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已經到了尾聲,傑一直關在房裡都沒出來,我坐在客廳,看著重播的日劇。

突然,有個人影晃到了客廳,然後倒向沙發。

「欸,澄。」傑一臉疲倦樣的漾著我。

「怎麼了?」我把視線轉移到傑的方向。

「明天可以帶我去……」傑突然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嗯,就是你們所謂的逛街啦,我想學習和調查一下你們是怎麼生活的。」

「是可以啦,不過你那身衣服。」我點點頭,我巡視了他身上那身奇怪的衣服。

「衣服可以雖著思考而改變,不然像他的一樣好了。」傑突然指著日劇男主角的衣服,然後閉上眼,衣服馬上就跟電視上的一樣了。

「太強了吧!」我不經驚訝道,「這是超能力嗎?」

「不,這叫科技發達。」傑用食指搖了幾下。

「喔。」我把視線繼續轉回電視上的日劇。

「這個很好看嗎?」傑指著電視。

「嗯,因為小池徹平很帥啊。」我點點頭,驚嘆的望著電視,「真帥……」

「妳喜歡日本人啊?」傑一臉怪異的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視線依然沒離開電視,電視看著看著,就脫口而出,「你幾歲啊?」

「我?」傑用食指指著自己,「我的年紀不是以地球的時間來計算的,如果真的要計算應該是,一百零四億歲了,這是保守估計。」傑微笑的看著我。

「活那麼久?」我驚訝的看著傑,不敢相信的。

「是啊。」傑點點頭。

我沒繼續說話,視線又轉回電視上。

「又不說話了,電視劇有那麼好看嗎?」傑不解的盯著電視看,不知道在想什麼。

「因為電視劇可以讓人充分的休息啊,不用動腦。」我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茶。

「是喔。」傑沒繼續問,也學我猛盯著電視。

「你都不用吃飯嗎?」我看著電視,沒轉頭看傑。

「要吃也可以,不吃也可以。」傑把頭轉向我,認真的看著我。

「為什麼?」我不懂他的回答。

「因為我是外星人。」傑的答案很明瞭。

對嘛,外星人可以決定一切。

「喔,外星人很了不起嗎?」電視劇演完了,我轉向別台。

「不是了不起,只是比人類聰明。」傑橫躺在沙發上,剛好可以看到我的視線。

「聰明還會自投羅網到地球上給人類解剖?」我有點不高興,因為傑說外星人很聰明。

「你說最近報導的那個外星人嗎,那個外星人是傻瓜,相信人類,所以才會傻傻的帶去解剖。」傑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怎麼感覺無關緊要。

「咦,你不是說外星人都很聰明?」你說話有點自相矛盾喔傑。

傑抓抓頭,慢慢的解釋,「就大部分的外星人都是聰明的,而某些部份的外星人的確很傻,傻到去相信人類的話。」

「那你怎麼會相信我的話呢?」聽傑那麼說,我更不懂了。

「因為妳看起來比較好心,Looks like the angel to be the same,所以我就相信妳囉。」傑用很信任的眼神看著我。

「你好像很愛說英文。」聽著傑說話,下了此結論。

「這樣不是你們所說的ABC嗎?」傑又抓了抓頭。

「嗯,你都不用洗澡的嗎?」我看著傑抓頭,不經問。

「就像剛才所說的,可以洗也不用洗。」傑微笑了一下,「外星人是萬能的。」

「我才不相信。」傑說的這句話,令人聽得很不是滋味啊,外星人才不是萬能的。

「不相信,那麼我們就來場時空旅行吧。」傑按了手上一下,突然一個平面是螢幕出現了,「那設定在二零零九年吧。」傑在一螢幕上按了幾下,突然一道光,閃完之後,景象全變了。

「是我,那時候我才國中而已。」我指著自己,穿著國中制服的自己。

「那妳相信我是萬能的嗎?」傑又在螢幕按了一下,又回到剛才了。

「一半,因為時空旅行以後也做得到啊,電影常常這樣演。」我把電視關掉,起身伸了一個懶腰,往樓上走。

「妳要去哪?」傑跟在我後頭。

「睡覺。」我到房門前,「晚安。」然後進了房間,進房間前隱約聽到,「對吼,人類是要睡覺的。」

我倒頭躺在床上,空氣瀰漫的一股陌生的香味,是傑身上的味道,好香喔……

在這香味的其中,我要來去找誰跟我下棋好呢?

 

天色漸漸的有了亮度,鳥兒的叫聲也如此悅耳。

我起了身,一如往常的到浴室裡盥洗,然後走下樓,到了廚房。

拿起桌上的兩片吐司丟到了麵包機裡,烤吐司。

轉身走向冰箱,打開冰箱,把培根和蛋拿了出來。

拿起平底鍋,開爐火,把蛋敲一下,蛋殼裂開後,把蛋放到平底鍋裡,兩顆蛋,兩片培根,在鍋子裡噗吱噗吱的作響。

突然感覺身後有個人,我轉身,看著一臉睡樣的傑。

「要吃早餐嗎?」看著傑的臉,就想把傑的臉捏一下,我的想法,我做了在傑的臉上捏了一下。

「好啊。」傑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等等。」我拿了兩個盤子,個裝著一份蛋和培根,在餐桌上各擺了一盤。

「我開動囉。」傑很高興的拿起叉子,插著培根。

「喏。」我把抹好奶油的吐司地給了傑。

Thanks。」說完後接過我的吐司。

「那等等吃完早餐就出去吧。」我咬了一口吐司。

「好啊。」傑很開心的吃著早餐,猛點頭。

我們吃早餐吃完後,就很快的走到市區裡去,越靠近市區,越熱鬧。

「哇,真多人。」傑驚訝的望著人來人往。

「有需要那麼吃驚嗎?」我拍著傑的肩膀。

突然身後出現了一個聲音,那個熟悉的聲音,「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梁脩豪走到了我的面前,擋住我的路,「嗨,小星,禮拜日能遇見妳,真令人高興啊。」梁脩豪很高興的微笑著。

「梁脩豪,可以不要擋我的路嗎?」我有點不爽的看著梁脩豪。

「他是?」梁脩豪發現了我身邊的傑了,然後用怪異的眼神打量傑。

「你好,我叫傑,是暫時住在澄那的房客。」傑微笑的舉起手,似乎想要握手。

「我怎麼都沒有聽妳提起啊,小星。」梁脩豪肉笑皮不笑的問著我。

「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有需要跟你說這些是嗎?」我推開梁脩豪,要他讓開。

「嗯,說的也是,不好意思啦,打擾你們了,我先走了。」梁脩豪一臉落寞的走離開了。

「他是怎麼了,臉上有寂寞的感覺喔,澄,他會不會是喜歡妳啊?」傑看著梁脩豪的背影,做出了結論。

「才不可能呢!」我忿忿的打了傑的背一拳,「走啦,帶你去那裡玩。」我指著一家電動玩具店。

「玩什麼?」傑滿臉疑問的樣子。

「走啦。」我拉著傑的手,往電動玩具店裡跑。

「這是什麼啊?」傑指著一台類似賽車著電動。

「我們來玩這個。」我拉著傑到一台太鼓達人的機器前,投下錢幣,把兩根鼓棒交給傑,「打這個鼓。」我也拿起兩根鼓棒敲打鼓。

選好歌之後,就拿起鼓棒照著上面的指示打鼓,看著傑的分數,落差了許多,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打,胡亂的在鼓上打來打去的。

「這是什麼啊?」傑苦惱的盯著螢幕。

「你不是萬能的嗎?」我用話酸傑,「這個就照的上面的節奏打就好了呀,很簡單的。」我示範了幾次。

「我們在玩一次。」傑很有信心的拿起鼓棒,等待著音樂下節奏。

傑好像毛起來打了,我也不能輸他。

終於在聲音的結束,分數也出來了,傑跟我的分數,我的天啊,教一次就可以打出如此好的成績,太誇張了吧,外星人都那麼有天份嗎?

「我就說我很聰明吧。」傑把鼻子翹的高高的,驕傲的樣子。

「哼。」我賭氣的哼了一聲,把鼓棒放下,走到賽車的遊戲台前,坐在椅子上,把錢投下去,轉著方向盤,踩著油門,跟電腦比賽。

「澄,妳別生氣好不好?」傑哀求的抓著我的手臂。

「我又沒有在生氣。」我專心的轉著方向盤。

「可是妳臉上寫了兩個字,就叫生氣啊。」傑指著我的臉。

「別煩我啦,讓我跑完這一場好不好。」我轉頭罵著傑,等我轉回去後,已經輸給了電腦,「吼,都是你干擾我。」我氣得打了方向盤一下。

「不然妳坐下來,跟我比一場。」傑坐到了旁邊,把錢投了下去。

好,我就跟你比一場,我就不信你剛玩可以贏的了我。

選好場地後,倒數完,趕緊踩下油門,轉著方向盤。

遊戲整個結束後,傑下出了此結論,「這個不錯玩耶!」

「是不錯啊。」我起身,走出電動玩具店,「去喝東西吧。」我指著街角的飲料店。

「好啊。」傑微笑的點點頭。

我們慢慢的走著,走到街角的那家開了許久的飲料店。

「一杯烏龍綠,正常糖正常冰。」我點好自己的後轉向傑,「你呢?」

「跟妳一樣。」傑的表情依然帶著微笑。

我轉回去點了一杯一樣的飲料,然後又轉回頭看他,「你想去哪?」

「都可以啊,我又不熟悉這裡環境,我還要調查你們生活環境呢,所以就交給妳了。」傑傻傻的笑著,然後拍著我的肩膀。

「耶?」我拿著飲料不敢相信的看著傑,然後把一杯給了傑。

「就麻煩妳啦!」傑燦爛的笑著。

為什麼,這個外星人不像網路上研究報導寫的一樣,冷漠無情,把人類帶回飛船研究呢?

難道是假裝的?

他會不會哪天心血來潮就把我抓去研究啊?

好可怕的感覺喔。

我該相信這個外星人嗎?

「澄,還不走嗎?」傑呆呆的望著我。

我回過神,牽強的微笑,「嗯,走吧,去百貨公司。」

「澄,妳不開心嗎?」傑跟在我旁邊,擔憂的看著我。

我搖搖頭,繼續微笑,「沒有啊。」

傑不相信的,抓住我的手碗,「是嗎?」

我點點頭,「嗯。」然後往百貨公司的方向走。

「澄,我們不要去逛了。」傑又拉住我的手碗,使我停下了腳步。

「為什麼?」我不解的看著傑,「你不是要去調查嗎?」我甩開傑的手。

「今天到此就好了。」傑的微笑沒有消失,一直掛在臉上。

看到傑的笑容,不經讓我想,他的笑容是不是假的。

「嗯。」我轉身,往回家的方向,「走吧。」然後跨出一步,緩緩的走著。

在路上我們也沒說話,突然傑開口了。

「澄,妳是不是不相信我?」傑拉住我的手臂,使我轉向他。

「說什麼相不相信,我們算起來才認識兩天,談相信,太牽強了。」我再次甩開傑的手,「外星人耶,就算我再怎麼大神經,也不可能傻到去相信你吧!」我推著傑。

「也對啦,要妳相信,的確蠻困難的,不過妳似乎不對任何人打開心房,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傑傻傻的笑著,抓著頭。

「你活了那麼久,也該知道地球上對你們這些外來的星人的評語吧,冷漠無情,我能相信你嗎?」我後退了兩步,「萬一你哪天心血來潮把我抓回你的太空船,對我做任何研究,那不就害到我自己,到時欲哭也無淚。」我突然發狂似的,罵著傑。

「呵,原來妳相信那些報導啊,妳相信那些片面之詞,也不願相信我,就只是因外我是外星人?」傑的笑容依然沒消失。

「是,就是因為你是外星人,你的話,我只能聽信一半,而不能完全相信。」說完這段話,突然覺得沒力,「不跟你吵了,我要回去了。」然後我就自顧自的走著,然而傑還是跟在我後頭,我沒阻止他。

很快的就到家了,無力感慢慢的爬滿全身,我沒有對傑說任何話,只是往自己的房間走去,然後躺在舒服的大床上,好好睡上一覺。

 

當我醒來,已經晚上了,肚子也咕嚕咕嚕的叫了。

我走下樓看到傑坐在餐桌前,看著他面前的透明螢幕,科技發達?電影也有做到這種地步了啊,只是現今的科技也還在模擬,只是外星人科技比較快一點而已。

我盯著他在螢幕上摸來摸去滑來滑去,而上面也不知道什麼文字的,很複雜的感覺。

「澄,妳在那邊想什麼,妳想知道什麼?」傑不知道按了些麼,螢幕不見了,然後抬頭望著我。

我沒說話,只是緩緩的走過去。

「妳不開口,我就從頭說到尾。」傑走到廚房,拿茶壺,裝水後,放到瓦斯爐上,燒開水,「我接到這個任務,是因為上一個執行這個任務的外星人,已經被你們抓去,關在水裡,分析調查了。」水壺的水滾了,發出嗶嗶嗶的聲音,傑把茶壺拿到餐桌上,然後轉身,拉開櫃子的木門,拿出兩個杯子,「然後我就被上級指派這個任務,要我好好調查人類的生活方式。」轉身放到桌上,拉出椅子坐了下來。

我依然沒說,盯著傑,等待解釋。

傑看了我一眼,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果然很香。」

撲鼻而來的花茶味,心情有稍微的沉澱了一會。

「我就搭著我專用的……你們所謂的飛碟,來到地球,很碰巧的,在我要穿越大氣層時,機器突然故障了,飛碟就墜毀在妳家後院。」傑拿起杯子,喝了口花茶。

「什麼?」我吃驚的看著傑。

什麼鬼,飛碟墜落在我家,我竟然什麼也沒發現,太奇怪了吧。

「妳一定不相信。」傑看了我的表情,好像猜出了什麼事一樣。

「我每天都在後面,怎麼都沒看見?」我不敢相信的看著傑,驚嘆連連。

「外星科技是很發達的。」傑簡略著說著,「飛碟墜落後,因為受到強力的撞擊,我好不容易爬出飛碟,一拐一拐的走到妳家門口,不幸的我就昏倒在妳家門口了。」傑好像說完似的,提起茶杯喝了一口。

「可是強力的撞擊,我家怎麼沒毀掉?」我想了想,墜機了竟然發生大爆炸,很奇怪。

傑看了我一眼,「因為啟動了防護罩,我們有規定,不能破壞地球上的任何一樣東西。」

「你們沒辦法跟我們和平相處嗎,何必用調查的方式到地球?」我冒出了許多的疑問。

「不是我們不想跟你們和平相處,而是你們的科學精神太奇怪了,好奇的東西或者生物就要以解剖弄清楚,這樣是不行的。」傑喝了一口茶,「我們有試著給你們訊息啊,麥田圈那些的,有部分是我們的傑作。」傑指著一本書,上面寫著麥田圈介紹書。

「所以地球真的會消失嗎,二零一二年的時候?」我提出了最近熱門的話題,也包括我的疑問。

傑很冷靜的說著,「我已經看過地球各種的轉變,侏儸紀、冰河時期,很多世紀,二零一二年嗎,那只是一個地球的轉變,不需要擔心。」然後又繼續說,「地球是生生不息的,只會一直一直的提升,不管是生物或科技。」

「嗯。」我點點頭,同意最後那段話。

「那你知道馬雅人,為什麼會消失嗎?」我又提出了疑問。

「當時,地球又要進入另一個世紀,一個新的轉變,馬雅人不是消失,是提升到了另一個空間,你們人類不是有調查過嗎,幾度空間的,而他們只是提升空間,不是消失,懂嗎?」傑看著我,盯著我。

「我還是不太懂。」我搖搖頭。

傑簡略的說,「反正沒有消失就對了,因為生命是生生不息的。」

「那你為什麼要以人類的姿態出現在我面前?」我不解的看著傑。

傑反問我,「我給妳看我的真面目,妳豈不嚇死了?」

我恍然大悟似的,「也對,不過說真的,你的真面目,真的很可怕嗎?」我盯著傑瞧了瞧。

傑又反問我了,「妳有看過外星人不可怕的嗎?」

這讓我想起上次看到了那篇報導,檸檬頭外星人,「是沒有,除了那個上次報紙寫的檸檬頭外星人,還不是被抓去解剖了,傻傻的欸。」

傑點點頭,「嗯,基本上,是有那麼一些外星人,傻傻的。」然後又說,「可是我們會有基本的防護力,畢竟我們科技很發達。」

「是這樣嗎,有防禦力還會被抓,你在自相矛盾嗎?」我用有點鄙視的眼神看著傑。

傑笑了笑,「也是啦,不過那也是大部分啊,不能涵蓋全部。」

「嗯哼哼。」我冷冷的笑了一番。

「那妳相信我了嗎?」傑很認真的著我,是用那種非常認著眼神看著我。

我思考了一會,看在傑誠懇的態度,「嗯,姑且相信你目前說的話。」

「怎麼覺得,妳還是不相信我呢?」傑有點失望的看著我,「算了,就當作妳相信我好了。」

我冷哼了一聲,「嗯哼哼。」然後起身,走上樓。

「妳又要去睡了喔?」傑用了一種好像期待什麼的表情。

「沒有,我去拿DVD電影,一路玩到掛,這部電影聽說不錯看。」我走回到房間,拿起桌上的DVD盒子,上面寫著百事達租用的字樣,然後走下樓。

「那是什麼樣子的電影啊?」傑看著我走到客廳也跟著走過去。

「那是一部鼓勵人心的電影吧,我同學是那麼說的。」我走到DVD播放機前,放下DVD片子,好讓機子讀取裡面的東西。

「鼓勵人心?」傑依然用著疑問的表情看我。

外星人先生,你對鼓勵人心,這四個字應該不陌生吧。

我重複傑的話,「是的,鼓勵人心。」然後坐到沙發上,看著電視播放。

我盯著電視,主角是兩位得了癌症的中年人,故事是描寫,兩人如何過完剩餘的人生,怎麼把剩餘的時間做想做的事,列出了人生的清單,把想做的事情,寫在上面,然後一一去完成。

是一部蠻勵志的電影。

電影很快的就結束了,一個小時多的電影,結束了,我舉起手,揉著那看累的雙眼。

「我覺得你們人類的電影,鼓勵人心的很棒啊,活過真正的一生,揮灑最後的熱采。」傑動動肩膀,甩了甩頭。

我點點頭,「嗯。」然後關掉電視,走上樓。

「妳又要睡覺了喔?」傑在樓梯口,看著我上樓。

我搖搖頭,「沒有。」

「是喔。」傑也跟著上樓。

我回到房間裡,打開桌上的筆電,開始上網。

在奇摩首頁,搜尋的地方打上「外星人」,出來的卻是上百筆的資料,我開始找著有興趣的打開看。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