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字「朋友」讓我傷透了心,為什麼你要這樣傷害我呢?

  如果這是真心的,那我是不是要真的放棄了?
  每當我獨自的仰望天空時,腦裡就會慢慢浮現一個深深吸引著我的臉孔,阿齊,我們只是好朋友,我真的不想打壞,我們之間的牽繫。  

  但現在用力呼吸,彷彿感到痛,想念你,連呼吸都感覺到痛。
  

 

  阿齊已經一個禮拜沒理我了……而假日看不到他,讓我的心情更不好了。
  如果阿齊一直不理我,我是該放棄他了嗎?
  但是內心的聲音,卻不斷的為我打氣。
  我不甘心這樣就放棄了,我已經無藥可救的喜歡上阿齊了。
  阿齊,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這樣我的心,會很痛,我的心在淌著血啊。
  所以你不懂我沒關係,只要我懂你,就夠了。
  只要我懂你,這樣就夠了……
  我不奢求什麼,只要你再看我一眼、再跟我講一次話、再一次的對我微笑。
  這樣就夠了。
  *   *   *
  在自家頂樓,有著我和靜妘。
  「馨琉,妳不要在這樣了……」靜妘擔心的看著我。
  「呵呵……我只是心痛而已……」淚,從我臉龐滑過。
  突然有人從背後抱住我,我驚訝,但是淚卻掉的更兇了。
  溫柔的聲音從我耳邊傳出。
  「琉……」
  「……」我已經沒力氣回話了。
  「阿逸,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靜妘驚訝的看著空。
  突然間,他們也沒說話,只是互相點頭,然後靜妘離開了。
  「琉……」空突然加重力氣抱著我。
  空,你不可以那麼溫柔……不可以。
  我轉頭,看著你的臉,你那哀傷的表情,是因為我嗎?
  不要再為我傷心了,空。
  「空……對不起。」我只能向空道歉,什麼話也不能說。
  空突然放開手,站在我面前。
  放手的那一瞬間,我的心,抽痛了一下。
  難道,我同時要失去兩種感情,愛情和友情嗎?
  對於阿齊的喜歡,我只能遠遠的。
  對於空,雖然離的很近,卻不是愛。
  如果兩種都不要,我是不是可以活的更快樂呢?
  空的手,抹去我臉上的淚。
  我都不知道,空的手竟然是那麼的大,那麼的溫暖。
  空抱緊我,讓我的臉埋進了他的胸膛,然後淡淡的說出了話。
  「琉,想哭就哭吧!」說完後,緊緊的抱住我。
  不知道是因為空的那段「想哭就哭吧!」,還是因為空溫柔的抱住我讓我有依靠,讓我的淚,如我的心……滴著血,一滴淚、一滴血的流下。
  我哭……一直哭,一直哭著。
  我是不是該接受空?
  但如果利用空的感情,我沒辦法,我只把空當朋友。
  只能當朋友而已。
  一滴、兩滴的落在我頭頂,連天空也在為我掉淚嗎?
  雨漸漸的越來越大,我抬頭望著天空,我已經不知道,是我在掉淚,還是在下雨了。
  「琉,放棄吧。」空只對我說了一句話。
  我搖頭。
  我死也不要放棄,我是該振作了。
  既然阿齊不理我,那我就主動找他。
  這樣他應該就會理我了吧?
  如果因為這樣就放棄,那我不就失去了愛人的權利?
  決不輕言放棄。
  「空,我希望你,不要再對我那麼溫柔了。」我低著頭,不敢看空臉上的表情。
  「為什麼?」空激動的抓著我的肩膀。
  緊緊抓著我的肩膀,緊到痛。
  「痛……空,因為我不想讓你,對我有任何的期待。」肩膀的痛,讓我知道,空對我的感情,很強烈。
  「愛妳,是我的自由吧!」空認真的神情,對著我大聲的喊。
  雖然雨下的很大,空那認真的神情,似乎有一點點打動我了,但我還是只能把空當朋友。
  「對不起……」我只能道歉了,因為我也不能說些什麼。
  空你真傻,我不值得你喜歡啊。
  因為我的心,已經在那個人身上了,阿齊的身上。
  「不要跟我道歉,我不想聽。」空生氣的轉身就離開。
  看著空的背影,我傷心的跌坐在地上。
  仰望天空,雨,不停止的往下掉,我的淚,雖然已經不在流了,但我的心,依然在滴著血。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手機突然響了。
  我從口袋拿出手機,發覺,我的手機已經溼答答的,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名字。
  是阿齊,我該接?還是不要接?
  我手顫抖的按下接聽鍵,把手機放在耳朵旁。
  「喂,馨琉嗎?」
  是阿齊的聲音!那個我期待已久的聲音,讓我傷心不已的聲音……
  「嗯。」我慢慢吐出了一個字。
  「我想見妳,可以嗎?」
  阿齊的聲音並沒有很大的起伏,但聽的出來,他的周圍很寂靜,一點聲音都沒有。
  「嗯。」
  聽到阿齊的聲音固然很高興,但是為什麼阿齊突然想見我了?
  「我在妳家附近的公園。」
  奇怪阿齊怎麼知道我家?
  算了,無所謂。
  「嗯。」
  「那就這樣了。」
  說完後,電話就斷訊了。
  我離開頂樓,往樓下衝,離開家,往公園的地方跑去,大雨天,一個男生,撐著傘。
  我跑了過去,只見阿齊很驚訝的看著我。
  「馨琉……」阿齊看著我緩緩的叫著我的名字。
  阿齊叫我的名字了,我好高興……
  「阿齊……」或許因為下雨天讓我很冷吧,我連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
  阿齊走向我,我們共同站在傘下。
  「妳在做什麼,這樣會感冒,妳趕快回家換衣服。」阿齊緊張的抓住我的手,口氣很不好,而動作試圖想帶我回家。
  「我不要,你聽我說!」我甩開他的手,抓住他的手臂。
  「妳想說什麼?」阿齊的口氣依然沒變好。
  「我跟空,沒有什麼……我們只是朋友……」我用發抖的聲音慢慢的說著。
  但說也奇怪,我怎麼覺得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了。
  我的頭好暈,我好想連站的力氣都沒有了。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模糊的感覺到有人很緊張的抱起我,那味道,好熟悉。
  還依稀的聽到了一句話,「馨琉,我們也只是朋友而已不是嗎……?」
  當我再度張開眼的時候,我已經躺在房間裡了。
  看見媽媽趴在我床邊,奇怪了,我剛剛不是在跟阿齊說話嗎?
  怎麼現在是在自己的房間裡呢?
  望向窗外,已經早上了。
  我正要起身時,媽媽醒來看著我。
  「醒來了啊,我已經幫妳跟導師請假了,今天妳就好好在家休息。」媽媽摸著我的額頭說,「嗯,退燒了,乖乖躺著,媽媽去幫妳煮稀飯。」說完後,媽媽離開了房間。
  思考著不久以前還在跟阿齊講話的時候……
  難道我昏倒的時候,阿齊真的有說話?
  那句「我們也只是好朋友而已不是嗎?」是阿齊講的?
  難道阿齊只把我當朋友看待?
  我們的那點牽繫,只是好朋友關係?
  怎麼做,我和阿齊才能回到那時候?
  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好朋友……每次想起好朋友這三個字,總是刺痛著我的心。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想怎麼辦……
  空,他或許已經被我傷的很重。
  但是我又不想給他任何的期待,這樣是不公平的。
  空,他一定會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女生。
  一定有一個愛他的女生的。
  阿齊,我思念你、我想念你;我喜歡你、我愛你,你知道嗎?
  或許你永遠也不會知道吧……
  因為我根本不想告訴你,也不會告訴你。
  隔一天,一大清早,六點整,我被空吵醒。
  拿著手機,對著手機大吼,手機傳出了慘叫聲,我奸笑。
  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屌兒啷噹,一樣的耍笨啊,傻空。
  「琉,妳今天會來學校吧,妳不來我就不開心囉!」
  我大笑了兩聲,「你會不開心是因為,沒人可以讓你惡作劇吧!」
  「唉呀,被妳發現了,說真的啦,我很希望妳趕快來學校耶!」接著空還小聲的說,「都請病假兩天了……」
  「啊,你說什麼,再說大聲一點。」我對著手機大聲說話。
  「我說妳趕快來學校啦,我要掛電話了,我己經到妳家門口了。」
  空說完後,我驚訝的呆滯了一會,電話丟了到床上,走到窗戶,打開窗戶,往下看。
  是空,他一大清早就來了,這傢伙不是神經有問題,就是腦袋不清醒了。
  我飛快的走到衣櫃前,打開衣櫃,拿出制服,穿好後,提著書包,往樓下狂奔。
  經過廚房時……
  「媽,我要出門了。」然後跑到玄關。
  「那麼早就要出門了呀,路上小心啊」媽媽的聲音從廚房傳出。
  穿好鞋子後,打開了門。
  映入眼裡的是平常嘻皮笑臉的空,今天怎麼變了個樣?
  耍帥?應該不是,他眼裡,多了幾些溫柔。
  「早安啊,琉。」空抬起頭看我,那溫柔的眼神一直注視著我。
  「你、你……」我驚訝的連話也說不清了。
  「我怎樣?」空走向我,然後摸著我的頭。
  突然一陣跑步聲和叫聲,我身後的門打開了。
  「馨琉──」媽媽看到我跟空,呵呵笑的說,「哎呀,馨琉啊,交男朋友也不會跟媽媽說,真是的。」拍著我的肩。
  「媽──」我不知道為什麼臉紅的緊抓著媽的衣服。
  「唉唷,害羞什麼,對不起啊,馨琉就是這樣很害羞。」媽媽打量著空,並笑著說,「那個請問你一下,你叫什麼啊?」
  「我叫庾空逸,伯母,妳好。」空很有禮貌的問好。
  天啊,我真想挖個地洞躲進去,嗚嗚。
  「好啦,你們趕快去上課吧。」媽媽推著我,把我推向空。
  欸,我說媽啊,妳會不會放太開了?
  「媽媽,妳剛剛叫我要幹嘛啊?」我回頭瞪媽媽。
  「呵呵呵……也沒什麼。」媽媽把一個袋子推給我,就轉身回家。
  空看了我一眼,癡癡的笑著。
  你笑什麼啊你。
  我們要去學校的途中,空提議要去吃早餐,要是空沒說,我還是真的忘了這件事呢!
  我們走到一家,從外面看來,昏暗的黃色燈光,以及很西式的擺設,還有著透明的大玻璃,我看了一下店名「Αγαπούσε(註一)」,讓我非常的傻眼,這是什麼文字啊。
  「欸,空,我們為什麼非得要在家早餐店吃啊?」看著空,那表情……
  「沒為什麼。」空摸著我的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笨蛋。」我小小聲的說,好像還是被聽到了。
  「罵我笨蛋,妳才是笨蛋吧!」空邊說還邊彈我額頭。
  「哼,啊你到底要不要吃早餐啊?」我瞪他一眼。
  「當然要,走啦。」空笑著點頭,牽起我的手,走了進去。
  空一打開門,「叮鈴玲──」掛在木門上的鈴鐺響了,服務生走了過來。
  「兩位是嗎?」服務生的臉上微笑,穿著合身的制服。
  「嗯。」空點頭。
  「那麼請往這邊。」服務生走,空跟著走。
  我們走到了後面,這早餐店怪的有情調。
  「這邊,喏,這是點餐的單子,點好餐再叫我。」服務生說完了後,就離開了。
  我跟空馬上坐了下來。
  我低著頭壓低聲,「欸,空,這家的東西會不會很貴啊?」
  「不會啦。」看著空低頭看著單子。
  我拿起單子,看了一會,非常驚訝,這裡的早餐跟外面的早餐的價錢一樣,也有的像簡餐一樣的東西。
  「那我要海鮮焗烤、伯爵奶茶。」我對著空說完後,把單子合起來。
  「嗯。」空點點頭。
  就在空要叫服務生時,「叮鈴鈴──」門被打開了,是阿齊還有一個女生。
  看到阿齊我馬上把頭轉回來,低著頭。
  「服務生。」空對服務生揮了揮手。
  服務生跑了過來。
  「海鮮焗烤、伯爵奶茶,義大利麵、梅子綠。」空說完會把點餐的單子拿給了服務生。
  「好的,馬上來。」服務生說完後就離開了。
  有人往我們走了過來。
  「空,早安啊。」是阿齊的聲音。
  「早。」空只淡淡吐出了個字。
  「馨琉,早……」阿齊冷淡的叫著我的名字。
  「早……」我沒有抬頭,沒有抬頭看阿齊。
  突然冒出了個聲音。
  「齊,這些人是誰啊?」一個女生的聲音,甜甜的聲音。
  「他,是庾空逸,而她,是葉馨琉,我的同班同學。」阿齊的聲音依然冷淡,改變了,阿齊改變了。
  「你們好啊,你們是男女朋友嗎,好相配喔!」女孩笑呵呵的說,「我叫彭晴雨,晴天的晴,雨天的雨。」突然一隻右手出現在我眼前,「我們握個手吧!」我也伸出了右手,握手。
  又是個雨,難道阿齊喜歡的女生,名字都要有「雨」嗎?我不懂。
  「妳好……」我忍耐,我不能掉淚,不能悲傷。
  「那我們去那邊坐了,等會學校見。」阿齊說完後,就牽著彭晴雨的手,離開,走到隔壁隔壁桌,坐了下來。
  接著,我跟空的餐點來了,我低著頭,不語,默默的吃著東西。
  「馨琉,妳還再忍耐什麼?」空溫柔的話語,以及那溫柔的手摸著我的頭。
  我的淚水,不爭氣的淚,從眼裡滑落到焗烤裡,一口送入了嘴裡,那鹹味,是淚的味道嗎?
  「空,對不起,我哭了。」我沒經過大腦思考的講出來。
  「沒關係。」空很溫柔的抹去我臉上的眼淚。
  我邊掉眼淚,邊吃完我的東西,離開了這家早餐店,距離上課時間還有三十分鐘。
  空拉著我的手,到了學校的頂樓,今天天氣晴,太陽並不是很大,卻有徐徐微風。
  「馨琉,放棄他吧!」空對我大聲喊。
  放棄他,談何容易?
  有個秘密,你們誰也不知道。
  我只想珍惜現在。
  我不想放棄。
  而那個祕密會永遠埋藏到我死的那天吧,誰也不知道那秘密是什麼。
  而那個秘密就是喜歡你的那顆心。
  


  (註一:Αγαπούσε,是希臘文的被愛。)

 


 

創作者介紹

夢與幻境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