書,看了一會,「好,就買這個。」

我聽到梁脩豪那麼快就決定,傻眼了,「不再考慮一下?」

「不用,這很符合我的需要啊。」梁脩豪說一說就跑去結帳。

看著梁脩豪去結帳,而我走了出去,在門口等他。

「叮咚──」電動門開了。

「好了,走吧,肚子餓了。」梁脩豪把參考書放到書包裡,「我知道有一家水煎包很吃喔。」然後就很高興的往前走。

我只跟著梁脩豪的後頭,跟著走。

 

我們走了不久的路,到了梁脩豪所說的那家水煎包的店,一顆十元,真便宜啊。

「妳要吃什麼口味啊?」梁脩豪看著我,等著我的答案。

「都可以啊。」我看著板子上的水煎包口味,口味還真多,真是不知到要吃什麼啊,讓他選好了。

「嗯。」梁脩豪轉身跟老闆買了兩個水煎包,付好錢,就把水煎包給我,「喏,給妳。」

「謝謝。」我接過水煎包,把水煎包的紙袋拉開,咬了一口,「好好吃喔。」

梁脩豪咬了幾口水煎包,水煎包吃完後把紙袋丟到垃圾桶裡,「我去買飲料,等我。」然後走到附近的飲料店。

我站著,把手裡的水煎包吃光,然後把紙袋丟到垃圾桶。

等我丟完垃圾,梁脩豪也提著飲料過來了。

「這家的烏龍綠很好喝喔,妳喝喝看。」梁脩豪把飲料遞給了我。

「嗯。」我把吸管插入飲料杯,吸呵一口,冰冰涼涼的感覺,茶味也很夠,「很好喝。」

「是嗎,太好了。」梁脩豪笑的很燦爛,聲音很雀躍。

我思考了一會,不知道為什麼,想問梁脩豪一件事,他是不是喜歡我這件事,我想問清楚,否則這件事一定會一直困擾著我,讓我不停的想這件事。

我提起了勇氣,「梁脩豪。」我叫了他的名字。

梁脩豪依然燦爛的笑著,然後望著我,「嗯?」

我吞了一口口水,深呼吸,然後說出,「你喜歡我,是嗎?」

梁脩豪吃驚了一下,似乎被我的問題嚇到,然後回歸正色,「是,我喜歡妳,從第一次看到妳開始,我的視線,就離不開妳。」說完後,表情是帶點期待又傷害的感覺。

我轉過身,刻意不要看梁脩豪的表情,「你喜歡我哪裡,我有哪裡值得你喜歡的?」

梁脩豪的聲音帶點抖聲,似乎要把那份緊張的心情忽略,「我喜歡妳,喜歡妳的全部。」

這個答案,小說裡常出現,通常會說這樣的話的男生,都是半真心的。

我依然背對著他,冷冷的說,「這個答案我不接受。」

梁脩豪很難過的聲音,「是嗎……」

話題到這,我們誰也沒在開口。

突然,一個溫熱的感覺,從手傳到全身,而我的手被牽了起來。

梁脩豪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心臟位置,「我每次,和妳在一起,我的心跳就如此的快,是種令人窒息的喜悅感。」

我的手被按在心臟的位置上,我確實感受到梁脩豪的心跳,又快又急,噗通噗通的跳著。

梁脩豪抓住我的手不放,然後用很認真的眼神看著我「這就是我的真心,我喜歡妳,小星。」

這算告白?

第一次被告白,我該怎麼辦?

我要怎麼說,拒絕嗎?

還是答應?

誰能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我盯著梁脩豪看,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不會馬上要妳告訴我答案。」梁脩豪鬆開我的手,微笑的,「如果我這樣造成妳的困擾,讓我們情人當不成,也當不成朋友的話,就當作我沒說過。」然後用手摸著我的頭。

我依然沒說話。

「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家吧。」梁脩豪,牽起我的手,緩緩的走著。

而我跟著他的腳步。

 

我該怎麼做,誰可以告訴我?

這雙溫暖的手,緊緊的握著我。

我是否,要去嘗試一次,戀愛的感覺?

第一次的戀愛,第一次的喜歡。

我喜歡梁脩豪嗎?

不知道。

為我而心跳加速的人,我該接受嗎?

滿腦的疑問。

 

不知不覺的就到了我家門口。

「快進去吧。」梁脩豪鬆開了我的手,「掰掰,趕快進去吧。」

「嗯,掰掰。」我向他揮手。

「掰。」梁脩豪轉身,踏著和我家反方向的路。

看著梁脩豪離開的身影,我不經問自己,我是否喜歡梁脩豪,是不是對他有感覺。

我拿起鑰匙,打開門走進去,拖鞋子,走到客廳。

「今天回來比較晚喔。」傑坐在沙發上,盯了我瞧。

「嗯。」我把書包丟在椅子上,伸了懶腰,走上樓,回房間。

換下制服,無力的坐在床邊,思考著梁脩豪的話。

 

每次和我在一起就會心跳加速,令人窒息的喜悅感。

可是我不知道,我對你,是否有那種感覺,令人窒息的喜悅感。

或許我們好得太過頭,我分不清楚,喜歡事什麼。

如果我孤注一擲,答應你,那麼會不會改變了些什麼?

 

「叩、叩、叩──」門被敲打作響。

「幹麼?」我往後躺,倒向柔軟的床。

傑的聲音從門後傳出,「妳心情不好嗎?」

我閉上眼,淡淡的說,「嗯……」

傑輕輕打開門,一顆頭在門邊,「我可以進去嗎?」

我起身,坐在床邊,看著傑,「你門都打開了。」

「那我進來囉。」傑走了進來,坐在矮圓桌旁。

我看了傑一眼,沒開口。

傑微笑說,「妳有心事,可以跟我講喔。」

「你懂嗎,懂感情的事。」我盯著傑,希望傑可以給些什麼答案。

傑搖了搖頭,「不懂。」突然想到什麼似的,「不過你們地球人不是常講一句話『跟著感覺走』。」然後瞇著眼笑著。

跟著感覺走?

對啊,跟著感覺走,就對了。

何必想麼多呢。

想那麼多只是讓自己煩惱更多而已。

好吧,就那麼決定了,答應梁脩豪,答應他的告白。

「我想通了,你的話點醒了我。」我被傑的笑容牽引著也跟著,開心的笑了。

「是嗎,妳想通了就好。」傑笑呵呵的,「呵呵,那妳沒事了,我就去樓下幫妳準備吃的吧。」傑起身,走離開房間。

梁脩豪,我決定答應你。

你的告白,我收到了。

 

突然,在書桌的手機響了,手機伴隨著鈴聲,震動跳躍著。

我走到書桌旁,看著來電顯示,是在美國的媽媽打來的電話。

我高興的接起手機,「喂,媽媽。」

媽媽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倦,「寶貝啊,媽媽明天就會到台灣了喔。」

聽到媽媽要回來,我的心情更高興了,「真的啊,好高興喔。」

媽媽的聲音聽起來也很高興,「那麼明天下午,放學見囉。」

「好。」我允諾。

「那麼寶貝,明天見囉。」

「嗯,掰掰。」

「好,掰掰。」

電話掛掉了,我高興的站了起來,轉圈圈,轉完圈圈,就往床上倒。

一股味道飄進房裡,好香。

我從床上爬起,走下樓到了廚房,看著傑圍著圍裙,在煮類似濃湯的食物。

而看到傑,突然想起媽媽明天要回來,如果媽媽看到傑,不知道會怎麼想。

「傑,我媽媽明天要從美國回來耶。」我走到餐桌旁,拉椅子出來坐了下去。

「是喔,那很好啊。」傑沒轉過身,而是拿著大湯匙攪著那鍋湯。

我走到傑的身邊,很認真的說,「重點是,我媽媽看到你,一定會很生氣的。」

傑不懂的表情,看著我,「為什麼?」

我有點快瘋似的,大聲說,「哪個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兒在家,然後家裡出現陌生人不生氣的,而且還是男生,不抓狂才怪。」

傑關掉瓦斯,裝了一碗湯,走到餐桌前放了下來,然後才淡淡的說道,「你們地球人很奇怪,總是為了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生氣。」

我帶著有點生氣的表情看著傑,「這裡是地球,不是你居住的星球,所以不要拿你們來跟我們相提並論。」

傑看了我的表情後,聲音放軟了些,「不要生氣好不好,我保證,妳媽在的日子,我都不會出現,我會隱形起來,好嗎?」

我用很認真的口氣,「嗯,說到要做到喔,如果讓我媽媽發現你在這,我一定會完蛋,所以你一定要消失,知道嗎?」然後擋在傑的面前。

「嗯,我知道,我都已經做保證了,妳還不相信我。」傑無奈的嘆了口氣,把湯放桌上後,又轉身從抽屜拿出湯匙,然後放在桌上。

看到傑的表情,姑且相信他的話,「我相信你。」我坐在椅子上,看著桌上他渚的濃湯,我提起湯匙,喝了一口,「好喝,你從哪裡學的?」我抬起頭看傑。

「來地球前,總是需要先知道你們吃些什麼,做些什麼啊。」傑說的很理所當然,然後坐在我的對面。

「看來,我還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我喝了一口湯,忍不住讚嘆,「你煮的也太好喝了。」一下子,一碗濃湯也被我喝得精光。

「妳喜歡就好。」傑把圍裙脫下,掛在牆壁上。

「白天你都在做什麼?」我把碗放到洗水槽裡。

「還不是在調查。」傑邊說邊走到客廳去。

「喔。」我抬頭看著掛在牆上的鐘,七點了,該洗澡了。

傑起了身,走上樓,回房間。

看起來,傑很遵守約定,有那麼相信他一點點了。

我走回房間,拿著換洗的衣服,走進浴室哩,開始洗澡。

泡在浴缸裡,熱水的溫度,讓人放鬆了心情。

梁脩豪有著一百七十三的身高,長的還不錯的臉,個性也算不錯。

但是不是很多人說過,交往前跟交往後會差很多。

我有那麼一點點害怕,是不是我答應了,梁脩豪的態度是不是會改變。

算了,想了那麼多也沒用,跟著感覺走,就對了。

我相信梁脩豪,他一定很跟平常一樣。

不會有任何的改變的,我相信。

過了一會,洗澡洗好後,回到房間,躺在舒服的床上,睡著了。

 

一陣微微的涼風,從開啟的窗戶吹了進來,夏季的涼風,好舒服呢。

而太陽也高掛在天上,我起身,看著牆上的鬧鐘,才快六點。

和往常一樣,到了浴室盥洗了一番後,就換上制服,走到樓下。

一到樓下,就看到傑坐在客廳,看著早報。

「妳今天比較早起來喔。」傑沒抬頭看我,卻知道我走了下來。

「因為昨天睡得比較早啊。」我用手梳順頭髮,然後提起沙發上的書包。

「嗯。」傑很專心的看著報紙。

「欸,我媽媽今天會回來,記住要隱形啊,否則被發現,我會死定的。」我提醒傑。

「知道了。」傑抬頭看我。

「嗯,我要去上學了,掰。」我提著書包,出門去了。

踏著要去學校的路上,看著天空的雲朵,軟綿綿的飄在空中。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享受夏季的味道。

我踏著緩慢到腳步,到了學校裡,到了教室。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著晨練的藍球隊,夏天真是個好季節……

過了不久,班上的同學也陸續來了,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而梁脩豪也來了,我們互相看了一眼,尷尬的撇過頭。

突然門打開,班導走了進來,「梁脩豪、李星澄,來導師辦公室,老師有話跟你們說。」

我起了身,跟在梁脩豪的後面。

到了導師辦公室,導師坐在位子上等著我們。

「老師今天找你們來,是要說科內要辦活動,要舉辦一二三年級的聯歡會,希望各班都可以提出一個節目,然後會有評審老師,評分。」

「老師,你的意思是說,要我們去告訴各班的科代是嗎?」梁脩豪直接切入重點問。

「是的,然後呢,分數最高者可以拿到獎狀和一支大功,以此類推得獎名次和獎勵。」老師拿了幾張A4的紙,給了我和梁脩豪。

「這些是要拿去給各班的科代?」我看了紙張上的內容。

老師微笑的說,「是,那就麻煩你們了。」

梁脩豪點點頭,「嗯。」

「那沒事了。」說完後,老師轉過身,忙著打資料。

而我跟梁脩豪離開了導師辦公室。

「小星。」梁脩豪突然停下腳步,叫著我。

「嗯?」我也跟著停下腳步,疑問的看著他。

梁脩豪沒轉身,只是淡淡的問,「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

「嗯。」我盯著梁脩豪的背影。

「真的嗎?」梁脩豪驚訝的轉身看我。

「真的。」我點點頭,允諾。

「太好了。」梁脩豪鬆了口氣似的。

我沒開口說話,只是盯著他的表情。

他的臉上充滿的喜悅,和害羞得臉紅。

 

終於忙完那些事情後,我和梁脩豪買了杯飲料,坐在頂樓上,吹著涼風。

「小星。」梁脩豪望向遠方,然後叫著我。

「嗯?」我轉過頭,看著他。

「妳為什麼突然答應我了?」梁脩豪很認真的看著我。

「跟著感覺走,就對了。」我說完,喝了一口飲料,「是一個朋友點醒我的,與其想太多,倒不如試著相信感覺。」然後微笑的看著梁脩豪。

「是嗎,妳不後悔?」梁脩豪往我這做過來了一點。

「如果後悔了我還會答應你嗎?」我抬頭看他。

「也對。」梁脩豪想了一下,笑了笑。

「你傻傻的。」我看著他,下出此結論。

「呵……」梁脩豪瞇著眼笑。

我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怎麼了,不說話,還一直盯著我,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梁脩豪緊張的摸著自己的臉。

「噗……呵呵……」看到他的表情,我笑的更高興了。

「耶,妳不要笑嘛,我的臉上是怎麼了嗎?」梁脩豪看到我笑的更開心,更緊張的摸著臉。

「我只是覺得你緊張的樣子,很好笑啊。」我不停的笑著,捂著嘴。

「……」換梁脩豪不說話盯著我一直看。

「怎麼樣啦,你生氣了喔?」我停止笑了,看著他不說話,有點害怕。

「小星。」梁脩豪輕聲的叫著,然後又很認真的看著我。

「怎樣?」看著他的臉,讓我害怕了起來。

梁脩豪慢慢的靠近我,直到我們的臉距離不到十公分。

「我喜歡妳。」梁脩豪輕輕的講,他就吻了我。

 

接吻,是這種感覺嗎?

甜甜的,又麻麻的。

感覺整個很不對勁,但是又覺得這種感覺很好,好像要上天堂的感覺。

直到我快呼吸不了,他的唇才離開。

我眼睜睜的看著他,我現在臉一定很紅。

一定很紅。

心跳也好快。

這種感覺,就是戀愛嗎?

 

梁脩豪舉起了手,摸著我的臉,也不說話,只是盯著我看。

他又吻了我,這次的感覺又不一樣了。

這次的感覺像電流在身上亂串,酥麻的感覺。

梁脩豪的唇離開了,然後抱住我,在我耳邊說,「小星,妳喜歡我嗎?」

他抱住我的一瞬間,那個感覺,是第一次讓我感覺到,被人抱的感覺,還不算太壞,而且還是第一次給爸爸以外的男生抱,那感覺真的很奇妙,說不上來的感覺。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我點完頭,梁脩豪又抱的更緊了。

聽著梁脩豪的心跳,好快、好快的跳著,你很緊張嗎?

「欸。」我沒抬頭,悶聲的叫了一聲。

「嗯?」梁脩豪在我耳邊,回應著我。

「你會後悔吧?」我抬頭看著他,「後悔喜歡上我。」然後眼睛直盯著他瞧。

「不會。」梁脩豪用很肯定的口氣,告訴了我,「我絕對不會後悔。」

我低著頭,喃喃自語,「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

「只要妳喜歡著我,我就不會放開妳的手。」梁脩豪承諾,然後又抱緊了我。

「嗯。」我悶聲,出了個聲。

我們就這樣抱著彼此,誰也沒說話,就享受在這種感覺哩,第一次戀愛的感覺。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我們鬆開了手,離開擁抱,我互相看著對方,瞇著眼笑著。

「時間差不多了,我送妳回家吧。」梁脩豪站好後,牽住我的手。

「好。」我點點頭。

我們回到教室,大家差不多走光了,我回到位置上,提著書包。

梁脩豪走了過來牽著我的手,我們離開了學校,往我家的方向走去。

「我媽今天回來,到這邊就好了。」我在叉路口停了下來。

「嗯。」梁脩豪點點頭,然後鬆開了我的手,「那掰掰。」

「嗯,掰掰。」我微笑的對他揮著手。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有點依依不捨的感覺。

我也轉身,往右邊走,回家裡去。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