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接觸到你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的就喜歡上你了。 
  但也因為這樣,我也知道了一件事,就是你不會愛我這件事。

  愛情,不是單方面的事,也不是因為寂寞,而找個人陪,這樣不是真正的愛情。
  雖然愛過總比沒愛過好,是我自己說的,但對你,我還是沒辦法。 

  


  今天是新學期的第一天,一大早下著雨,我撐著傘,抬起頭仰望天空的烏雲。
  突然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馨琉,早安啊。」
  我轉過頭,「靜妘,早安啊。」對著靜妘微笑,放慢腳步與靜妘一樣的速度。
  「不知道能不能再跟靜妘同班。」我歪著頭,苦惱的看著靜妘。
  「等等去看學校的佈告欄不就知道了,我很希望跟馨琉同班噢!」靜妘給了我,一個大大的微笑。
  這是上高中的第一天,我就讀的是S高中,入學的門檻中等,但是我差一點就進不了了。
  為什麼我要考這間學校呢,是因為啊,這間學校只離我家用走,只要十五分鐘而已。
  走了大概十五分鐘,我們終於走到學校的大門口正前方,看著穿著跟我一樣衣服的人,陸陸續續的走進學校,讓我不自覺的興奮起來。
  「都沒有什麼帥哥,真是的……」靜妘看著陸陸續續進入學校的男生,懊惱的看著。
  「真搞不懂,妳到底是來上課,還是來看帥哥的啊!」我露出了『搞不懂』的表情,看著靜妘。
  靜妘連想都沒有想就回答我,「當然是來看帥哥啊!」還露出了奸詐的笑容。
  「天啊……」我無奈的叫著。
  我拖著靜妘趕走到佈告欄的地方,看著佈告欄的前方擠著好多好多的人,我就不想擠進去,我想大概擠進去也沒命可以爬出來了吧……
  過了不知到多久,人群漸漸的散開了。
  「馨琉,我們去看吧!」靜妘拉著我的手,拉到佈告欄前面。
  看著佈告欄上密密麻麻的字,我開始找著,我的名字。
  葉馨琉……葉馨琉、馨琉……奇怪了,怎麼沒我的名字呢?
  「啊,找到了,馨琉,妳跟我同班耶!」靜妘開心的抱著我跳阿跳的。
  呵呵……跟靜妘同班耶,真是高興。
  
  「望著天空的雲,那烏雲,依然沒散掉,但雨卻停止了……」
  「是誰在悲傷的掉眼淚呢? 」
  「悲傷嗎?」
  
  不知道從哪傳來的聲音,雖然聲音很小聲,那個聲音好溫柔……
  我望著上面,一個男生,帶著耳機,聲音很小聲,但卻是溫柔的聲音。
  「馨琉,妳在看什麼呀?」靜妘跟著我抬頭看。
  「哦……沒什麼,對了,我們幾班啊?」收起傘,甩掉雨傘上的雨水,然後收好。
  「三班啊,我們走吧!」靜妘拉著我,走進了掛著三班牌子的教室。
  看著窗外,是他……那個帶著耳機的男生。
  原來他跟我同班啊。
  突然我後面傳出了一個聲音,「各位同學,趕快回到位置坐好。」然後看了我跟靜妘,「前面的兩位同學,趕快找的位置坐下吧。」說完後越過我們走到講台前。
  看著班上的人都回到位置坐好後,我跟靜妘看到後面的位置空了兩個,趕緊跑過去坐了下來。
  「各位同學好,我是你們的班導,我叫馮曜毅。」班導轉過身,在黑板上寫下他的名字,「今天是開學,等等要去活動中心聽到校說明,所以等等集合好,我會帶你們去活動中心。」班導拿起一個綠色的資料夾,「就這樣,休息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後回來班上。」班導一說完後離開了教室。
  班導離開教室後,大家就開始活動了起來。
  看著大家離開了自己坐位置,我轉頭看向旁邊,咦,是他,那個帶著耳機的男孩。
  我看他的時候,他也轉過頭來,我們四目交接,他的注視,讓我不禁臉紅了起來。
  奇怪了,我幹嘛臉紅啊……
  「馨琉……馨琉……」靜妘點一點了我的肩膀。
  「啊?」
  我看他看到傻掉了……
  啊,我真是丟臉。
  我在度望向他時,他還在看我,然後對我微笑著。
  「……靜妘。」我緊張的抓著靜妘的衣角,使了個眼色。
  「哦,我們去廁所吧!」就在靜妘的半拖半拉的狀態下狂奔了離開教室。
  「我說馨琉啊,妳是不是煞到人家了?」靜妘看著我,邊喘氣邊問著。
  我思考了一下,「嘎……或許噢。」
  靜妘打著我的頭,「什麼叫做或許啊?」
  我摸著被敲著地方,「畢竟,喜歡這種東西,是憑感覺的啊,那就跟著感覺走不就好了。」我拍拍胸脯喘口氣。
  「果然是雙魚座的作風,真是服了妳。」靜妘用力拍我的肩膀,
  我痛到叫出聲,「很痛耶!」
  「呵呵……」靜妘呵呵呵的笑。
  過了十五分鐘後,我跟靜妘急急忙忙的跑回教室,坐回位置上。
  「那麼各位同學,大家請到外面的走廊集合。」班導說完後就走到走廊去。
  大家零零散散的走到走廊上,一個接著一個排好,我和靜妘也不例外。
  排好隊後,我驚覺到,我的前面的那位,竟然、竟然是他,那個帶著耳機的男孩。
  「那勾……你好啊……」我緊張到連話都說不清楚,好丟臉喔。
  「噗嗤,同學,妳為什麼要那麼緊張呢?」他笑著看著我。
  「呃呃……那個……就……」結果我話未說完,就被老師打斷了。
  「好,各位同學,我們到活動中心吧。」老師先走,後頭的同學跟著老師的腳步,慢慢的向前走。
  下了兩樓,走到隔壁棟,爬上四樓,累死了,只見眼前的男孩,神色依然未變,難道只有我覺得累嗎?
  「各位同學,走到最後面,有四排是我們的位置,趕快入坐吧!」班導,指著四排的椅子,意思要我們坐下來。
  看著大家趕緊的坐下來,而他又坐在我旁邊了。
  只見靜妘笑呵呵的看著我,我瞪著她,「夠了喔妳。」
  「好啦,不要這樣啦。」靜妘拍著我的肩膀。
  接下來,台上多出了幾個教官、老師,就連校長都出現了,說這是開學典禮,這樣啊。
  長達了一小時的開學典禮,讓我打起瞌睡來了,坐在椅子上打個瞌睡也會被導師敲頭,拜託,打瞌睡是學生的權利耶,連這點都要剝奪。
  雖然這樣有點不禮貌,但誰受的了啊,一直在演講式的說話,還很慢,不打盹才奇怪吧!
  只見他,在我耳邊說了,「妳累了嗎?我一耳耳機借妳聽吧!」然後他就自顧自的把他另一邊耳機塞到我的右耳。
  這樣讓我不好意思拒絕,跟他道謝後,我就靜靜的聽著他所聽的音樂周杰倫的彩虹。
  聽到最後,我的頭輕輕靠在他的肩膀上睡著了。
  直到開學典禮結束,我才被靜妘叫醒。
  「我說靜妘啊,妳怎麼不一開始就叫醒我呢?這樣讓我好丟臉啊。」我站靠近靜妘,抓著她的肩膀,用著半生氣的口語說著。
  「我怎麼知道,而且我看妳一臉陶醉的樣子……」靜妘笑著又接著繼續說,「我怎麼捨得吵醒妳作美夢呢!」然後就大笑著慢慢離開我的視線。
  搞什麼,這可惡的靜妘,給我記住,氣死我了。
  但是仔細想想,他身上的味道,好香噢,那股味道……好想再聞一次……
  天啊,我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難道我有這方面的怪癖?
  不過說真的,那股味道,真的讓人好想再聞一次噢!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我後頭出現的一個聲音。
  「妳神遊到哪去了呀?剛才妳睡的蠻舒服的嘛!」
  這個聲音,是他。
  天啊,好丟臉噢!
  「對不起。」我馬上轉身,彎下腰低頭道歉。
  「幹麼道歉呢,對了,我還沒說我的名字呢,我叫李齊陽,可以叫我阿齊,那妳的名字叫什麼呢?」阿齊微笑著看著我,然後伸出右手。
  阿齊介紹名字的同時,他的那個微笑,深深的刻在我的心上了,喜歡是如此吧!
  「我叫馨琉,葉馨琉。」我回以大大的微笑,同時伸出了左手。
  我們的手握住了彼此的手,這是我們的認識,阿齊,請多多指教囉。
  *   *   *
  放學的時候,靜妘只告訴我她有事,就先走了,那我也去金石堂買個書好了,我記得橘子好像出新書的樣子。
  懷著高興的心情,我走到踏出學校時,抬頭看著天空的烏雲,一層又一層,我還以為不會下雨。
  但卻在我踏出校門時,那第一滴的雨,落在我的臉上,順著我的臉龐滑了下來,抹去雨水,順手的打開傘,走了出去。
  碰──
  滿腦在想事情的我,沒注意到前面有個人,撞了上去。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傘順著撞擊的力道而飛了出去。
  「對不起,我剛剛在想事情,沒有注意到前面。」摸著疼痛的屁股,看著眼前被我撞倒的人。
  是個女孩,一個留著長髮的女孩,看她臉上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就知道撞擊力有多大。
  「痛……沒關係。」女孩臉上露出吃痛的表情站了起來,然後看著我。
  「對不起,撞到妳。」我低著頭道歉。
  「咦,我好像看過妳,妳是三班的嗎?」女孩疑問的看著我。
  我點點頭。
  「我叫沈翊茹,妳可以叫我小翊噢,妳叫什麼呢?」小翊拿起地上的傘,撐好。
  我把傘拿起來,讓傘繼續為我遮雨,「我叫葉馨琉,很高興認識妳噢,小翊。」
  「嗯,馨琉,我正要去金石堂,那先走囉!」小翊往前走了一步,表示要先走。
  「我也正打算要去耶,那我們一起去吧!」我往前走了一步,也跟上她。
  「好啊。」小翊高興的笑著。
  我們一路上很高興的談話,終於到了金石堂,把傘收起來放到傘桶裡,然後走進金石堂。
  「馨琉都看些什麼書呢?」小翊走到了小說區,拿著一本橘子的「妳在誰身邊,都是我心底的缺」。
  「像妳手上拿的那一本啊,我就很喜歡,橘子的書,很好看。」我笑著,也拿起橘子的「我想要的只是一個擁抱而已」。
  「妳要買這本啊?」小翊指著我的書。
  「嗯。」我點點頭。
  「那我要買這本。」小翊拿著「橘子的好愛情,壞愛情」。
  「那我們去結帳吧!」我高興的拿著橘子的書,踏著第一步,要走向櫃檯。
  「我還想留在這邊一下,如果妳要回去的話,我們就在這道別吧。」小翊盯著書櫃上的書,這樣說道。
  「好,那麼明天學校見囉!」我對她揮著手。
  「嗯,掰掰。」小翊笑著跟我道別。
  我拿著書,到櫃檯前面結帳。
  結完帳後,我就抱著書,走出門口,拿起放在傘桶裡的傘,打開傘撐著,走回家。
  走在路上,聽著下雨的聲音,不經讓我想起阿齊的話『望著天空的雲,那烏雲,依然沒散掉,但雨卻停止了……是誰在悲傷的掉眼淚呢?悲傷嗎?』。
  悲傷嗎?
  到底有什麼事,會讓阿齊說出這段話呢?
  回到了家裡,就關回自己的房間,換好衣服後,就開始拆封剛買的新書。
  正打開書,翻開第一頁的自序時……
  手機響起正唱著「周杰倫的安靜」,我拿起手機,看著來電顯示,是靜妘。
  按下了接聽鍵,「喂?」
  電話的那頭,傳來的熟悉的聲音。
  「馨琉,我有事想跟妳說,我們約在妳家附近的7-ELEVEN好嗎?」靜妘的聲音很急。
  「好啊。」我允諾了。
  「那我們十分鐘見。」
  「嗯。」我說完後,按下了結束通話鍵,手機放進口袋,拿著錢包,把手上的書丟著,離開了房間。
  走下樓,走到玄關時……
  「馨琉,妳要出門啊?」媽媽的聲音從客廳傳了出來。
  「嗯,靜妘她找我,出去一下等等就回來。」我低頭穿著鞋。
  穿好帆布鞋,正打開大門,要走出去的時候,媽媽出現在我的身後。
  「那路上小心喔!」媽媽走到門口前,微笑的看著我。
  我轉過頭,「嗯,那我等等就回來囉!」然後頭也不轉的就離開家裡了。
  而我家住再三樓,走到轉角的樓梯,緩緩的走下去。
  到了一樓,過了一條街,看到轉角的那間7-ELEVEN,我過著馬路,走了過去。
  走進了7-ELEVEN,不經意的眇到櫃檯的人,咦,換人了?怎麼是個長的像二十幾歲的哥哥,平常那個慈藹的伯伯呢?
  算了,無所謂,我走到了,放雜誌的地方,隨意的拿起一本雜誌,翻閱著。
  叮咚,7-ELEVEN的電動門打開了,緊接著是一個耳熟的聲音。
  「馨琉……」靜妘激動的抱住我。
  我看到靜妘這樣,放下了雜誌,牽著靜妘的手,走出了7-ELEVEN。
  看著靜妘哭紅的眼,讓我湧起了一絲絲的奇怪念頭。
  我們走到公園,我讓靜妘坐在長椅上,然後我開口道。
  「怎麼了?」我摸著靜妘的頭。
  「阿介、阿介他,嗚……」未脫出口的話,已經埋沒在靜妘的哭聲中。
  「他怎麼了?」我坐在她身旁,我用手輕輕拍著她的背。
  「嗚……」而靜妘只是一直哭著。
  看著靜妘這樣,我毫無頭緒,曹介潁,你到底幹了什麼好事,竟然讓靜妘哭成這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靜妘哭聲停止了,我遞給了她一張衛生紙。
  我再度問,「他怎麼了?」
  靜妘拿著衛生紙擦的眼淚哽咽說,「他說,他喜歡上了別人……」
  「什麼時候?」我口氣極度不悅的問。
  曹介潁,好傢伙啊你。
  「放學的時候,我不是先走嗎?是因為阿介他傳簡訊給我,說有事想告訴我,叫我去他家,等他。」靜妘擦著眼淚,「誰知道,他竟然告訴我,他喜歡上了別人,這叫我怎麼接受……嗚……」說完,靜妘又開始哭了起來。
  我拿起手機,撥著號碼,按下撥號鍵。
  好啊,看我怎麼罵你,曹介潁。
  接通後,馬上聽到,「喂,我是阿介,找我有事嗎?」
  「曹介潁,說清楚,你為什麼要對靜妘這樣!」我對著手機大聲吼。
  「是馨馨,這……說來話長啊!」聽著曹介潁的聲音,似乎很為難。
  「別叫的那麼熟,說!到底是怎樣!」
  「唉……靜也在妳旁邊對不對?」曹介潁嘆了口氣。
  「是又怎樣?」我生氣的緊握著拳頭。
  「你們在哪?我去找你們。」
  「在我家附近的公園。」
  「好,你們等我。」
  結束通話後,靜妘哭紅的雙眼,緊緊盯著我瞧。
  「阿介、阿介他說了什麼?」靜妘用哭後沙沙的聲音說,手還緊抓著我的手。
  「他說他要過來找我們。」我平撫了胸口那把火。
  現在的心情靜的好像湖的水平面一樣,奇怪,剛剛那股憤怒呢?
  就這樣消失了?
  坐在椅子上,等著曹介潁。
  終於,在我要拿手機再撥給他的那一刻,看到他的人影,從遠處過來了。
  「說吧!」我看著他,站在眼前,臉上的表情,只告訴我「為難」。
  「阿介……」靜妘把我的袖子拉的緊緊的。
  「靜,對不起,但我只能說,我不愛妳了。」曹介潁低頭,用發抖的聲音說:「靜,妳是個好女孩,妳一定會找到一個很愛妳的男生。」然後抱住了靜妘。
  我不愛妳,這句說出來多傷人,在愛情的世界裡,只能說是,殘酷的。
  看著靜妘整個臉埋在他的胸膛,傳出哭聲……
  我看,我先離開好了,讓他們好好的說吧!
  我不是沒談過戀愛,但我也很清楚。
  只能說,愛情是自私,還是短期間的寂寞需要有人陪呢?
  愛情並非所有,但誰知道呢?
  或許愛情是一種……
  像中毒後,需要的一種解藥吧。
  我走到7-ELEVEN裡,拿著三瓶奶茶到收銀台結帳。
  然後提著7-ELEVEN的袋子,走到了公園,只見靜妘被緊緊抱住的樣子,感覺上很幸福。
  很幸福,在別人的眼裡是這樣吧。
  走靠近他們,看著他們抬頭看著我。
  「你們談完了?」
  只見靜妘點了點頭。
  「是嗎,那就好。」
  「馨馨,謝謝妳。」曹介潁看著我,站在我面前,低頭道謝。
  「嗯。」我點頭,然後就拿出放在袋子裡的奶茶給他們。
  「馨馨,靜就給妳照顧了,拜託妳了。」曹介潁用誠懇的表情加上態度,抓著我的肩膀。
  「我知道了。」我點頭。
  「那麼我先走了,靜就拜託妳了。」曹介潁誠懇的拜託我。
  說完後,曹介潁就長揚而去。
  「怎麼樣,心情好多了嗎?」我看著靜妘,低頭不語。
  「嗯……」靜妘點點頭。
  「那麼曹介潁,他……」我打開奶茶的蓋子,開始咕嚕咕嚕的喝。
  從靜妘口中緩緩的說出,「愛上了一個女孩。」
  「嗯,所以你們分手了?」我抬頭,望著星空中的點點亮光。
  「嗯。」靜妘的聲音,心情似乎平靜了許多。
  「愛情就是這樣,該是妳的就是妳的,不是妳的,再怎麼留,也是留不住,就讓他這樣吧。」我拍著靜妘的肩膀,以示打氣。
  靜妘突然大笑,「果然是馨琉,呵呵……不過愛過總比沒愛過好,所以不強求囉。」靜妘轉過身,抱住了我,「謝謝妳,馨琉。」
  我也抱住了靜妘,然後在她的耳邊說,「三八啊,朋友當那麼久了。」
  結果我們就抱在一起大笑了許久。

 

 

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