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歌聲,總是深深吸引著我,有著濃厚感情的聲音,是不是代表著你曾經痛過呢?
  聽過了你跟她的故事,我才發現到,原來現在你還是很愛她的,從不變。
  看著你驕傲的拿出你們回憶裡的照片,泛黃的照片裡,你們幸福的擁吻著,但照片裡的女孩已經離你遠去,在遙遠的地方守護著你。
  朋友,你只是淡淡得說出口,我只能笑著、哭著,你不知道笑著哭最痛了吧!

  


  經過了一個禮拜,聽靜妘說,她跟曹介潁,變成好朋友了。
  我問靜妘,你們見面不會尷尬嗎?
  她只回答了我一句,雖然看到對方還是會回想起。
  但,說真的,愛過總比沒愛過好,至少我曾經認真的愛過一個人,雖然終究分離,但是很值得。
  愛情一直不都是這樣的嗎?
  *   *   *
  一大清早,我提著書包,準備上學去,走到快要到學校時,突然有人擋在我面前,笑笑的摸著我的頭。
  「早安啊,琉。」空微笑的伸出手摸著我的頭。
  「空,你早啊。」我也微笑的看著空。
  「妳幾班?」空開始緩緩的走著。
  「三班。」我簡略的回答。
  「是喔,我五班耶。」空很高興的一直微笑著。
  「嗯……」我點頭,沒有在回答什麼。
  「好冷淡喔,好歹我們都認識五年了,幹麻這麼冷淡啊?」空一隻手捏著我的臉頰,笑笑的。
  「誰冷淡了,我本來就這樣子了。」我揮掉他的手。
  「好啦、好啦,妳的班級也到了,進去吧!」空推著我進去教室。
  而當我回神過來才知道,我已經不知不覺到了教室門口前了。
  「嗯。」我點頭,走了進去教室。
  上完第一節課之後,接下來的課都是連課活動,但老師沒來,而代課老師來到教室告訴同學們說可以自由活動。
  於是我就走到往操場方向的樓梯,坐了下來,坐在階梯上。
  仰頭看著天空,今天是個大晴天。
  

  「只是簡簡單單的愛過,我還是我……」
  

  誰在唱歌?
  這溫柔的聲音,是誰?
  坐在階梯上的我,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那歌聲是從哪來的。
  仰頭往上看,是阿齊,他在唱林俊傑的簡簡單單。
  阿齊一眼看到我後,馬上停止歌聲,低頭看我,「馨琉,妳在下面幹麻呀?」
  「哦,沒做什麼呀,看看天空,放放空,就這樣啊。」仰頭看著他,讓我脖子酸痛不已。
  「妳等我,我下去找你。」說完後,人就一溜煙的不見了。
  不久他的聲音就在我身後響起。
  「我來囉。」然後就坐在我旁邊。
  「嗯,阿齊,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我看著他,很專注的看著他。
  「嗯,妳想問什麼?」阿齊點點頭,同意讓我問他問題。
  「你還記得開學那天,我們第一次見面那一次啊,你不是說了,『望著天空的雲,那烏雲,依然沒散掉,但雨卻停止了……,是誰在悲傷的掉眼淚呢?悲傷嗎?』,你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看著阿齊的表情,從高興變成失落,難道……這句話的背後,有什麼讓阿齊難過的嗎?
  「這……」阿齊有苦難言的樣子。
  「不能說嗎?」一頭歪著,看著低著頭的阿齊。
  「不是不能說,其實說出來也不怕妳見笑。」看著阿齊深呼吸,「每當下雨天……我都會想起她……儘管我如何的想她,她終究是不會再回來的。」阿齊低著頭,眼裡泛著淚光。
  「女朋友嗎?為什麼她不會再回來了?」我拍著他著背,看著阿齊難過的表情,我的心……竟然會一絲絲的感覺到痛,為什麼?
  「去年的夏天,一場大雨和一場車禍,奪去了她的生命……就在我眼前……就在我眼前啊……」阿齊發抖的聲音,和發抖的身體。
  阿齊一定很難過,看他這樣,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只見,阿齊的臉龐,滑落的一滴淚,而被阿齊的手揮去。
  阿齊忍住哭泣而微笑,「對不起,我失態了……」
  「沒關係,但是我覺得啊,如果說她還活著的話,一定不會想看到你難過的樣子。」我拿著衛生紙,擦去阿齊臉上的眼淚,「因為啊,阿齊有著比任何人還閃耀的笑容噢!」我說完後,就給阿齊很牽強的微笑。
  「馨琉……」阿齊激動的抱住我。
  那股味道……那股屬於阿齊的味道。
  我先是驚訝了一會,然後慢慢說出,「所以阿齊啊,你不能在這樣悲傷囉,要開心的連她的份一起活下去喔!」然後微笑的看著阿齊。
  「謝謝妳,馨琉,謝謝妳……」阿齊一臉感激的看著我,猛跟我道謝。
  阿齊漸漸鬆開手,那股味道,隨著阿齊離開了。
  「呵呵……」我只能這樣笑著,看著阿齊的臉上,恢復了笑容。
  之後阿齊還跟我聊了許多,他跟那個女孩,小雨的故事。
  就這樣,中午的時間過了。
  叮咚、叮咚、叮咚……上課的鐘聲響起。
  「走吧,我們回教室。」我起身,拍去裙上的灰。
  「嗯。」阿齊點了點頭,也起身。
  我們肩並著肩,走回教室。
  進到教室後,坐到位置上,只見靜妘一臉曖昧的看著我笑著。
  「笑什麼。」我瞪著她。
  「呵呵……妳跟李齊揚。」看著靜妘指著我跟阿齊,還露出曖昧的笑容。
  「什麼啦?」我打著靜妘的肩膀,看她吃痛的樣子,哈,真高興。
  「你們有進展?」靜妘摸著肩膀,然後用那好奇的眼光猛盯著我看。
  我搖頭。
  「為什麼?」靜妘那股好奇的眼光依然沒停止的一直對我瞧。
  「晚點告訴妳。」語畢後,就安靜的上課。
  *   *   *
  時間很快的到了放學時間。
  我提起書包,看著靜妘還在收桌上的課本。
  「靜妘,妳好了沒啊?」我看著靜妘收的緩慢,接著說道,「收很慢耶。」
  就在我對著靜妘說話時,阿齊從我面前經過。
  「馨琉,掰囉。」阿齊臉上掛著微笑,很耀眼的微笑。
  阿齊的微笑,果然很吸引我。
  「阿齊,掰掰,明天見。」我對他揮著手。
  他點頭,就離開了教室。
  阿齊離開後,我的身後傳出了一個聲音。
  「哦──」
  轉身看著靜妘,猛點著頭,用著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表情看著我。
  我有點生氣的說,「哦什麼哦,有什麼好哦的!」
  「好嘛、好嘛,不要這樣咩!」靜妘提著書包走了過來,然後拍著我的肩。
  「哼!」我賭氣的歪著頭不看她。
  「走、走,今天就我請客好了。」靜妘拉著我的手,離開了教室。
  離開了學校,走到我們常去的簡餐店。
  我們走了進去,「叮鈴鈴──」門上的鈴鐺聲,因為打開門而敲擊著。
  一個差不多和我們同年紀的女服務生走了過來。
  「請問是兩位嗎?」女服務生微笑著,拿著點餐的單子。
  「嗯。」靜妘點點頭。
  「那麼請往這邊走。」女服務生的微笑,很燦爛。
  之後她就帶著我們到靠窗的位子。
  我們坐了下來,而女服務生推給我們點餐的目錄。
  「這個是點餐的目錄,還有這是點餐的單子,選好餐點,再拿到櫃檯結帳。」女服務生低頭後,就轉身離開了。
  「馨琉,妳想點些什麼嗎?」靜妘低頭看著單子問,然後又抬起頭看我。
  「我要梅子綠就好了。」
  摸著口袋,找著手機,奇怪,我的手機呢?
  「那我些去結帳。」靜妘起身,離開了座位,走到櫃檯去了。
  打開書包,看到手機埋在書的底下,噢,我可憐的手機。
  拿起手機,看著螢幕。咦?有一封簡訊,我打開來看。
  耶,是阿齊,怪了,他怎麼會有我的手機號碼……
  「馨琉,怎麼了?」靜妘走回來座位坐好。
  「妳看。」我把手機推向她。
  「嘎,李齊陽,他怎麼會有妳的手機號碼啊?」靜妘一臉疑問的看著我。
  「我也不知道啊。」我搖頭。
  「哦,算了,妳不是要告訴我什麼嗎?」靜妘一臉疑問的看著我。
  我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靜妘,而靜妘的臉都呈現了呆滯的狀態,搞什麼,我很專心的說耶。
  「原來是這樣啊。」靜妘說的很肯定。
  「什麼怎樣啦?」我打著靜妘的肩膀。
  女服務生帶著微笑,端著兩杯飲料過來了。
  「梅子綠和伯爵紅茶,餐點都送上。」女服務生說完後就離開了。
  「阿齊好像很傷心。」我望向窗外,想著阿齊今天那種悲傷的神情,唉……
  「妳喜歡上他了?」靜妘攪動吸管,認真的看著我。
  喜歡上阿齊?
  可能吧,因為連我自己也不清楚。
  喜歡阿齊的微笑……阿齊的微笑。
  

  下雨天,有著阿齊的難過,一場無法挽回的悲劇。

  那個女孩,小雨,是讓阿齊悲傷的原因。
  無法挽回,所有種種只是因為愛和捨不得、放不下。

  聽阿齊說,那天他和小雨約定好,要一起去約會。

  小雨還很神秘的說,等等見面要給阿齊一個驚喜。

  驚喜,卻變成了悲劇……  
  下著滂沱大雨,阿齊說,他在約定好的時間,要到和小雨約定好的地方見面。

  只是一條對街,阿齊就看到,小雨左提著傘,右手提著一袋東西,往他的方向走了過來。  

  誰知道,在小雨過馬路時,一台貨車衝向了她。
  就這樣的,阿齊眼睜睜的看著小雨被貨車撞上,因為連衝過去的機會都沒有。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雨被小貨車撞上,小雨倒下,雨傘以及袋子隨著撞擊力,飛落地上,阿齊馬上衝過去。
  小雨睜著眼,微笑的說:「阿齊……我愛你,咳──」小雨咳出血,然後昏了過去。

  小雨的血,流不停,直到地上的雨水和小雨的血混合了,救護車才趕到,但卻送醫不治。  

  「所以小雨,是在雨中去世的?」靜妘歪著頭問我。
  我點點頭,「嗯,阿齊說他很難過,他說他眼睜睜的看小雨在他眼前被車撞。」
  「難怪阿齊的眼神總是那麼悲傷。」靜妘點了點頭。
  「是啊……」我出神的望著窗外的景色。
  阿齊一定很寂寞,下雨天裡,有著悲傷的回憶,但這卻是他和小雨的故事。
  *   *   *
  經過了幾個禮拜……
  自從那次的機會,聽著阿齊說的故事,他和小雨的故事,讓我們的交情越來越深了。
  打打鬧鬧,似乎很平常,可是他卻不知道我心裡是多麼渴望,告訴他,我……喜歡他。
  如果說了呢?
  他會不會因此而疏遠我、討厭我呢?
  我不想打壞現在的關係,這樣的關係很好,不想破壞。
  太陽高掛,刺眼的光芒照耀著。
  跑到頂樓上的我坐在矮牆上,望著遠方。
  突然臉上出現一股冰冷的感覺。
  「阿齊,這樣很冰耶!」我摸著臉,還有一些冰涼的感覺。
  「呵呵,誰叫妳,沒精神的樣子,吶。」阿齊把麥香奶茶丟給我。
  「謝謝。」我把吸管插好,開始吸著奶茶,冰冰涼涼的好舒服。
  「怎麼了?」阿齊摸著我的頭,微笑的問著我。
  阿齊,可不可以別再對我溫柔了?
  這樣……會讓情不自禁,越來越喜歡你。
  所以可不可以不要再對我溫柔了呢?
  我牽強的仰起微笑,「沒什麼呀。」低頭吸著奶茶,我不敢正視他,因為我怕,我會越陷越深。
  「真的嗎,妳有什麼心事可以告訴我噢,我很樂意當妳的垃圾桶。」阿齊依然笑著,拍著我的背。
  轉移話題好了……
  「阿齊,我想知道……小雨長什麼樣子。」我抓著阿齊的袖子,「可以嗎?」
  「嗯,這是朋友幫我們拍的,我朋友說我跟她接吻,感覺很美。」阿齊邊說邊拿出他的皮夾,「妳覺得呢?」打開皮夾,映入眼裡的,是阿齊和一個女孩,他們正在擁吻,那女孩應該就是小雨了。
  看著泛黃的照片,擁吻的人,至今少了。
  那女孩,已經跟著雲,不知漂流何處了。
  「小雨很漂亮。」我指著照片上的女孩。
  阿齊笑了,「是嗎,小雨聽到一定很高興。」收起皮夾,望向藍天。
  「對了,之前我一直想問你,你為什麼會有我的手機號碼?」我看著他,看著他臉上的表情。
  「呵,空給我的。」阿齊一副奸笑的樣子。
  「你說的空是庾空逸?」
  阿齊點頭。
  庾空逸,好傢伙啊你,給我記住。
  沉默……沉默了一會。
  「哦,原來你們兩個翹掉兩節課,跑來這裡約會。」
  聽這聲音,是空,剛剛才在說他而已,人就自動出現了。
  「閉嘴啦,空。」我兩眼直瞪著門口的空。
  「啦啦啦……生氣囉?」空走到我旁邊,自以為和我很親密,摟著我的腰。
  「很煩耶,走開啦。」我推開空,深怕阿齊會誤會什麼。
  「你們慢慢聊吧,我先回教室了。」阿齊走了,頭也不回的走了。
  都是空啦……阿齊一定誤會什麼了。
  我的眼睛不知道的為什麼掉下眼淚,儘管我怎麼抹去,還是一直掉下來。
  「琉,妳……怎麼哭了?」空擔心摸著我的頭。
  「都是你啦!」我對他大叫,低頭用手掩住臉猛哭著。
  阿齊,他一定誤會了什麼了啦,怎麼辦……
  「妳又怎麼了啦,噢,我的天啊。」空抱著我,「妳可不可以不要在哭了?」讓我的臉,貼近他的胸膛。
  空明明平常都是嘻皮笑臉的啊,很早很早我就知道了呀……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他變的溫柔了?
  他是空啊……不可以那麼溫柔的。
  「空……你不是空啊……你怎麼可以那麼溫柔呢?」我推開空。
  「我就是想對妳溫柔,不行嗎?」空大聲的對著我喊。
  空啊,我認識你至少有五年了,難道我還會不了解你的個性嗎?
  你一定又是在耍我。
  「琉,妳聽我說。」空的抓住我的肩膀,緊緊抓住,「我、庾空逸、喜歡妳,葉馨琉。」然後抱住我。
  空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我確定了一件事,就是喜歡上阿齊這件事。
  我驚訝的看著空,「空……對不起。」
  空,如果你早一點跟我告白,或許我會答應。
  但現在我喜歡阿齊,不能接受你的感情啊。
  雖然我不想告訴阿齊,我喜歡他。
  因為我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牽繫的那份友情。
  「琉……妳喜歡阿齊是吧?」空抱緊我,讓我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啊?」我驚訝。
  奇怪了,我什麼也沒說,但空竟然知道,我喜歡阿齊。
  「妳不用說,我也知道。」空鬆開了手,摸著我的頭,「因為妳一直深情的望著阿齊,不想知道也難。」空微笑,很溫柔的,摸著我的頭。
  「呃……」害我不知道要怎麼回話了。
  「唉唷,幹嘛,我剛剛的告白,妳心動了嗎?」空呵呵的笑著,「心動就答應我吧!」然後又摸著我的頭。
  果然,空果然是在耍我,很可惡耶!
  玩弄少女的心很好玩嗎!
  哼,可惡的空。
  我對空扮鬼臉吐舌頭,「笨蛋空,我不想理你了。」頭也不轉的離開頂樓。
  回到教室,靜妘一看到我,就飛奔到我旁邊。
  「妳跟阿齊翹課兩節跑去哪?」靜妘擔心的看著我。
  「哦……去頂樓聊天啊。」我簡略回答。
  「是嗎?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靜妘摸著我的頭,「阿齊回來臉很臭,還有妳,一看妳的眼睛就知道剛剛有哭過。」
  「唉唷,說來話長啦。」我深嘆了一口氣。
  「好啦,等妳想說在告訴我。」靜妘說完後,就走回自己的座位。
  先去洗把臉好了。
  走到女廁,走到洗手台前,打開水龍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怎麼哭到眼睛快腫起來的樣子啊,趕快洗把臉。
  洗完臉,我抬起頭,突然身後冒了出聲音。
  「馨琉?」
  我看著鏡子的倒射,看到了小翊,「小翊,怎麼了嗎?」
  「妳怎麼哭到眼睛紅成這樣啊?」小翊跑過來,摸著我的臉。
  「沒什麼啦。」我微笑,勉強的微笑。
  「是嗎……」小翊用疑問的表情看著我。
  「嗯啊。」我點頭。
  「好,那我先回教室了。」小翊說完後,離開了女廁。
  我一定要堅強。
  回到教室,坐到位子上,看著阿齊。
  阿齊連理我,都不想理我了。
  他一定誤會了什麼,都是空害的。
  *   *   *
  直到放學,阿齊收好書包,準備要離開,從我面前經過時……
  「阿齊,明天見噢……」我正要對著阿齊說著。
  可是阿齊連理我,也不理我的離開了教室。
  「馨琉……」靜妘走過來拍我的背。
  阿齊,你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我?
  這樣,我會很傷心的。
  忍住眼淚,我轉身對著靜妘,「靜妘,我今天先回家,對不起噢……」轉身,我跑離了教室。
  我一直跑、一直跑,沒有停止的一直跑。
  突然,我的手被拉住,倒在不知道誰的懷裡。
  「琉,妳到底要跑到哪裡啊?」
  空的聲音,傳入我耳裡。
  「妳知不知道,妳剛剛很危險,差點被車子撞到。」空沒放開我,一直抱住我。
  「……」
  我都沒說話,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我現在的心情,很不好、很不好。
  「妳怎麼都不說話?」空把我扶好後,然後摸著我的頭。
  「都是你不好!都是你!」我推開空,只見空錯愕的看著我。
  「啊?」空一臉疑問的看著我。
  我不想理你。
  我轉身,繼續跑,跑到一半又被抓住手。
  「把話說清楚,我又怎麼了?」空緊緊抓住我的手,喘著氣。
  「都是你害的,害阿齊不理我了。」我低著頭,不想看空。
  「原來是這樣,我跟妳道歉好不好?妳乖啦。」空摸著我的頭。
  「放手,我要回家了。」我甩開空的手,他一臉驚訝的表情。
  「妳要回家了噢……好吧,妳回家的路上小心。」空失落的表情,轉身就走。
  奇怪,空為什麼要有那個表情呢?
  算了,我不想管空怎樣,阿齊不理我,才是重點啊……
  回到家,直接跑到樓上,回到房間。
  把書包丟在椅子上,脫掉學校的衣服,換上便服。
  開著MP3,聽著失戀的歌。
  腦裡思考著。
  阿齊是不是討厭我了呢?
  是不是覺得我是個很輕浮的女生?
  可是……我喜歡阿齊,喜歡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更加的深了。
  我不想被阿齊討厭,也不想跟阿齊告白。
  現在的這種關係,是最好的,我不想改變。
  或許是我害怕改變,萬一改變了,我跟阿齊是不是當不了朋友了呢?
  維持現狀很好吧……
  還是要提起勇氣問個清楚呢?
  我把MP3丟在旁邊,拿起手機,找著通訊錄裡,阿齊的電話。
  問清楚好了,至少……我清楚為什麼阿齊不想理我。
  找到阿齊的電話,按下撥號鍵。
  響了一會,接通了。
  「喂?」電話的那頭,傳出了阿齊的聲音。
  「阿齊,是我,馨琉。」我吞了口水,舒緩緊張。
  「怎麼了?」阿齊的口氣很冷。
  「阿齊,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慢慢的舒緩了緊張。
  「沒有。」阿齊的回話越來越簡略。
  「阿齊,我問你,你要老實回答噢!」我深了呼吸,「你是不是喜歡我?」我緊張的抓著被子。
  「沒有。」
  當阿齊說「沒有。」,我的心,彷彿被狠狠的劃了一刀,流著血。
  「那沒事了……掰……」我臉上雖然笑著,但我的淚,阻止不了的一直流下。
  哭著笑,笑著哭。
  不知道哪裡傳來的聲音……
  「笑著哭最痛……」
  聽到這個歌聲,我痛哭了。
  笑著哭,最痛。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