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微妙的變化,促使了一段戀情的結局。

  愛情的期限,一年。

 

  愛情是一種人讓人上癮的毒藥。

  解藥竟是放手一搏,轟轟烈烈的談過。

  後遺症就是痛徹心扉的難過。

 

  開學的日子非常的忙碌,不知不覺過了半個月,然而這半個月,我和他沒有任何的連絡,像是失聯了一樣。

  朋友不斷的問起,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是我沒打電話問,而是根本沒有人接,不然就是轉語音信箱,要不就是關機,好像有刻意的避著我。

  難道愛情生變了,難道任何一段感情,都會敗在遠距離嗎?

  我不懂啊。

  曾經約定過的,那些話語,是不是都不算數了?

  受不了這種被避開的感覺,我打算去弄清楚。

  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我要回去的前一晚。

  其他三人聚在我的房間裡,開始像麻雀一樣的發問。

  「妳真的打算回去喔?」江巧予手裡拿著洋芋片,看了我一眼。

  「嗯。」我點點頭。

  「可是妳打電話他都拒接了,這不就擺明了嗎?」夏若坐在我的床上,一臉生氣的樣子,「男人果然沒有一樣是好東西。」

  「唉呀,不要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嘛,又不是每個男人都這樣。」湛雨藍揮揮手,要夏若別那麼悲觀。

  「如果真的結束了,還是要面對。」我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別難過啦,如果他真的拋棄你,代表他也只不過是如此的男人而已。」江巧予安慰的拍拍我的肩膀。

  「拜託,我都不知道結果,妳就在那邊唱衰我。」我舉起手,輕輕的揍了江巧予一拳。

  「唉唷,我都安慰妳還打我。」江巧予哀哀叫的躲到夏若身後。

  「我又沒怎樣,安慰個什麼勁啊妳。」我瞪了江巧予一眼。

  夏若看著我,一臉擔心的問,「不過說真的,我們不用陪妳回去嗎?」

  我馬上搖頭,「不用啦。」

  其實我明白,他們的擔心。

  不過,這是我自己的事情,還是我自己要面對。

 

  聊了一整夜,隔一天,我帶著不安的心情,搭著火車回北部。

  下了火車後,我馬上到了他家。

  我站在他家門口,心情起伏大的讓我舉不起手按門鈴。

  我深了呼吸,一次又一次的平撫心情。

  終於平撫好心情,我舉起手按兩下門鈴。

  來開門的是敖媽媽,敖媽媽看見我,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我馬上打招呼,「那個敖媽媽妳好,請問佑麒他……」

  我還沒說完話,敖媽媽就先打斷我的話。

  「小月啊,妳等等喔,我馬上叫他。」敖媽媽說完後,就轉身進去,大聲的叫,「佑麒,小月來找你了。」

  不久門有打開了,是佑麒。

  「嗨!」敖佑麒不自在的對著我打招呼,眼神更是飄忽不定。

  「我打電話你都沒接,害我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睜大眼睛看著他,看他怎麼回答我。

  敖佑麒說不說話來,只是傻愣在那,「呃……」

  「什麼事情就說吧,我不想你拐彎抹角。」我看著他一眼,等著他的下文。

  「小月,是這樣的……」敖佑麒臉色極為不好,「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我想知道原因,我不想不明不白的就結束這段感情。

  「遠距離戀愛,不適合我們。」敖佑麒撇臉,不正眼看我。

  「是不適合你,還是不適合我啊?」我有點生氣的提高音調。

  「不適合我,況且,我膩了,跟妳在一起的日子。」敖佑麒轉身,背著我說著,「紅茶放久了變質,而變質的東西,不需要留念,妳不懂嗎?」

  「呵呵……」我冷冷的笑著。

  「所以我們就這樣結束吧。」敖佑麒說完後,就走了進去。

  我看著闔上的大門,對於他的說詞,生氣,非常的生氣。

 

  我漫無目的的走在路上,這街景沒有變,而變得是我周遭,那個溫柔牽起我的手的人,再也不會牽起我的手。

  就因為遠距離,不常在一起,所以對感情就淡了嗎?

  我不懂,你口中的變質,你口中的膩。

  難道,對於一個人的愛,是能那麼輕易的就放棄嗎?

  許許多多的疑問句,沒有任何的解答。

 

  或許,對於他來說,變質的東西不需要留念。

  但是對我來說,我從來也沒想過,我們的感情,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難道會因為一個距離而變成如此嗎?

 

  我對你的感情並沒有變質,只是你膩了那股長時間在你周圍的味道,紅茶並沒有變質。

  愛情鑑賞期,就像一壺剛煮好的伯爵紅茶,因為煮沸飄著淡淡的紅茶香,但是冷掉後的紅茶,變質,苦澀的讓人喝不下口。

  最終只能重新的煮上一壺,愛情也是如此。

 

  -End-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