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微風吹來……

「鈴──鈴──鈴──」鬧鐘在桌上跳躍吵鬧著。

我伸出手,按掉了鬧鐘,停止了聲音。

我拉開了被子,起身,走到浴室裡盥洗了一番。

換上制服,綁好領帶,拉好領子,看著時鐘上的時間,六點四十五。

我快速的離開房間走下樓。

這間房子裡只有我一個人,我的雙親都在外地工作,一個月才回來一次,而且固定每個月會存錢到戶頭裡,所以就不用擔心錢的問題。

而房子老是空蕩蕩的沒人,是因為我沒有兄弟姊妹關係。

拿起放在沙發上的書包,走到玄關,拿起掛在牆上的鑰匙,鎖好門後,就走到學校去。

學校離家裡只有十五分鐘的路程,所以根本不用擔心遲到的問題。

 

突然,感覺有人拍著我的肩膀,「小星。」

我回頭看,是我的好朋友,小潔。

看著她走到我旁邊,然後我們兩人繼續往學校的方向去。

「難得妳那麼早,怎麼了?」我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因為學長啊。」小潔臉紅的拍著我的背。

看著她臉紅的樣子,可以猜得出所以然,這女人戀愛了。

「妳說上次,跟妳搭訕的那個學長?」看著她的臉,真想打她一拳。

「學長說要跟我交往。」小潔說完後臉更紅了。

「妳答應了?」我看著她的臉,答案很明顯了,只是我想親耳聽到答案。

「是啊。」小潔高興的猛點頭。

「那學長屌兒啷噹的樣子,妳答應了?」我驚訝的說道,無奈的搖頭。

「學長人很好,好不好。」小潔有點生氣的看著我。

我無所謂道,「喔,妳覺得好就好,反正我又不是跟他交往。」

「耶?」小潔看著我。

很快的已經到校門口,突然有個人擋住我們的去處。

「親愛的潔。」是那個學長,一臉噁心樣的叫著。

「學長。」小潔的臉紅的像煮熟的蝦子。

我無奈的嘆氣,緩緩的離開他們。

 

我開始幻想,以後要交的男朋友。

嗯,交男朋友一定要像,最基本的一定要有一百八的身高,至於長相看得順眼,然後年紀一定要比自己大,然後要很溫柔……還要很會唱歌,會唱歌的男生最帥了。

我沉靜在自己的幻想裡,想著想著不經流口水,擦乾口水,趕快教室的方向走去。

雙魚座的特質,容易掉到自己的幻想世界裡嗎?

 

到了教室後,找了自己的位子坐了下來。

梁脩豪走了過來,一抹微笑的看著我,「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咱們今天的小星星怎麼無精打采的呢?又忘記吃早餐了嗎,來,早餐。」然後一帶早餐又出現在我桌上。

「梁脩豪,你是耳朵有問題還是腦袋有問題啊?」我生氣的瞪著他,「跟你說過幾次了,不要每次都買早餐給我。」然後把早餐放到他手上。

 

怎麼說呢,我跟他認識根本是種孽緣,記得跟進來學校時,我跟他被導師選為,本科的科代,所謂的科代就是要記住本科系的所有行程,並且告訴班上的同學,反正就是科內雜物。

後來熟後,發現我不愛吃早餐,就天天買早餐給我,我也拒絕啊,可是都沒用,難道要我虛心接受嗎,怎麼可能,一兩次就算了,連續好幾個禮拜了,唉,該怎麼辦呢?

 

「我耳朵聽得很清楚,腦袋也沒問題,還有我腦袋有問題怎麼教妳數學哩。」梁脩豪笑了笑,又把早餐放到我桌上,「早餐很重要喔,記得吃掉。」說完後就走掉了。

看著梁脩豪離開的身影,不經想,如果他是我夢想中的王子就好了,一百八的身高,呵呵呵……

慘了,我又陷入幻想中了,我搖搖頭,回到現實。

我看著桌上的早餐,考慮要不要吃掉,畢竟浪費食物會遭天譴的。

無奈的拿起桌上的早餐,往嘴裡塞,好不容易把早餐解決掉了。

 

一如往常的上課,時間一轉眼就到了放學時間。

把鉛筆盒和書收回書包裡後,一走出教室門。

「小星。」小潔跑了過來,一臉幸福樣。

「怎樣,妳的臉可以不要這樣嗎?」我看著她的臉,就覺得很不爽。

「我的臉怎麼了?」小潔傻笑的看著我。

難道談戀愛的人都會這樣?

太可怕了啦,一臉幸福加上不時的再傻笑,我的天啊!

「沒事,找我有事嗎?」我搖頭,然後看著小潔。

「要一起去唱歌嗎?」小潔高興得拉著我的手。

「咦?」我疑問的看著小潔。

「唱歌啊,跟佑慶一起去喔。」小潔好像說道關鍵字似的笑的好傻。

「佑慶?」我疑問的看著小潔。

「就學長嘛!」小潔臉紅的低著頭。

哇哩,這種反應?

說到關鍵字的反應,太誇張了吧!

「不,我今天有事不去了。」我搖頭,拉好微皺的領帶。

「啊,好吧,妳不去太可惜了,那我走囉。」小潔失望的表情轉身離開。

「我去豈不是當飛利浦電燈泡了。」我看著走遠的小潔,不經嘆了口氣。

我往前走,趴在窗戶上,看著底下再踢足球的男生,好熱血啊。

伴隨著聲音,身旁出現了一個人梁脩豪,「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你為什麼老是要唱這首歌呢?」我轉頭看著梁脩豪。

「因為妳是小星啊。」梁脩豪微笑的看著我。

夕陽的光,照的我沒辦法看清楚。

「咦?」我疑問的看著梁脩豪。

「不,沒什麼。」梁脩豪搖頭,表示沒什麼。

「喔。」我轉回去趴在窗戶旁。

「好啦,妳也別待太晚,我先走了。」梁脩豪摸了我的頭一下,然後就離去了。

太陽慢慢的下山,我看著手上的手錶,已經五點半了呢。

提起放在腳邊的書包,離開學校,往回家的路去了。

天色一轉眼就到暗了,轉個彎就到家了,一到家門口,一看,家門口倒了一個人,我趕快跑了過去,扶起他。

一股香味撲鼻而來,我搖搖頭,「喂,你沒事吧?」我搖著他。

這時月色的光芒,照到了他的臉上。

我看清楚了他的臉。

 

我把他抬進去家裡,然後緩緩的往樓上走。

他怎麼那麼重啊,重點是怎麼會倒在我家門口呢?

算了,先把他抬到我房間的床上好了。

終於到了我的房間,我把他放到了我的床上。

他依然沒醒來,而是像熟睡著。

這傢伙,是怎樣?

「喂,你從哪裡來的啊?」我輕輕搖著他的肩膀,他依然沒有反應。

我搖搖頭,打消想叫醒他的念頭,我轉身,悄悄的離開房間關上了門。

 

我走下樓,走到廚房,拿出昨天吃剩的義大利麵醬,加熱完,放到了餐桌上,然後拿了個碗,走到電鍋旁,挖了一匙飯放到碗裡後,走回餐桌旁,拉出椅子坐了下來,開始吃著義大利麵醬加飯,美味啊。

吃完晚飯後,回到了房間裡,看著躺在床上的人,沒有醒來。

走過去,專注的看著,看著他的臉,這個人也太帥了吧。

心裡不經想,難道是白馬王子,命中注定要和我相遇到人,真命天子嗎?

我又在胡思亂想了,真糟糕。

我轉身拿起書架上的漫畫,坐在地板上,開始翻閱著。

 

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等我醒來,已經是早上了,一起身,我怎麼躺在床上了?

難道昨天都是一場夢嗎?

也對啦,那麼帥的人,怎麼可能活生生的出現在現實呢,一定是在夢裡啦。

我伸了一個懶腰,起身下床,看著牆上的時鐘,什麼,已經八點了。

過了幾分鐘,突然想起,對吼,今天是禮拜六,放假。

我緩慢的走著到了浴室,盥洗好後,換上輕鬆的便服,走下樓。

 

突然廚房裡傳出了聲音,是鍋子掉到地上的聲響。

是誰?

難道是小偷?

我躡手躡腳的走到廚房,一看到那個人影,一不小心就叫了出來,「啊?」

是他,昨天被我抬進來的那個人,一百八的身高耶,跟我夢想中的一樣。

那個人轉身看著我,臉上滿滿的歉意,「抱歉,打擾妳了。」

「不,沒關係。」我搖頭,微笑道,「你怎麼會昏倒在我家門口呢?」

「嗯,這其中是有原因的。」那個人不好意思的抓抓頭。

「可以解釋一下嗎?」我拉開餐桌的椅子,坐了下來。

「嗯,不過我說了你可能不會相信。」那個人點點頭,然後坐在我對面。

「我會不相信?」說了我不會相信,到底是什麼呢?

「我要開始說囉。」那個人深呼吸了一會,「我的名字是傑,是宇宙的某顆星球來的外星人,我來此的目的是調查人類,而為了可以調查,選擇到了這裡,這裡的環境,很符合我要調查的東西。」傑說完似的沒再開口。

外星人?

笑死我喔,都二零一零年了,外星人的報導從以前都有,也沒有報導過外星人出現在人的面前的啊,怎麼可能突然出現了,而且在我的面前。

看著傑,不敢相信,明明長的人模人樣的,而且也不像是外星人啊,哪裡像了?

「你在開玩笑嗎?」我牽強的笑著,不敢相信的看著傑。

「我說的全屬實,毫無虛假,也難怪了,你們地球上的人類就是這樣,根本不會相信,總是要證明什麼才會相信。」傑嘆了口氣,無奈的搖頭。

「耶?」我看著傑,依然是不相信。

「看妳的表情我就知道,妳不相信我,也對啦,冒然的出現在妳家,又說自己是外星人,會說相信才奇怪。」傑微笑了一下,繼續說,「嗯,我要怎麼像妳證明呢……」傑好像在思考的樣子。

我不經大腦說出,「不然你就已你外星人的姿態讓我看吧。」說完後,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說了不得了的話,然後摀住了嘴巴。

「好啊。」傑答應似的突然站了起來。

傑似乎要做出什麼動作,我趕快喊住他,「欸,等等。」

「怎麼了?」傑望著我,不解。

「我看還是算了。」我起身,離開廚房,走到客廳去。

我放棄,因為在他做動作時,腦裡不斷閃過可怕的畫面,報導裡有說過,外星人會抓人類去外太空,然後對人類研究,然後幾年之後又放人回來,而放回來時都忘了當時發生什麼事,我不要這樣,太可怕了。

「不是說要看的,難道妳怕我樣子很可怕?」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不,我不想看了。」我到坐沙發上,拿起桌上的遙控器,打開電視。

「喔,所以妳相信我說的話了?」傑說著說著就坐到旁邊的沙發。

「一半。」我沒看傑,而是繼續轉著電視。

「喔,不過說真的,你們人類真的很奇怪耶,都疑神疑鬼的不相信,就算說的事真實的,也不相信。」傑躺在沙發上,好像做出結論。

「因為人心隔肚皮。」我回答。

「喔。」傑沒繼續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我真的要相信他說的話嗎?

外星人耶,外星人怎麼出現在我家啊,真想吶喊。

不過看上去,真的很帥,有讓人心動的感覺,耶,心動?

不過他都說他是外星人了,怎麼可以有心動的感覺呢,要把這種感覺忘掉,徹底的忘掉。

「做什麼一直看著我?」我回看傑。

「因為妳心不在焉。」傑很老實的回答。

「我才沒有。」被看穿了,很煩耶。

「口是心非。」傑又很準確的看穿我。

「你是外星人耶,外星人怎麼會懂成語。」我扯開話題,不想讓話題繼續下去。

「外星人比妳想像的還要懂得更多。」傑很乾脆的橫躺在沙發上,「外星人的科技,發達到妳無法想像。」傑把雙手放在腦後。

「都那麼發達了,何必親自來這裡調查,在外太空調查不就得了。」我把電視關掉,看著傑。

「這叫做親身體驗,這樣才算是真正的調查人類。」傑突然起身很認真的說著。

「喔。」我沒有繼續說話,拿起桌上的漫畫月刊,沒有理會傑。

「為什麼,你們地球人那麼喜歡看這個?」傑突然指著我手上的漫畫,疑問的看著我。

「因為需要充分的休息,也不需要動腦想,同時也能滿足幻想中理想的那個人。」我抱著漫畫,又開始幻想了,傻笑著。

「你們真奇怪。」傑不解的看著我。

我沒有講話,只是低頭的看著漫畫。

「妳怎麼都不說話?」傑疑問的看著我。

「我不知道要跟你說什麼。」我沒有抬頭。

「妳應該會有很多問題想要問的吧,普通人通常聽到不是都會問很多問題嗎?」傑很納悶的看著我。

「普通人,我是普通人嗎?」我抬頭看了傑一眼,然後又低頭看著漫畫。

「不然妳會跟我一樣是外星人嗎?」傑傻傻的問著。

這外星人的腦袋是怎樣,傻了是不是?

「外星人先生,你可以暫時不要說話嗎?」我低頭,沒抬頭理他。

「叫我傑,可以嗎?」傑專注的看著我,用期待的語氣。

我沒答理他,整個思緒專注在漫畫上,不到十分鐘。

「欸。」傑又開口了。

「你真的很多話耶。」我有點怒氣的把漫畫丟到桌上,起身上樓。

傑跟在我後面,大聲的說,「我真的很納悶啊,正常來說,碰到外星人的地球人,不是會急的抓我們去解剖研究或者是什麼的?」

「你覺得我會做那麼殘忍的事嗎?」我回過頭,看著他,「畢竟,你也是有生命的。」然後指著心臟的地方。

「好吧,我承認,妳是讓我覺得不會那麼做的地球人。」傑突然抓住我的手,然後用很專注的表情看著我。

「放手。」我甩開傑的手。

「喔。」傑收回手。

我轉身,繼續往上走。

「我可以住在這裡嗎?」傑跟在我後頭。

「為什麼我要收留你?」我反問,然後走回房間。

「因為妳是好心的地球人,如果我去找了別人,那我可能是全球的頭條了,被解剖的外星人。」傑講了很好的理由。

「好吧。」我承認我心軟了,我離開房間,走到了對面的房間,打開了門,「這間,就給你使用吧。」

「真的嗎?」傑高興得抓住我的肩膀。

「嗯。」我點點頭。

What you is really my angel.」傑高興的把我抱起,然後轉了好幾圈。

「喂,你太誇張了啦。」我嚇的大叫,「放我下來。」

「我太高興了嘛!」傑停下來,放下了我。

「但我要跟你約法三章。」我拿出了一張紙,寫上我的要求,「第一,我私人的東西不准碰,漫畫你可以拿去看,可以做到嗎?」

「嗯。」傑點點頭。

「第二,在七點到八點的時候,你只能待在房間裡,不准出來,做得到嗎?」我在紙上寫啊寫的。

「為什麼?」傑疑問的看著我。

「因為我要洗澡,我不希望我在洗澡時,有人在家裡走動。」我講出了理由,非常符合要求。

「喔,了解。」傑點點頭。

「第三,我沒在家時,不要隨便跟別人講話,也不准踏出門,可以嗎?」

「了解,但是我為了調查還是會出門的喔。」傑講出了要求。

我無所謂道,「我是不怕你出門,只是如果你做了什麼危害自己生命的事情,我可不會負責任的。」

「是,我知道了,對了,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妳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傑好奇的看著我。

「我叫李星澄,木子李,天上的星星的星,清澄的澄。」我一邊說一邊把剛剛寫的紙貼在牆壁上。

「我可以叫妳澄嗎?」傑看著我把紙貼到牆壁上。

「隨你高興。」貼好後,我就離開了房間。

「那麼澄,請多多指教囉,往後的日子還麻煩妳了。」傑燦爛的笑著。

「嗯,外星人先生,不,是傑。」我被他的聲音感染了快樂,也微笑的回答。

我走回房間,躺在床上,思考著,一切不可思議,外星人出現在我家,我竟然還可以這樣心平氣和的讓他住進我家,我的天啊,我在做什麼啊?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